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853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它的秩序是秋日原野的一阵奋力生长

它有无处不在的说服力,它依旧是它

一阵九月的冷牛粪被铲向空中而依旧是

十月的石头走成了队伍而依旧是

十一月的雨经过一个没有了你的地点而依旧是

依旧是七十只梨子在树上笑歪了脸

你父亲依旧是你母亲

笑声中的一阵咳嗽声

牛头向着逝去的道路颠簸

而依旧是一家人坐在牛车上看雪

被一根巨大的牛舌舔到

温暖啊,依旧是温暖

……

——《依旧是》

(4)海南时期(2004年至今)

作为一个独立的创作阶段,它可能有些勉强,因为时间较短,而且这一时间和多多本人的富于生命力的诗歌写作一样,还在生长中,我们不可能把握住命名一个阶段所需要的统一性特征。当然,海南时期这一命名有些古怪,可能很多人会担心因此而缩减了多多创作的意义。但结束旅居生活而定居海南,对多多的诗歌并非没有特殊的意义。回归母语的生活、写作和接受语境,对于已在匮乏中刻骨铭心地领会了母语意义的诗人来说,是否会带来一种从容的心境和舒适感?而他之所以选择海南,恐怕也不仅是出于生活的考虑。相对于早期创作中北方的天空、树林、大雪,南国植物的温和或许正开始取代肃杀的北方树林,南海的波光也冲淡了北欧海天的阴郁。这是一个不能被确切书写的创作阶段,之所以强行分期,只因它不属于此前的任何一段,我们可以期待,也似乎正在看到,一个新的多多正在生长。这仍待进一步地观察。

以上的描述当然非常不令人满意,它所遗落的部分很大程度上要由读者参照其他专门论述多多诗歌艺术的研究成果来补足。不过,大体上,我们也能约略看出,多多在历史与个人生活发生巨大转折的各个时期,如何顽强地保持着自己一贯的诗歌性格,并不断地融入新质,他依托强大的内心力量,如何与他意识到的外在规约力量(意识形态与诗歌潮流)默默地角力,并进行着孤独的诗艺探索。在这一意义上,多多的确显示了某种英雄性格。对于这种诗歌追求的分析与历史评价,是当代诗歌史研究有待展开的内容。对此,本文只能算作一个初步的提示。

注释:

[1]宋海泉:《白洋淀琐忆》,载廖亦武主编《沉沦的圣殿》,新疆青少年出版社1 999年版。

[2]多多:《被埋葬的中国诗人(1972—1978)》,载廖亦武主编《沉沦的圣殿》,新疆青少年出版社1999年版。

[3]多多/[法]金丝燕:《诗、人和内潜———关于诗歌创作的对话》。

作者简介:刘复生,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

资料来源:《扬子江>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