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尴尬的文坛地位与暧昧的文学史段落——“主旋律”小说的文学处境及现实命运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878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从一定意义上说,“纯文学”(尽管这个称谓对于“主旋律”以外的文学界已不再合适,姑且这么称呼吧)和“主旋律”文学分享了许多共同之处,而且各自也都具有深刻的缺陷。当“纯文学”无声地指责“主旋律”投靠主流意识形态,取媚于大众时,它也受到了“主旋律”无声的反质问。

总之,“主旋律”文学的处境反映出当代文学共同体对于文学本质的想象,也反射出当下文学体制的权力格局与文学场中象征资本分配的规则,这使“主旋律”文学成为当代文学史中一段意义含混的段落。它一方面在“象征资本”的领域遭到强有力的压抑,另一方面却以“走红”与受到热烈欢迎的事实成为“纯文学”一段挥之不去的隐痛,对“纯文学”的自我理解构成双重的打击、否定与讥讽:作为商业的,官方的“亚文学”,它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更要命的是:很多情况下,“主旋律”作品在资源、技巧与风格、形态等方面事实上与“纯文学”相差无多。那么,“纯文学”与“主旋律”的本质性界限在哪里?这对它的自我意识具有摧毁作用。

这是“纯文学”或文学界的尴尬之处,于是,文学界采取了一种视而不见的态度对之加以蔑视,将之设定为“他者”,与之划清界限,以维持自己的自我想象(注:这有点类似于莱恩·昂在分析对《达拉斯》(《豪门恩怨》)的接受情况时所指出的情形。在接受调查时,一般观众都因为这部戏“坏的大众文化”的身份而表达否定性的评价,不管他们是否真正喜欢这部电视剧。“因此,大众文化意识形态不仅为这个节目本身提供了一个标签(否定性的),而且为广大的《达拉斯》憎恶者们提供了表达他们不满的一种模式或方式。简单地说,他们的推理可以归纳为:”《达拉斯》显然是坏的,就因为它是大众文化,那就是我不喜欢它的原因。‘因此大众文化意识形态完成了一种抚慰和宽心的作用:它使寻求比较详细的个人化解释的努力变成多余之事,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已经完备的解释范式:令人信服,合理合法。“(莱恩·昂《〈达拉斯〉与大众文化意识形态》,见罗钢、刘象愚主编《文化研究读本》,第380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我们也可以说,将”主旋律“认定为”否定性“的,”坏的“,正是一种”纯文学的意识形态“。)。将它们指认为”官方“的与”大众文化“(mass culture)的,即足以为憎恶与否定带来合法性,因而也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忽视其内部表意的高度复杂性,也就可以无视它与”精英文学“、”纯文学“及”民间“(popular )的深刻的内在联系(注:事实上,”精英文学“、”纯文学“或体现”民间“精神的各种文学恰恰可能是高度官方意识形态化的,”主旋律“也不是铁板一块的,往往也具有前者的追求,还可能更为激进。)。

资料来源:《当代作家评论》2005年第3期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7/7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
※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
※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罗坎式现代化的启示——评小说《罗坎村》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