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中外艺术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革命历史影视剧创作的可能性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2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355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这种非政治化的历史观在具有史诗性风格的《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同样有所体现,尽管这部戏在意识形态上颇为复杂,对革命、理想的价值也有积极的肯定。

在《人间正道是沧桑》中,革命与反革命的区别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伦理道义上的区别,而被抽离了实质性的社会内容。革命的理想性借由瞿恩这个道德化形象获得象征形式(当然瞿恩的积极价值不容忽视),从而使政治判断转化为道德判断与人格判断。导致杨立青转变的动力,既来自共产党人的人格感召,更直接来自国民党对昔日盟友的悖离人伦道德的可耻背叛,而不是两种政治道路的实质差别。由此,所谓“人间正道”获得了非历史化的解释,也是去政治化的解释。在剧中,国共之争被隐喻为兄弟之争,这或许也正是由兄弟姐妹走向不同的“革命”道路来结构故事的真正意义。于是,杨立仁的三民主义也是一种革命信仰[2],和共产主义一样具有意义,区别不在于二者的历史内容的实质性不同,而只在于在历史竞争中哪种主义最终获得了胜利,所以,电视剧暗示我们,应向立仁这样的悲剧性的英雄致以敬意。最后,信仰之争由老父亲杨廷鹤或家谱所代表的家族伦理所化解(也由黄埔的兄弟情谊所化解),这就把把政治信仰,不同社会政治道路的选择非政治化。有意思的是,根据网上的人气排名,立仁居然压倒了立青,可见这套主流意识形态叙述的成功。

如果说“顺溜”是借助革命的外壳传达市场时代的主流意识形态,《人间正道是沧桑》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家族情与兄弟情消解了革命信仰的坚硬实质,那么,这一两年来蜂涌而起的谍战剧则是用惊险的波诡云谲的谍战情节抽空敌对双方在政治性质的根本对立,电影《风声》已经成为一个在商业上颇为成功的谍战加惊悚的混和类型片,它充分调动了奇观化的观赏元素,只不过仍然披挂了一件革命历史的外套而已。其实,很多追求战斗奇观化或情节外在化的好看的戏和这类谍战戏也没有多大差别,如《双枪好太婆传奇》。在这些戏中,政治对立已经不重要,它们只是敌对双方的符号标志而已。

但是,我所说的一般的谍战剧不包括《潜伏》,它是一个特殊地例外。它也是我特别看重的第三类革命历史创作,它代表了一种全新可能性的创作方向。

《潜伏》在技巧与思想性上的成熟具有标志性意义。它的出现意味着,某些“主旋律”创作不再是被动地阐释官方主流意形态,而是通过对革命遗产的积极的,正面的,富于历史性阐释,传达对当下历史现实的批判性思考,对当代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质疑。革命历史不再是为改革历史提供意识形态的辩护,革命历史自身开始构成一种特殊的视野和批判性思想资源,以对改革以来的历史与现实进行反思[3]。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另类的宗教写作:张承志宗教写作的意义
※ 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
※ 李少君与其“草根性”诗学
※ 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