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10 作者:刘复生 点击:1910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从数量上来说,李少君的诗作并不算太多。但这不是衡量一个诗人的价值尺度,尽管数量并非无关紧要。他的创作量不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一种谨慎的写作态度所致。深厚的诗歌理论批评素养,以及当代诗歌的宽阔阅读视野,形成了一种良好的诗歌品位和教养(尽管不是贵族化的),自然使他在诗歌判断上有一种近乎严苛的内在标准和尺度,以及以它来评判一切诗歌(不管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的自觉意识和专业习惯,这种内化的审查机制先验地取消了很多诗的降生资格。他也不是一位过分依赖灵感的诗人,因而他的诗作水平也比较稳定。通过他有限的诗作的总体质量,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一点。李少君的诗歌写作开始于1985年刚入大学的青春时期,这种创作热情持续到1994年左右。他深度地参与、见证了第三代诗歌运动的兴起与消失,也目睹了一个近乎辉煌的诗歌时代走向终结的过程,这既给他的诗作打了这一时期诗歌精神的某些痕迹,也最终耗尽了他的“青春写作”的激情。①此后,他更充分地发展了青春时期的理论兴趣和能力,渐渐成长为引人注目的当代诗歌批评家。一个诗人似乎消失了。但是大概从2005年开始,他又重新开始了诗歌写作,并显示了不同于早期的风格变化。李少君又重新成为了一个诗人,近两年来时有佳作,也显示了良好的写作状态。其独特的诗歌品质和风格化印迹,也逐渐受到诗界的注意。

在诗歌创作的早期,即1994年以前,李少君的诗已经流露出一种对生活进行反思的思辨气质,一种与当时的年纪不相衬的“中年气息”,同时,也形成了舒缓、平稳、淡泊并略带反讽的语言风格:

年轻的时候我们过于认真

长大了又不近情理

因此近乎严谨的生活

失去了任何具体的欢乐

……

所以我总是精打细算

学会了对一切都不再惊奇

因此也就错过了

很多意外的喜悦

和可能的幸福

———《可能的……》

以后的日子

你再来看我

那时我已对一切都毫不惊奇

懂得了克制

懂得了珍惜生命时间

和爱

———《以后的日子》

耿占春曾这样评价李少君的诗:“李少君的诗总是带有思辨语调,当然这首先是因为少君还是一个批评家,……在少君这里,诗歌似乎是一种内心独白和自我说服的声音。他很少使用形象和比喻,……他的诗歌涉及这样一些经验的表达;自我、社会和历史,充满了断裂、转向和非连续性。……”[1]这或许可以描述李少君诗歌面向的某种总体特征,但我认为还需要对此进一步展开和补充,才能真正把握住他的独特性。在我看来,李少君不可重复的独特性在于:把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或生活的不可能性当成直接的现实性来体验和想象,并以此来揭穿、瓦解生活的惯常逻辑和规则。或许,在他看来,正是生活反面的生活———它类似于物理学中被称作暗物质的物质,才是真实的,正因其是不可能的,才使它比真实的生活更真实,因为现实的生活已经被种种宏大或细小的意识形态所磨损、所重新改造而丧失了活力,已经彻底硬化、失去弹性了。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7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世界的苦难与心的奴役——解读巴金短篇小说《奴隶底心》
※ 拯救枯萎的历史想象读《浪漫的先知——屈原》
※ 当代文学研究的历史危机与时代意义
※ 代际经验、主体确证与悲剧性叙事——论新时期小说中的悲剧性
※ 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