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830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多多是一位少见的、不仅一直保持着强劲的创造力、而且愈写愈独特、愈写愈好的诗人。多多的诗,已构成了汉语诗歌近二三十年乃至近百年来一道最优异、罕见的景观。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为汉语诗歌能拥有这样的诗人骄傲。

——王家新

多多是位具有世界意义的诗人,多多也是一位持续“保持其男高音最久的诗人”(李少君语),自1972年至今,他一直保持着不衰减的创作活力和时代的艺术高度和水准。

不过,对于多多的文学史意义,以及其诗歌艺术的分析,不是本文的任务,事实上,已有一些批评家在这方面做出了出色的贡献。我只想从历时的线索,梳理多多诗歌写作的演进过程,并试图寻绎其各个写作阶段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发掘那些来自历史语境及多多个人生命史的写作动力,在此基础上,再来描述多多诗歌在主题意蕴及风格技巧方面发生的变异。这种描述不可避免地会带出一个问题:多多那些看似个人性的孤独诗艺探索如何实现了新诗艺术的历史性突破。这是这篇流水账风格的短文真正的问题意旨之所在,虽然它只能非常初步与粗浅地触及这个问题。

多多的生活与创作从外在周期和内在变化上可以大体分为四个时期:“白洋淀”时期(1972-1976),1980年代(1982-1988),域外时期(1989-2004),海南时期(2004年至今)。

(1)“白洋淀”时期(1972-1976)

“白洋淀诗群”是“文革”中的青年诗歌写作或所谓“潜在写作”的重要群体,它构成了后来“新时期”、“朦胧诗”的源头(“白洋淀诗派”或“白洋淀诗群”是80年代后期的命名)。这一群体来自1969年以后陆续赴河北安新县境内的白洋淀地区“插队”的北京中学生,代表人物有根子(岳重)、多多(栗士征)、芒克(姜世伟)等。多多(这一笔名为后来创作时使用)是其中最具才华和思想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出身“高知”家庭,阅读视野开阔,有着高远的思想追求和自我预期。这一包括多多在内的小团体由于特殊的出身背景和机缘,得以接触“文革”中属于“禁书”的中外文学、政治、哲学等方面书籍。除50、60年代的正式出版物外,尤其是在60年代由作家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和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内部发行”的西方图书给多多等人带来了奠基性的滋养,也构成了多多写作的重要精神资源和文学价值尺度与技巧武库。

在朋友岳重的“刺激”下,多多于1972年开始写诗,此一时期的部分诗中隐含着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个体对于历史暴力的反思,“带有叛逆及强烈见证色彩”(贝岭语)。

手能够折下鲜花

嘴唇能够够到嘴唇

没有风暴也没有革命

灌溉大地的是人民捐献的酒

能够这样活着

可有多好……

——《能够》(1973年)

花仍在虚假地开放

凶恶的树仍在不停地摇曳

不停地坠落它们不幸的女儿

太阳已像拳师一样逾墙而走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7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另类的宗教写作:张承志宗教写作的意义
※ 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
※ 历史的转折与“新乡土小说”的意识形态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