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560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当然,任何时代文学创作与潮流的形成都会受到美学理论与批评的潜在制约,但80年代显然不能在这种一般的意义上来看待。因为这种制约与建构作用是如此强烈,而且文学理论与批评又具有较为单纯的思想来源。这使得80年代的文学及其展开具有了清晰的思想史脉络与意识形态轨迹,而且是在单一的思想路径上展开,缺乏向多方向伸展的可能性。当然,这种状态之所以得以形成,起因于“新启蒙主义”自身具有的强大笼罩力量,它使得身处其中的作家放弃了对理论与批评的本能抵抗,也自愿地接受了自己与理论、批评家的不平等关系,事实上,他们真诚地相信由批评家传达或转述来的对于历史、现实与个体意义的解释,并由此获取了他们写作的意义。一个经验的事实是,80年代前、中期的中青年作家(当时作家的主体部分)普遍具有浓厚的理论兴趣和“学习”热情(这和90年代以后颇能形成有趣的对照),除了对理论界、批评界的动向极为关注之外,还往往爱用另一只手表述理论见解,如王蒙、高行健、刘心武、陈建功、韩少功、李杭育、阿诚等人。⑤正如刘火在1985年发表的《有感于作家的理论兴趣》一文中所说:“当前,在理论界,不满现状,反刍三十年来(有的从‘五四’开始)文学的历史,横向探讨与世界文学的比较与影响,深化发展文学基本观念,思考研究方法论的更新,表现出少有的理论活力。在这个大趋势内,有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现象,这就是,很大一批中青年作家表现出对文艺理论的浓厚兴趣——这是自‘五四’新文学到‘十七年’文学都鲜见的现象,……从理论上看,这种态势(即作家对理论的兴趣)迫使创作与批评保持着相对一致的同步性(从现状利益看,它也可能克服我们长期以来批评落后于创作的尴尬境地),也极大地刺激了创作的不断繁荣。这样一来,文学批评不但把文学看成一个整体,而且将创作和理论也看作一个整体”。⑥陈辽也在《重视文艺信息的重大作用》一文中表达了这种批评家的自信,所谓“重视文艺信息”,中心意思就是作家们要关注理论、批评界的动向,自觉接受它的督导。⑦虽然当时的批评家有时也故做姿态,比较低调地表达自己与作家的关系,但其实相当自负,于是,在比较强势的批评面前,才有了“要保护创作情绪”这样的呼吁。⑧当时也有一些作家不满于自己与理论、批评家的这种不平等关系,也偶尔反抗一下,但是这不过是从反面,以否定性的方式印证了这种“不平等”而已。一个基本的事实是,没有哪个作家敢于忽略批评家的意见,尽管可以不同意。批评家与作家的这种亲密关系在80年代末以后逐渐消失,因为“新启蒙主义”所呼唤的“现代性”已正在变为现实,事实上现实已经远比理论更激进,于是,“理论”自己的思想力量开始减弱,精英知识分子在开始成形的“市场社会”现实中“边缘化”了,它对文学实践的塑形力量也大为降低,批评开始不得不退缩到学院,放弃对文学实践的权力,以平等的姿态展开独立的批评实践,这就是“学院派批评”产生的真正原因。另外,思想界也开始分化,“新启蒙主义”已无法作为具有绝对影响力的思想潮流而存在。

二、“人道主义”、“主体性”理论与文学实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