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构思论写作学”的历史批判与现实批判——对马正平《非构思写作学宣言》的一个回应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2-1-1 作者:刘复生 点击:1777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最后,我想指出,写作是人类创造性的自由本质的体现,它拒绝任何先验性的“构思”的框限。①但它又有自己特有的规律。真正的写作学只能发现局部的真理,也就是说,它只能说出那一部分它有能力说出的奥秘,这是写作学的限度和宿命。写作作为人类智慧和灵性的体现,有它不可能被说出的神秘,对此写作学必须学会保持沉默。未来的真正的写作学必须放弃“构思论写作学”的狂妄抱负,它应该直面自身的有限性,并把这种有限性作为自己的本质规定性来理解。它必须有一份庄重的谦逊。

注释:

①对于这个问题,孙绍振有所涉及。见其《建设中国当代写作学的操作性理论体系》,载《福建论坛》(人文社科版)1994年第6期。

②在中国写作学会第六届理事会暨十一次学术年会上,马正平提出了他的“非构思写作学”的观点,激起热烈反响,也引起了极大争议,其中也有诸多的误解。

③见汉娜·阿伦特的有关论述,如《人的状况》,译本见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或论文《哲学与政治》,《什么是自由》,载贺照田主编《学术思想评论》第六辑,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年。

④不过,根据拉康的后精神分析理论,“无意识是他者的语言”,父法侵入了无意识领域,主体已彻底失去了所谓“本真性”,而且它从一开始就没有存在过。不过,对于写作学来说,这种华美的理论过于奢侈因而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参考文献:

[1]马正平.非构思写作学宣言[J].海南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科版),2002.15(2):1.

资料来源:《海南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3期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5/5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URL ʱϵͳԱ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