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批判——重读韩毓海《在“自由主义”姿态的背后》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9-3-7 作者:刘复生 点击:1458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在1990年代末关于“自由主义”的论争中,韩毓海的这篇名为《在“自由主义”姿态的背后》的文章曾备受争议,如单从所受指责的刻薄与措辞激烈程度而言,应是极富代表性的一篇。

这不是没有理由的。这是一篇绕开繁复的理论纠缠,直抵思想分歧之实质要害的文字。它抓住了所谓自由主义的理论表述在当代中国语境中真实的历史企图和政治诉求,包括那些所谓自由主义者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这套表述所具有的真实的历史内容。此文无意于用规范的学理软化尖锐的立场,相反,它用清晰的态度鲜明地亮出自己的政治判断,决绝地表明了它与批判对象之间的无法弥合的根本原则上的分野。这种揭老底式的意识形态批判的理论洞察,和它敏锐、尖利的表达风格,当然冒犯了它潜在的理论对手。

需要澄清一个广泛的误解:这篇文章批判了自由主义。其实,韩毓海从来就没有打算批判自由主义,更没有批判作为权利的“自由”;相反,韩毓海比那些所谓的自由主义者更爱自由,更尊重作为一般价值的自由。他所质疑和批判的是当代中国关于自由的那一套话语或说法(它们甚至严重违背了自由主义的精神),以及这种话语实践所试图掩盖,也试图塑造的真实的历史实践,和现实的实质性的制度安排。这也正是韩毓海要给自由主义加上引号的原因。与之相对照,韩毓海在文中有时也引用自由主义大师如密尔、伯林的论述,却带着某种肯定的意味——那与其说是在理论上赞赏自由主义,还不如说是对冒牌的中国自由主义者的嘲讽更准确些。韩毓海当然不是要拿所谓真正的自由主义来批判假冒的自由主义,这样的对照只了为了说明:这些以西方自由主义传人自居的中国学生,恰恰可能并不明白,更准确地说是并不在乎老师们说了些什么,他们之所以祭起自由主义的神圣大旗,只不过是为了进行更动人的理论欺骗罢了。“而今天在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那里,保留的实际上不过是古典自由主义的某些词句,丧失的却是自由主义的精神——反对一切形式的控制之民主的斗争精神。他们虽然声称要‘回到古典自由主义’,但是,这最多不过说明他们自己是一些力图用十八世纪的头脑来思考二十世纪问题的智叟罢了。由于姿态化和简单化,某些‘自由主义者’——特别是自称得到了古典自由主义真传的人走得离现实世界的确太远了。”

另外,同样值的注意的是,除了给自由主义加上引号,韩毓海在指称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时,经常会使用“新右派”及“保守的自由主义”这样的称谓。这是一个准确的定性。中国式的“自由主义者”带有浓重的保守主义色彩,更类似于西方自由主义中的极端自由主义者(libertarian)——如美国的诺齐克,政治立场上更接近于西方的新右派(New Right)。韩毓海要揭露的正是当代中国右翼的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的实质,以及它所代表的现实理解的狭隘性和排他性——它自命为对当代现实的唯一合法的理解,代表着唯一的“政治正确”的标准(韩毓海讥讽道,在这一点上它一点都不宽容,一点都不自由主义)。

所以,对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的批判,最重要和最需要的不是规范式的理论批评(如社群主义者对自由主义的批评之类),所谓“自由主义学理的言说”(朱学勤语),那样只能冲淡乃至掩盖了真正的关键问题——虽然某些具体理论的批判与探讨是必要的。

这正是《在“自由主义”姿态的背后》的核心内容,它是对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批判。在这一点上,它闪烁着马克思式的批判锋芒和理论风采。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4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 海南当代新诗的“海拔高度”
※ 海南新诗的历史文化背景及发展线索
※ 穿越语言 图绘历史
※ 蜕变中的历史复现——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批判——重读韩毓海《在“自由主义”姿态的背后》》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批判——重读韩毓海《在“自由主义”姿态的背后》》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