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为例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194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康劲草这些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中国第二代有着更激进的反传统态度,他们甚至把老康他们全反了,小康们只认成王败寇的人生哲学,有钱有权就有一切,强者通吃,这就是最强的现实逻辑。老康们落伍了。

这里呈现出问题的复杂性,并不是小说所认为的民族性出了问题———我们能说老康和小康不都是中国人吗?小康与罗洋们的集体性格也要由中国的民族性或文化传统负责吗?这是时代出了问题。

这是小说本身的描述对作者观念的悖离。小说叙述瓦解了小说的理念。其实,这些小说时时流露出自我质疑的倾向,表现为自我颠覆的双层结构。而这种内在的张力可能恰恰是最有价值的。虽然袁劲梅在主观上是希望“特殊的”中国进入普世的西方道路,事实上但却沉痛地写出了走向普世道路的故乡罗坎村的沉沦史,客观上说出了所谓走向普世的虚妄。

袁劲梅无疑是一个1980年代意义上的启蒙主义者,

我们不妨来看看她在《老康的哲学》创作谈中所说的话:

“我们在海外生活,像嫁出去的女儿,看见西方的好东西,

就想往娘家搬。民主好,民主教育好,搬回去能不能用,用

起来会有哪些冲突?得试验。老康是一个放出去的试验气球,但愿他的经验能给人们一些启示。”(见《小说选刊》2010年第1期)

在袁劲梅的视野里,中国文化是落伍的,是注定要被“历史”抛弃的“特殊性”。两部小说多少流露出叙事人那种置身美国主流社会的优越感,这里面有对美国价值的美化。于是,也就有了对于自己身上仍残留的中国思维方式的自嘲。相比之下,已完全美国化的自己的儿子(《罗坎村》里的“儿子”和《老康的哲学》里的戴小观),这一代则是未受污染的干净人,小说叙事人对儿子的完全美国化是欣慰的,他们是代表了新方向的新人类。《罗坎村》与《老康的哲学》有着类似的结尾:带着中国脑袋的老移民最后都得到了生活的平静。某种意义上,这是他们放弃了原来的落伍的中国思维的结果,这里面有现实的教育的作用,也有美国第二代的教育的功劳。

值得注意的是,《罗坎村》与《老康的哲学》所面对的中国已不再是改革前的中国,也不再是1980年代启蒙主义文学视野下的传统中国———尽管《罗坎村》用很大的篇幅叙述了过去时的罗坎村,《老康的哲学》也提到了过去时的“渔船上的生活”,但它们更多的是用来说明中国的现代化病根。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
※ 作为文化战略的“主旋律”
※ 罗坎式现代化的启示——评小说《罗坎村》
※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