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569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③一般来说,“美学热”前后的美学理论与文学批评正是“新启蒙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新启蒙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以美学和文学批评的方式呈现的。当然,“新启蒙主义”并不能涵盖所有的美学与批评实践,这只是就总体情形而言。

④胡德培:《阎纲的文学评论》,《当代文坛》1985年第1期。

⑤还有另一种情形,如李陀,李庆西等,他们是以批评家的身份介入创作。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批评构造文学实践的极端状态——批评家无中介地介入文学创作,将“理念”(“先锋”或“新笔记小说”)转化为文学实践。

⑥刘火:《有感于作家的理论兴趣》,《当代文坛》1985年第11期。

⑦陈辽:《重视文艺信息的重大作用》,《当代文坛》1985年第3期。

⑧柯夫:《要保护创作情绪》,《当代作家评论》1985年第3期。

⑨这种判断只是就总体情形而言,事实上,一些优秀的作家以他们的创作超出了“新启蒙主义”的局限,甚至形成了对“新启蒙主义”的质疑。这些个别的例外不在本文的范围之内。

⑩在中国的后现代主义者那里,“元叙事”的所指不再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理论中的压抑性的现代性,而是“专制主义”。这是中国式后现代主义与西方后现代主义的重要差别。

李泽厚的《批判哲学的批判》据称写于“文革”后期,但真正产生影响是在80年代初以后。

何西来:《人的重新发现——论新时期的文学潮流》,《红岩》1980年第3期。

俞建章:《论当代文学创作中的人道主义潮流》,《文学评论》1981年第1期。

汪晖:《“科学主义”与社会理论的几个问题》,《天涯》1998年第6期。

在对李泽厚的批判中,刘晓波不满意“积淀”的保守性,呼唤去除一切历史负累,面向未来的不断“突破”,流露出一种追求西方现代性的迫不及待。关于此问题,见顾海燕的有关论述,载韩毓海主编《20世纪的中国:学术与社会》第11章。

吴炫:《中国当代文学观局限分析》,《天津社会科学》1997年第2期。

夏中义:《新潮学案》第5页,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

许子东:《为了记却的集体记忆——解读50篇文革小说》第1页,三联书店2000年。

例子随处可见,其中比较典型的,如“现代派”的《我是谁?》(宗璞),“先锋派”的《1986》(余华),市井小说的《美食家》(陆文夫)等。

恐怖片《黑楼孤魂》以隐喻的方式讲述了文革,事实上这也是新时期文学常规的写法。

资料来源:《文艺理论与批评》2004年2月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6/6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
※ 尴尬的文坛地位与暧昧的文学史段落——“主旋律”小说的文学处境…
※ 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
※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