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691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海南作家、诗人孔见的诗具有某种冥思的哲学气质,在现代的语汇中深藏着东方传统的文化颖悟力,把对生活场景和细节的精细观察与平易的玄学不露痕迹地结合起来。读他的诗,真正让人感觉到是一个具有哲学思考兴趣和对生活保持反思倾向的思想者在写诗,而不是一位诗人在诗中进行思考与反思。正如耿占春那个简短的评论所说:“孔见的诗具有更多的个人醒思意味。他的作品常常是把个人置于思想的物质现场,对环境和事物的描述是为了再现思想的现场性。他的诗常常与这个社会之间充满着沉默的论争。比如他关于杯子的描写,可以看出孔见关于‘摆设的社会学’的隐喻。孔见的自我醒思也经常在自然的物质环境中展开,这种时候,可以看到一个注重内心修行的诗人形象。”[1]

所谓“他的诗常常与这个社会之间充满着沉默的论争”,可以看作以诗的知识或另一种智慧去质疑、清除那些一般性的知识或世俗意见。只有去除了这些知识或所谓智慧对世界的遮蔽,自然之光才会自我呈现,事物才会显现它们最初的光,或者,它们才会向我们释放出它们对我们的意义。“即使是一棵树,它的存在也可以无数次地被发现。”[2]因而,我们惊异地发现,孔见的诗作,即使是那些呈现具体、清晰的物质与社会场景的诗作,也是虚化的,具有抽身而出的性质。

在孔见的诗中,展现了一个万物有灵的世界。孔见构造了一个以木麻黄、“落地生根”、水莲花、枇杷、棕榈等植物和杜鹃、麻雀及各种南方水族形成的、属于他自己的动植物的谱系,各种生存形式获得了一种平等的观照与对待,而对其它生命形式的尊重正是为了看护人性。在孔见看来,只有通过与它们平等共处,才能领会人类自己的生存意义。这里面含有对人类中心主义那种高高在上的自大、狂妄心态的质疑。在诗中,诗人试图恢复到以物的目光来看自己,而不是以社会性的、“常人”的目光来看自己。正如诗人在另外的随笔中所说“:这样的表达也许更好些:存在不仅仅是一件物,而且是一个运化着的灵。这就意味着万物皆灵,万物皆在灵中化。”[3]人类只有把自己放得很低,才能获得存在的尊严,这也是另一种“卑微者的生存智慧”。

天空在头顶无限开放

万里阴云都变成了彩霞

刹那间我看到

杜鹃夜夜呼唤的一切

皆已荟萃于此

而杜鹃自己

却杳然不知所去

往日的张狂和消沉

一样的无端

风仍然没有刮起

我与松冈上的一草一木

共同呼吸着清新的大气

就这样一个寻常的早晨

因为呼吸的关系

我们便成了知己

———《一个寻常早晨》

正因如此,孔见才一贯强调“空”的意义和他所谓“赤贫的精神”,它暗含着一种对世界“去蔽”的哲学企图。或许,这也正是孔见特别偏爱“杯子”这一物象的原因。通过《你递过来的杯子》《一个空着的杯子》《杯子的存在》等诗,他发展出了一种关于杯子的哲学。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6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历史的转折与“新乡土小说”的意识形态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 先锋小说:改革历史的神秘化——关于先锋文学的社会历史分析
※ 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