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为例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176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袁劲梅是近两年来受人关注的海外华人作家,其去年引起轰动的小说《罗坎村》,对中、西文化性格进行了感性描述与理性比较,从而打开了一个审视中国现代化的独特视野。近期她又推出了新作《老康的哲学》,仍然延续了《罗坎村》的故事模式,似乎是在有意重申和强化她的小说风格与思想观念。在我看来,这一对姊妹篇颇具意识形态上的症候性,它们以文学的感性面目呈现了这个时代的自我判断或内在意识的分裂。海外华人的视角,使这两部小说成为从外部进行的内部观察,这是它们特别有意味的地方。它们所造成的良好阅读效应有着深刻的观念史的背景,决不是偶然的。

《罗坎村》与《老康的哲学》仍然带有批判中国文化、批判民族性的启蒙主义色彩,这两部小说都有一个特定的批判中国文化的主题,各自抓住了一个“中国文化”的“核心特征”(相应地塑造了一两个体现这种核心特征的人格化典型),《罗坎村》主要批判的是中国的宗法制度或儒家文化的差序结构,《老康的哲学》则主要批判中国的等级制观念或缺乏民主精神、不尊重个性的民族性格,二者侧重点不同,其实有内在的关联。

让我们不妨把袁劲梅的言外之意说得更直白些吧:

中国要进入“普遍”的现代,还必须脱胎换骨,在文化上洗洗白。这种想法一点都不新鲜。但是,尽管如此,袁劲梅的小说还是不同于1980年代的启蒙主义的文学书写,必须看到,这两部小说还是提供了观察当代中国的新鲜的视野,具有文学的启示性力量。某种意义上说,文学经验自身的生动性,胀破了作者思想上的框限。

这两部小说和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所谓“留学生文学”具有内在的差异。当年的这批移民文学,著名的如《到美国去,到美国去》、《丛林下的冰河》、《牛皮303》,也包括作为其通俗版本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北京人在纽约》等,或讲述中国人苦苦打拼以融入美国(世界)“主流社会”的曲折经历,或诉说他们穿越于不同的文化身份之间的痛楚经验。在这种讲述中,美国作为现代世界的终点是无疑的,虽然它也有种种不令人满意,甚至让人诅咒的地方。但是,我们的主人公总会把这些缺点作为最先进的现代世界的固有本质接受下来,尽管可能很无奈,尽管这一现实或许是对最初美国梦的某种反讽。———在80年代中后期,它们更多地是以对彼岸世界的想象(并迎合了这种想象),而非根据真切的体验来书写美国生活,美国生活已经先在地被虚化,它只是一个让人艳羡、供人眺望的抽象的现代生活,或先进世界的象征而已。即使对于那些有着某种真实美国经验的移民作家来说,这种经验也已经被这种强大的文化想象以及意识形态预期所贯穿与改写。这类移民文学给读者带来的近乎尖锐的鲜明印象,是现代的甚至后现代的美国生活造成的震惊感,那是一种中国人所不曾体验的“新感觉”。那是一种被太强烈的光照射的眩晕感,这束强光造成了中国经验的非真实化,它不由分说地扭曲了故国记忆,先验地剥夺了写作者的文化记忆力与情感判断力。复杂的中国生活经验,被抽象化、符号化为一种前现代的专制、蒙昧与落后的形象。因而,不难理解,一般的留学生文学往往呈现为某种悲剧性,隐含着一种或深或浅的政治控诉色彩与隐忍的“伤痕”情绪,文化冲突的悲怆背后总是闪耀着一种脱胎换骨的焦虑式升华,流溢出一种历经磨难修成正果,最终融入“主流”世界的沉重的自由感。这种对神圣化的、想象中的西方世界的形而上之爱(美国代表着自由、民主等这些理想化、神圣化的价值),既带来了强烈的爱,也难免带来这种梦想失落后同样强烈的恨,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4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先锋小说:改革历史的神秘化——关于先锋文学的社会历史分析
※ 李少君与其“草根性”诗学
※ 从欢乐英雄到历史受难者评《亮剑》
※ 二十一世纪中国新诗的历史命运——由《21世纪诗歌精选第二辑·…
※ 文学史的“双声”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为例》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普世主义的文学残梦——以袁劲梅小说《罗坎村》、《老康的哲学》为例》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