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所想到的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198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阅读《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会让人的心逐渐沉静下来。中国当代的城市与乡村生活场景富于诗意地展开了,大地上的四季轮回,生老病死,深沉平易的日常人伦情感,以及在这一氛围中浮现的中国人的心灵方式和从容的生存气度,成为这部诗集鲜明的主调和余韵悠长的音色。尽管诗集中的诗作面对的都是世俗的细小题材,却让人感受到一种大气度。我们从中看不到当代诗歌给我们的那些糟糕的感觉或印象:要不就是弥漫着焦虑感、对抗性的火气,要不就是因耽于“复杂的经验”乃至个体欲望,表现出或精致或粗鄙的狭小局促气息。

诗集选人的大都是新诗人,新作品,其中虽然有一些是经民间阅读确立了某种经典地位的“知名诗人”的诗作,但更多的是现在仍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们或偏居中国的某个乡村,或隐居在某个城市一隅,几乎没有进人过公众的阅读视野。但是,正是它们,在编选者李少君看来,构成了新的时代正在涌现的诗歌的精华。从这种编选方式,不难想象编选者阅读、搜求的广度,以及为取舍所曾做的艰难推敲。因为抛弃了判断诗歌的外在尺度(如知名度,既往的诗歌批评)等因素,编选者只能无所依傍地做出独立判断。

诗集以诗歌地域、社团为中心分为若干单元,倒不是说这些单元具有某种共同倾向,它们或许只是某种坐标,是李少君用来重构诗歌地形图的标志而已。可以看出,通过这部诗集,编选者试图勾画近年来出现的新的诗歌趋向,描述新的诗歌状态与格局,来捕捉中国诗歌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某种根本性的或方向性的变化。事实上,这也是李少君把注意力投向新诗人的缘故。显然,李少君以“精选”的方式,对他们所代表的某种诗歌气质及写作方向给予了肯定。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通过编选,李少君进行了一次颇为激进的诗歌批评。他所依据的尺度显然有别于当下的诗歌批评。

这不奇怪,任何编选都和编者的诗歌观念有关。《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也是如此。诗江湖当然不可能自动呈现。尽管观念的痕迹在形式上可能隐蔽一些。在编前言中李少君说,“我尽量督促自己做到客观公正,不以个人喜好选诗”,客观公正,当然有前提;去除好恶,就有点此地无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一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所想到的银了。在我看来,这个选本和《21世纪诗歌精选第一辑·草根诗歌特辑》具有内在的连贯性,和李少君围绕“草根诗学”的诗歌观念也有深刻的关联。

“大展”入选的诗作,相当大部分来自网络、民刊这种李少君认为的“草根”载体‘这使这个选体在整体框架以及编选原则上完全超越了主流(官方主流及诗歌批评的主流)的框架,也迥然有别于以某一地域和社团为中心的带有诗歌党派色彩的同人选本。它显示了一种要把当下正涌现的最优秀的诗作网罗进来的雄心。展现在读者面前的当代诗歌地图是李少君呼唤出来的,它一直是一个隐形或半隐形的世界。这个幽灵世界何以能够显形?当然和李少君的特定理论视野和有关中国诗歌的理想抱负有关。不可避免地,这个重构的诗江湖也有它潜在的挑战对象,即那个一直被主流文学界称做诗坛的事物。

“诗歌群落大展”,隐约使人联想起徐敬亚等人策划的1986年的“大展”,但二者显然大为不同。如果说“1986年大展”的意义主要在于向当时的诗歌秩序挑战,因而理论、宣言或姿态的意义大于实绩,虚张声势的成份居多;那么,李少君的“大展”则是以实绩为主,它带有对近年来诗歌新走向(某种程度上,它是被主流诗界和批评所遮蔽的)以及历史默默累积的诗歌成就进行总结和检阅的性质。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4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文学史的“双声”
※ 天涯海角 率性而为——近年海南作家群体创作概览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新革命历史小说的身体修辞——以《我是太阳》、《亮剑》为例
※ 文学史复杂性及其解释学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所想到的》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诗歌群落大展》所想到的》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