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代际经验、主体确证与悲剧性叙事——论新时期小说中的悲剧性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2841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引 言

在即将展开的对新时期悲剧性文学的考察中,我将以文学社会学为主要的理论框架,具体而言,是在“代际研究”的基础上对文本及文学实践进行美学的、文化的阐释及意识形态分析。从一定意义上说,方法并不是研究者可以自由选择的,文学史事实执拗地吁请着最能与它的基本精神相契合的方法。我发现,要把握规约新时期悲剧性文学的真正的动力机制,必须先行认识文学创作主体的代际差异,即在不同社会遭遇与文化心理基础上形成的不同的人生原则与美学范式。①

很少有某段文学史像新时期这样呈现如此清晰、整齐的世代构成,这种分明的年轮反映了历史的独特形态。以“反右”“文革”和“上山下乡”为中心的一系列社会———政治事件,无论从个人生活遭际,还是从心灵体验上,都给知识分子带来了深刻影响,从而塑造了惊人相似的群体性格。于是,“右派作家”———“知青作家”———“新生代作家”或“六十年代作家”大体标出了新时期作家世代推移演进的序列。

“右派作家”与“知青作家”由于各自遭遇了对一代人来说共同的生活、精神苦难,因而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浓郁的悲剧意识。本文主要致力于研究两代作家(也会涉及后起的“新生代作家”)不同的人生经验对于新时期文学(悲剧性)的影响。

上 篇

强烈的社会理性、庙堂意识是“右派作家”的基本精神特征。(右派作家,主要包括1957年产生的“右派”及文革中以“走资派”等名目蒙难的知识分子。其中虽然有一些“老革命”,但他们基本上没有参加新时期的文学创作活动,不包括在内。)特定的历史情境、人生轨迹及文化趋向造就了一代人趋同的价值观念、人生理想。30年代末~50年代这段风急云涌的历史(革命战争及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是“右派作家”心理结构的成长期和成熟期,它有力地规约了一代人的心理倾向。群体(国家、民族、政党)的命运与个体的命运质密地连为一体,集体的命运高于个人的命运,甚至就是个人的命运,个体往往自觉地从集体的视点外在地、异己地观照自我。这种粗糙、原始的意识习惯继而被意识形态赋予了清晰的理论形态(如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在自然服膺的基础上,意识形态或政党伦理将知识分子询唤成为它所渴望的历史主体,外在规范内在化了。这是革命事业的必然要求,作为代价,知识分子再也难以越过这种“想象关系”去反思自我存在了。有的只是无限趋近这一宏大要求的自我提升的欣喜、迷狂,但更多的则是无法使自己与它彻底同化的巨大焦虑,以及由此形成的自我质疑、自我否定的忏悔意识与“原罪”感。这是“右派”一代作家悲剧意识的主要来源。

苏俄文学传统对“右派”作家悲剧意识或悲剧美学风格的形成也有重要影响。从精神资源上来看,这一代知识分子普遍深受苏俄文学浸染。自“五四”以来,俄国文学就对新文学以极大的影响,它的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关切现实人生的激情以及悲凉沉郁的美学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现代文学的总体风貌。及至20年代末以后,苏俄文学更是成为主流的外来影响,建国以后就更是如此。

俄国文学具有浓重的悲剧风格。即使俄罗斯文学中固有的悲剧意识、深厚的人道情怀、关注灵魂的倾向以及宗教气质在苏联文学中有所减弱,也还是有所传承。当然,对于缺乏东正教精神传统,心态又高度政治化的“右派作家”来说,能在何种程度上接受其中蕴含的悲剧精神始终是个疑问。它们最打动他们的可能还是其中的历史使命感、追求正义的理想主义、建立合理的人间秩序的乌托邦冲动,甚至还有不断纯净自我灵魂和追求精神升华的倾向。不过有一点是明显的:俄苏文学以其悲凉沉郁的气质曾深深打动了他们。《战争与和平》、《静静的顿河》这样的作品是他们当中很多人心追手摹的经典与范本。有时,对一种风格的钟爱是一种潜在的动力定型,会引导作家去选择那些最能体现这种风格的文学内容。为了追求一种风格或神韵而选取某种写作题材,在创作实践上也是常有的事。而且,19世纪的俄国民粹派文学中,有一种知识分子对下层民众的罪孽意识。对民粹派知识分子来说,深入民间启蒙民众和自我获得心灵的救赎是同一过程。及至苏联时期,这一文学主题又发生了衍化,知识分子成为革命洪流的落伍者(如《苦难的历程》中的卡加与《毁灭》中的美谛克)。从而面临着要么被时代抛弃要么改造自我的严峻命题。在“右派作家”的笔下,我们不难发现与俄苏文学相近的叙事模式、人物性格。当然,中苏知识分子在命运上也有着某些相似性,这是决定“右派作家”作品中的悲剧意识趋近俄苏文学的一个更内在也更实质性的原因。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9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 “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
※ 尴尬的文坛地位与暧昧的文学史段落——“主旋律”小说的文学处境…
※ 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
※ 先锋小说:改革历史的神秘化——关于先锋文学的社会历史分析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代际经验、主体确证与悲剧性叙事——论新时期小说中的悲剧性》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代际经验、主体确证与悲剧性叙事——论新时期小说中的悲剧性》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