首页会员林荣发> 诗词曲赋
白天  黑夜
QQ登录 登录 微博登录 注册 
文集|小说|诗词|散文|纪实|剧本|评论|短信

飘 过 (外一首) 昨天 那片枯叶悬挂枝头 静静地看 一朵白云 从东到西 悠然飘过 今天 又是一朵白云 飘过 不知是不是 昨天的那一朵 而我一定还是 昨天的那片枯叶 悬挂枝头 摇曳 那山 那水 从三明到深圳 那山 那...

《品茗》 在《茶志》的这些日子 学到了许多品茗知识 一道茶 二道茶 从有些苦涩的醇香 一直到越来越淡的回味 不知不觉中 紫砂壶 塞入了许多的日子 而自己却是 那片 冲了又冲 漂浮在水面的青叶...

《尼伯特》 听说尼伯特是一匹狂野的狼 在台湾摧枯拉朽 上百年的繁华 瞬间遍地狼籍 可是在我们这里 尼伯特 只是挂在屋檐下的几道凄沥的雨 时间 让尼伯特 变成一位爱哭泣的小女人...

《心事》 题记:朋友说,如果心中无雨,又何来窗外之雨。 总以为是雨缘故 凄沥沥地下个不停 心里沉甸甸的 后来才知道 雨是下在心中 窗外已阳光明媚 心还是湿淋淋...

《风铃》 总是习惯 有风的日子 在窗前挂一串风铃 捕捉风的情愫 习惯了 没有风的时候 也把自己挂在窗前 聆听心的颤抖...

一艘小船 泊在江心 像一片落叶 江静 船静 微弱的阳光 照在河面 只有 夜里 风起 听一江涛声...


一个人走了 白烛和纸香 簇拥 灵魂装进冰冷的冰棺 渐行渐远 一群人涌来 侃侃而谈 然后围坐成一桌一桌 杯子里都冒着啤酒的泡沫 我不知道 大块的肉和大碗的酒 是不是能够唤起 灵魂 对人世间有所眷恋?...

我相信 人与灵魂 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物体 一个掌管白昼 一个主宰夜晚 白昼 灵魂息栖树梢 而人 在阳光下行走 像一部机械的 机器 夜晚 人睡着了 而灵魂 静静聆听 时钟与心的 跳跃...

一棵树 矗立 旷野中 以孤傲迫退墨绿 以斑斓燃烧天空 但是 天很大 地很大 它只属于 山水间的一个标点 我用手机绑架了它 边框将它囚禁于杯中 杯很小 它很大 离开了苍茫 它属于我的眼帘...

早晨的公园 早晨 占据公园的是 阳光与老人 生命富足的 可以奢侈在床上 而老人 希望 阳光下 晒 剩余的每一分钟...

膜 拜 江滨公园 没有庙 两个女人 膜拜 一江春水 高香和白烛 在江面上蹉跎 没庙 有神 有人的地方就有神...

垂 钓 把时光系在钩上 抛出长长的目光 钓上的是希望 阳光在脸庞上徘徊 垂钓人 像 一尊石像...


路边 杂草丛生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一朵小花 路边 杂草丛中 一朵小花 在微风中摇曳 一生 也许短 也许很长 一滴露水 一朵花 绽开一个世界 这个早晨 阳光明媚...


126篇作品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6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