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4266
点击浏览巴金研究专题、或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短篇小说《奴隶底心》是巴金早期的作品,写于一九三一年,发表于《小说月报》,次年收入短篇小说集《光明》。它构思精巧,视角独特,言浅而意深,与巴金的其他短篇小说迥然不同,为巴金的写作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色彩。在我看来,它事实上是巴金写得最好的几个短篇小说之一,可以说,这篇小说虽然写于巴金创作生涯的早期,却难得地显示了他思想与技巧上的某种成熟,尽管还难脱年轻的生涩与操切。

《奴隶底心》在文学表达上含混、复杂,带有反讽色彩,悬浮于现实之上而又时时映照现实,具有艺术的虚拟性与象征性。这构成了这篇小说与众不同的艺术风格与蕴藉深沉的思想、意义表达。

《奴隶底心》是一篇象征之作,作品中以写实主义的笔法勾画了一幅虚拟的现实画景。小说的主人公彭和郑(“我”)有这么一段交谈:

“郑,你知道中国现在有多少奴隶?”他忽然用他那低沉的声音问我。

“大概有几百万罢。”我淡淡地回答,这个数目是否正确,我也不知道,不过前几天曾听见一个朋友说过。我对于这些问题,素来就不关心。

“几百万?实际上何止几千万?”彭的声音变得苦恼了。“而且要是把奴隶这个意义扩大些说,全中国的人至少四分之三以上都是奴隶。”

这显然不是对现代中国的真实描述,而是对它的一种隐喻。这个奴隶的国度喻示着广大中国民众的深重苦难与不自由的生存境遇,小说中几代奴隶的悲惨经历正是中国人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

小说中的彭与郑同样是两个象征性意味颇重的人物形象。他们分属两个对立的阶级,代表着两种对现实的截然不同的态度与价值观。彭是革命者的形象,出身于奴隶阶层,几代的仇恨与屈辱铸就了强烈的阶级意识和复仇意志。在这个人物身上,寄托着青年巴金变革不公正、不平等的社会秩序的理想与信仰。彭是新一代“奴隶”中产生的英雄。小说中出现了三代奴隶的形象,第一代奴隶是彭的爷爷,任劳任怨,其可悲在于不仅奴在身,且奴在心,具有一颗真正的“奴隶的心”,不但身体失去自由,心灵也完全被奴隶主的意识形态说教所禁锢,已经从内到外丧失了追求自由的能力和冲动;第二代奴隶是彭的父亲,已经开始有所觉悟,认识到世间的不公正,具有了反抗阶级压迫和对自由的向往,但内与外的限制使他无法迈出最后的一步,他的使命似乎只是为未来的一代作牺牲,掮住黑暗的闸门,放孩子到光明的地方去;只有到了彭的一代,才真正具有自觉的革命意识并能够付诸革命的实践,带着奴隶家族的血的记忆和全部黑暗的因袭,着手打碎不义的世间秩序。他真正的觉悟表现在,他所追求的决不仅仅是推翻奴隶主的统治,成为这个世界的新主人,而是要消灭这个可能造就任何主奴关系的世间的最终法则。革命的起源是阶级仇恨,在这仇恨的最后却转化为无差别的爱,对一己或家族、阶级情感的超越,升华,这种爱与恨的哲学正是彭救郑的逻辑。在小说中,当彭以仇恨的叙述语气结束血泪家族史的时候,郑感到了与自己如此切近的朋友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威胁,恐慌地大叫起来,这种恐慌也可以说是一种阶级本能。对于郑的反应,彭却苦笑着说:“郑,你怕我吗?你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

下面的叙述是意味深长的:

我注意地看他的脸,那张脸上并没有凶恶的样子。我记起了他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惊疑地问:“彭,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的命4我也是一个奴隶所有主,我也是你的仇人,你为什么不让我给汽车碾死呢?”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11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拯救枯萎的历史想象读《浪漫的先知——屈原》
※ 当代文学研究的历史危机与时代意义
※ 代际经验、主体确证与悲剧性叙事——论新时期小说中的悲剧性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 “新启蒙主义”文学态度及其文学实践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