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海南新诗的历史文化背景及发展线索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3067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一 海南诗歌的历史文化背景

(一)南方写作:海南诗歌的文化生态背景海南诗歌的发展与海南特殊的地域文化氛围有着紧密的内在联系。海南浓郁的热带风情,更重要的是多元、宽容的文化背景,散淡洒脱的生活格调,使它天然地具有诗岛的素质。

如果从文化生态学角度来考察,海南文化具有海洋文化的特点,而亚热带气候又给海南的海洋生态环境增加了别样的色彩。

中国文化历来有南北之分,大略论之,北方文化粗硬质实,多慷概之气,南方文化柔和温润,更具细腻优雅之态,当然,在中国文化的系统内,南方更多地以江浙为中心,而属于岭南文化的海南原属“化外之地”,是“南方之南”,这使它与经典的南方文化又有所不同。汉代以来的大规模文化交流与开发,加上开阔的海洋地理环境,逐渐形成了海南文化平和、宽容,包容性强的特点。

海南文化特点的形成、保留与持续的文化交流关系密切。对于诗歌写作来说,移民诗人一直是重要的创作力量,也是激发本土创作的能量来源,同时更易于形成一种多元并存,从容自由的写作构局和诗歌心态。虽然我们不能进行一种本质主义的描述,认定海洋环境、亚热带气候和诗歌写作的形态一定有关,但一个合乎我们经验的推论是,阳光充足、闷热、潮湿的环境的确对人们感受体验世界的方式,包括抒情方式有某种内在影响,正如诗评家向卫国指出的:“这种闷热、潮湿、多瘴疠之气的环境迫使其原住民必须性格温和,宽以待人,以保持身体的能量平衡。即使今天,凡来到南方的人,生活久了就不能再过多地饮烈酒、吃辣椒等,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北方出生的诗人,到了华南,在周围环境的影响下也可能会逐渐改变性格中的暴戾之气,渐趋平静地看待一切人与事。多年来,中国诗坛不知发生了多少口舌之争和纸笔之战,但岭南诗人很少卷入其中,他们一般都能冷静地对待争论各方。”[1]海南独特的自然风物也是一个刺激诗歌生长的重要因素。这是显而易见的。谁能对美丽的阳光、沙滩、椰风、海韵无动于衷呢?正如诗评家、诗人李少君所说:“自然的美丽我想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海南岛热带风情的独特,海与山结合的景色的优美,自然而然地会激发人们的诗情。人在壮丽的风光面前无法克制自己想要歌咏和吟唱的冲动,情感因此磅礴而发,这是产生诗歌或诗歌般激情的基本源泉。”[2]这种独特的自然旅游资源除了激发抒情的冲动,还有另外的更重要的意义:它进一步推动了文化交流,使海南诗歌愈来愈紧地和大陆诗歌界联结在一起。随着这个没有冬天的海岛越来越成为一个全国性乃至世界性的旅游区,越来越多的诗人、诗评家(这些人或许更爱海南的环境)或短暂或长期地居留海南,与海南诗界形成了对话与交流,或干脆直接融入了海南诗人的队伍,近年来的海南诗歌状况表明,由于海峡所造成的历史性的孤立与隔绝正在消失。

另外一个与海南自然资源相关的结果也是不可忽视的,地方政府从文化战略角度考虑,也试图利用诗歌提升海南旅游的文化内涵,扩大海南的文化影响,政府部门也愿意给予诗歌以重视和支持。

将近十年来频繁而又具有广泛影响的诗歌活动,以及海南健康旺盛的诗歌热情表明,海南有望或正在成为又一个活跃的诗歌艺术的中心与策源地。

(二)从商品大潮到市民生活:社会历史语境的变迁海南1988年的建省办特区既是海南社会历史的转折点,也为诗歌写作提供了历史机遇。作为得改革风气之先的经济改革的前沿地区,社会的一般价值尺度也较早地发生了变化,物质生活高于一切,精神生活暂时退居其次。尤其是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转型时刻,人们在海南更能清晰地感受到社会价值尺度和精神方向转折的强度与突兀性,在传统社会内部局部性的,突然性地生长出来的市场社会,给心灵敏感的人们带来了焦虑和生存的惶惑,物质对于精神的挤压,很自然地产生了双重结果:既驱逐了诗歌的生存空间,也导致了美学的激烈反抗,尤其是对那些怀着浪漫梦想下海南的被称作“人才”的外来者来说,更是如此。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10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穿越语言 图绘历史
※ 蜕变中的历史复现——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 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
※ 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
※ 拯救枯萎的历史想象读《浪漫的先知——屈原》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海南新诗的历史文化背景及发展线索》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海南新诗的历史文化背景及发展线索》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