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罗坎式现代化的启示——评小说《罗坎村》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9-2-19 作者:刘复生 点击:1742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当然,小说最尖锐有力的美学表达来自对罗坎式现代化的批判,正是在这里,小说以它强有力的经验抵达了某种深刻的历史洞察。换句话说,尽管有来自文化批判方面的限制,作者还是表达出了她经验地意识到的历史内容。

小说呈现了三重世界:美国式的现代,过去的罗坎村,罗坎式的中国现代(小说用它来指称中国当下现实),其中,罗坎式的中国现代生活是最糟糕的。历史症结在于,现代化(或对现代化的盲目追求)的冲击,导致了旧的罗坎式结构的解体,从而打破了旧的公平秩序。然而,在现代化的社会之中,新的公平、公正秩序又没有有效建立,有的只是对市场调节或自发秩序的信赖,认为这是与世界主流接了轨(其实按作者的意思,西方才不这样呢)。这导致了极严重的社会的、人性的后果。

正如小说中现代化的代表人物“石壕吏”所言:“现在市场经济了,又不要那么多平均分配,公平问题都可以用经济杠杆来解决。”(当然,这种理解是有些狭隘的,她没有看到,对经济杠杆的迷信固然部分存在,但是,作为一种有意的制度设计,也有维护不公平的分配秩序的深刻用心。)罗坎式结构的解体意味着这种规则适用的情境不存在了(其实,它的解体也意味着它这套规则已经受到巨大冲击,难以为继了。)小说写到,罗坎村最后被政府与公司联合开发成了商业消费景点(民俗公园),它作为死的标本存在着,但它所象征的一个生活世界却彻底消失了,就消失在观光客的注视中。“没想到一个人的老家还能就这么没了。把一种生活方式存起来,展览给人看,是为了让它更值钱还是更不值钱?”这是有趣而又有深意的一笔。

罗坎村所代表的旧秩序,和它扎根其上的生活世界既经消失,那么,对罗坎式结构的任何形式的表面化复制就不再合法。不管是它在美国的复制(老邵的同乡会),还是在罗坎子民心中或行为方式中的复制(“古壕吏”,罗清浏,罗洋)。

当然,罗坎式现代化的后果更为严重。在小说中,这种后果集中通过两次返乡记的获得呈现。

在作者看来,由于中国人的“好新”,盲目地追求现代(作者看来,西方的现代也是一套无所谓普遍性的生长于特定历史文化根基中的一套生存规则,它自有其深刻的历史与文化的基础),结果,西方的那一套没学来(也不可能学来),原来的毛病却被放大了。结果就搞成了罗坎式现代化。最大的问题就是,相对的公平正义秩序失去了。

于是,现代化人士只有追求所谓法律的现代化与文化的现代化来应对这一危机,却没有从旧有生活世界中创造性地寻求解决当下问题的智慧,也没有这种耐心。小说中的“石壕吏”虽然是个被揶谕的对象,却也不能说是个坏人,他最多只是个被现代化了的罗坎人的代表而已(事实上,“石壕吏”是罗坎式现代化的典型人格代表,也是它的产物。他的一系列政绩,包括民俗村工程,表明他的确是当下中国一般意义上的能人,或者说有魅力的改革中坚人物。)对于现实问题,他只知道用所谓现代的方式(“经济杠杆”)一刀切式地来解决。罗坎式的现代人唯利是图,盲目追新,而对新的价值与意义却又不甚了了,有的只是对于新的盲目信仰。“石壕吏”就表现出对于现代进化论观念的空洞信赖。他关切地问前妻有关儿子的情况:“儿子在干什么?人呢?”,当得知儿子到小朋友家研究恐龙去了。很焦虑地说:“别尽让他研究古代的东西,没用。他得走向未来。”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 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
※ 先锋小说:改革历史的神秘化——关于先锋文学的社会历史分析
※ 李少君与其“草根性”诗学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