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531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一、“新启蒙主义”及作为其影子的文学

19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告别“文革”的前提下,配合“思想解放”、“现代化”与“改革开放”的宏伟叙述,“新启蒙主义”展开其意识形态实践——更准确地说,后者正是前者的重要的内在组成部分,在党内“开明派”与精英知识分子(二者也是相互渗透)的鼓动、参与下,在“新时期”这个神话时间的伟大起点上,迎合了逝去未远的集体性的创伤性记忆,“新启蒙主义”迅速成为主导性的思想潮流,获得了强大的合法性和感召力,成为解释历史、塑造未来的思想力量:通过“反专制”、“反封建”的叙述,它以隐喻的方式将“失效的”社会主义实践界定为蒙昧时期,将融入西方中心的现代性标举为一种普世的道路。虽然“新启蒙主义”与国家意志具有高度的合谋与一致性,它却在真诚的假想中保持了独立、超然的精英姿态与批判性品格,这种历史性的天真成为它更大魅力的来源,也使它得以更好地完成其历史使命:以更具弹性、宽泛和华美、激进的方式完成了“主流意识形态”无法或不方便进行的意识形态表达。当然,“新启蒙主义”与“主流意识形态”也有部分的歧异,在共同的利益和目标下,处在“历史性的天真”中的新启蒙主义者与“主流意识形态”发生摩擦在所难免,①这给新启蒙主义者们提供了自身英雄性的身份证,他们也乐于夸大这种分歧,并由此获得一种反抗性的激情。②

在一篇谈论文学的文章中进行上述思想史的描述并非无关紧要,因为,在我看来,“新启蒙主义”及其美学表达的强大笼罩力量直接塑造了1980年代的文学实践,在某种意义上,文学只不过是“新启蒙主义”在逻辑上的展开,是它的一个感性化的形态。③“新启蒙主义”对文学实践的巨大塑形力量是由美学和文学批评来传递和实施的。在这里,我必须指出,我们不能以对1990年代以后美学及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的关系来理解1980年代的文学史,即不能以二者离异之后的疏离和冷淡来想象当初蜜月期的亲昵。事实上,在80年代(至少是80年代中前期)的文化语境中,具体的文学实践和文学思潮基本上是由美学理论与文学批评构造出来的,这个判断具有两重含义:其一,在逻辑关系上,带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美学与文学批评先于文学实践,后者是由前者构造出来的,前者提供了那个时代的文学感受的方向与理解世界的方法,给出了惟一的关于“何为好的文学”甚至是“何为文学”的标准。并引领了具体的文学创作潮流的形成,批评家阎纲很多地说明了批评与创作的这种关系:80年代初,作为一位活跃的批评家,他及时“发现”了一颗颗文学新星,比如陈世旭、张贤亮等人,以他激情四溢、不容质疑的批评语言给出了一个“好作品”的标准,批评家胡德培这样评论作为批评家的阎纲:“阎纲的文评,……,紧跟创作实际,扶植作家、推动创作、改进评论文风,在文坛产生了突出的影响”;④其二,某种意义上,文学作品的意义要由批评授予,这种授予意义的过程也是一个阐释意义的过程,它将可能具有某种含混性和丰富性的作品进行了“新启蒙主义”式的理解,使其向既定的方向生成意义,于是,这果然就成了文学的惟一合法的意义。也就是说,有些作家们可能具有了朦胧甚至自觉的“新启蒙主义”意识,但如果不是批评家的介入,他们的创作可能只是一个个孤立的、偶然的现象,无法具有“普遍性”。比如,批评家季红真以当时影响很大的著名论文《文明与愚昧的冲突》将当时的文学创作的主题界定为“文明”与“愚昧”的历史性的冲突(在“新启蒙主义”的框架中,所谓“文明”与“愚昧”的所指是显而易见的),经她的理论归纳,这一创作脉络清晰凸显,作家们也获得了更清晰的自我理解(之前他们并不“理解”自己的作品),同时也获得更自觉的创作意识。这种情形在阎纲那里体现得也很鲜明,他对某部作品的评论总是升发出“总体性”的意义,将它放置到整体的文学发展过程中去理解,比如他这样评论王蒙的《夜的眼》:“给文坛带来新的起色,一个新的文学流派,似乎正在酝酿、形成,……时代正在发展变化,小说从内容到形式或迟或早也要发生变化,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这种评论风格也是当时众多理论、批评家的集体风格。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6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尴尬的文坛地位与暧昧的文学史段落——“主旋律”小说的文学处境…
※ 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
※ 先锋小说:改革历史的神秘化——关于先锋文学的社会历史分析
※ 李少君与其“草根性”诗学
※ 从欢乐英雄到历史受难者评《亮剑》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