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所想到的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222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回到传统。其实并不存在这样的所谓传统。但传统作为一种策略性的提法仍有其意义。那只意味着重新面向活生生的传统融人其中的,创造性生成的中国人的生活世界。诗集中的潘维、陈先发、杨健、雷平阳等诗人正是代表了这个方向。只有抛开对普遍主义和传统的双重幻想,才能够拯救对生活的感受力,中国诗歌的文化想象力,艺术想象力。历史场景,日常细节才能开始获得新的意味,新的感性形态。

诗歌是文化的晴雨表,也是一个文化民族的标志。这不是要求诗歌去担当不属于它的额外的任务。这就是它的命运。

当然诗歌到了无法不正视这一命运的时刻。它历史性地呼唤一种具有非凡勇气的原创力,这是一个“抛开幻想,进行创造”的年代。它可能会有开始阶段的不成熟,不自觉,粗糙,甚至无所适从;但一旦隐约把握到这个方向,它就走向了一条前景远大的道路,哪怕未来再崎岖与迁回,都比在一个狭小的境界中兜精致圈子这种“鬼打墙”要高明。更远远超出盲目地追求口语、生活流的粗鄙化。

当然,诱惑与希望同在。这种创造力如果不警惕艺术上的随意与雷同,则将面对巨大的危险。正因为这个新生力量的普遍年轻(尽管他们没有启蒙主义时代以来的思想因袭与精神负担,具有对普遍主义的某种免疫力),所以也注定了他们普遍的师法的不足。我觉得,这正是草根时代创造力一时难以抵达一定高度的原因。但是,如果因为对普遍主义的反叛导致了对广泛诗歌遗产和资源的轻视,则难以走向真正的文化创造。它离不开强壮、有判断力的以我为主的胃口。对于此前的各种传统,当代诗歌应公平地看待,以使这些诗歌资源为未来的新诗提供真实、均衡、合理的滋养,健壮的胃口会依据营养的法则做出合理的取舍。

不过,尽管整部诗集也还不能让人充分满意,它已经提供了令人欣喜的新的质素。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所想到的众多诗作显示了对时代与个人境遇的出色描摹,融化在精细的日常观察中的生命的感叹,细小的个人化体验中流淌出来的不动声色的沧桑之感。这些不知名的诗人呈现出中国乡村、城市中寻常人生正在的遭遇的历史性变化,以及这种变化下面稳定的生活底色,被时代色彩涂抹的中国人的生存意识与伦常感情。以及在这种新的时代,我们将如何获得安慰。中国诗歌难道不是通过通达中国心灵的世界而通达某种普遍性吗?这些诗歌也许正在一笔笔描划可能的、未来的中国诗歌的形象。

我们或许可以指责某些诗作尚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我们不能不感动于这个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精神空间的呈现,这其中有我们生存的依据与根基,这些诗歌要保留或看护的正是中国人正在不断失去,又不断获得,从而不断更新的生存的内在形式。它难道不应该成为中国诗人为之歌唱,为之沉吟,为之叹息的源泉吗?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罗坎式现代化的启示——评小说《罗坎村》
※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 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