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罗坎式现代化的启示——评小说《罗坎村》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9-2-19 作者:刘复生 点击:1737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正因如此,这些海外华人的故国记忆是残破的,具有依稀旧梦的不真切性,它是个人生活的挽歌,是来自遥远异国的凭吊。这种感伤的优雅同时掺杂着既已脱亚入美的庆幸,显现着成为世界人的精英主义的自得。

对于生活在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和在纽约的北京人来说,中国所代表的旧世界虽然带有生存的原初体验,却显示出天然的暧昧性,它只不过是些无法被完整拼凑起来的记忆残片,只不过是些少年时代的感伤缅怀罢了。中国记忆是他者,一个意义未明的,不具主体地位的他者。中国,在八十年代以来的启蒙主义(中与西,传统与现代)的认知框架里,轻易地被安顿了位置。中国生活与西方生活的对比,只是相对于普遍性的特殊性。一个有待进入历史的停滞的无时间的存在。这在“第五代”电影获得了更为清晰的艺术表达。

从这一意义上说,中国作为美国生活的重要前史,具有结构故事的核心价值,是整个故事的真实意义的真正源泉。

中篇小说《罗坎村》仍然带有批判中国文化的新启蒙主义色彩,尤其它对带有“农业文明”特征的儒家文化的批判态度是清晰的,罗坎村的社会结构(家族制,差序秩序,情大于法,专制性),正是具体而微的中国,中国就是放大了的罗坎村。尽管如此,小说讲述的大故事已不再是以罗坎村为象征的中国如何阻碍了现代化,而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危机。这一观察角度使小说打开了一个新鲜的视野(尽管小说很遗憾的仍把这种现代危机的根源归咎于中国传统)。小说在题记中就坚起罗尔斯的旗帜,把公平与正义作为衡量尺度,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要受到它的度量——这和此前的同类题材小说有根本性的分别,在那些作品中,美国就是尺子本身。小说中的中国式现代化,阻碍了向公平正义的社会理想的靠近,其实,某种程度上,美国式现代化也一样,最多只是程度差别。显然,小说隐含着这种意味:这是一个现代社会的普遍问题,甚至是一个人类社会任何时代所不得不面对的普遍问题。而解决这一根本问题的方法无非就是能否建立一种社会能普遍接受的公平秩序或正义的法则。

在小说看来,在某种意义上,旧有的罗坎式社会结构也不见得坏(虽然它可能有些“先天性”的缺陷),同样,美国式社会制度安排也无所谓绝对的好。一种社会秩序,只要能实现其建立公平秩序的功能,都有合理性和存在意义,不管是罗坎村的牌坊,祠堂里的断案,还是美国现代的陪审团制度,只要能维持社会共同体普遍认可和接受的公平与正义,就大体合理。当然,在作者看来,这种合理性显然是和特定的地缘文化背景与社会历史阶段相匹配的,如罗坎村那样的社会结构只能和封闭的小农文明相适应。

说到底,公平正义作为一种制度安排,既要有一定的现实标准,更要有特定文化的支撑。这也就是小说要在一开始就比较孔子的子为父隐与柏拉图的讲原则的深意。在这个意义上,没有那种文化能提供一种绝对的标准和尺度,这就是为什么陪审团提供的裁决在美国人看来是公平与正义的,可以接受的,而在中国人看来,罗坎式的裁决则是合情合理的,可以接受的。这一切都立足于本土的生活世界的丰富饱满性上。这种叙述,客观上否定了以现代的立场批评前现代的正当性。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 李少君与其“草根性”诗学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