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阶层身份焦虑与功利性阅读——富士康工厂农民工文学生活调研实录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5-6-11 作者:国家玮 点击:526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提倡“文学生活”研究,就是提倡文学研究关注“民生”——普通民众生活中的文学消费情况。为此,山东大学文学院联手校内外专家,于2012年成立了“当代中国文学生活研究中心”,并承担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课题批准号128ZD169),温儒敏教授担任首席专家。这里发布的是该项目研究成果的一部分。

今天,人们仍然可以说打工者很少个体性地创造智性或想象性作品,所谓新世纪以来的打工文学总是令人生疑。本文涉及的“打工者”概念始终被认为是模糊不清的,在富士康工厂从事简单装配的工人与在北京中关村一带售卖科技产品的店员都被认为是打工者,我的研究侧重于乡城流动群体,即一般意义上的“农民工”。以富士康集团深圳(约30万人)及郑州(约20万人)工厂职级为员一及员二的部分农民工进行多次调查、访谈并进行为期两年的文学阅读干预,同时借助互联网技术以较为可靠的随机抽样方式对生活在城市中的一般读者群体进行网络调查以其与富士康工厂农民工的文学阅读情况进行对读。

无论是农民工群体还是随机抽取的能够代表一般人群阅读情况的受访者都声言文学阅读不能使自己的阶层归属感更为强烈,其文学阅读目的在于提高人文素养,获得必备知识,丰富人生阅历。(认同此一说法的农民工占群体总数70.8%,一般人群为73.6%)显然,这一带有明显目的论的陈词滥调在过分强调学习改变命运的文化背景之下得到了最为热烈的响应,不过这样的响应是出自受访者本心还是他们早在“亲身经历之前就可以对绝大多数事物进行想象”则不得而知。

为了测试这一被广泛认可的说法的信度,必须给定一个具体情境。可以受访者对小说类型的偏好度设问能够使受访者忽略问题之间的逻辑联系,较好反映其真实态度。似乎都广泛赞成文学阅读扩展视野、启迪心智、陶冶情操功效的两批受访者表现出对小说类型较大差异的偏好度。虽然从全国各省随机抽取的一般人群与农民工群体都有30%左右(一般人群略多34.5%,农民工群体29.2%)拒绝主动选择而宁愿在时下流行作品中择取与自己目下生活状态相关的作品,但在主动选择小说阅读这一方面来看,虽然两者都有通过小说阅读寻求跨越自身阶层获得想象快感的要求,但农民工更强调借助对阶层跨越的想象以纾解慰疗自身生存现状(有47.9%的农民工认同此项,而一般人群则只有26.4%);一般人群则更多仅是纯粹追求暂时的逃离感,希望获得另外的生活体验。(仅有17.7%的农民工认同此项,而一般人群则有35.6%)

无论是在工厂访谈所获得的经验性印象还是问卷定量分析得到的数据都支持如下判断:农民工群体表现出对个体生存状态更为敏感的倾向,一种对融入城市生活隐秘地希冀。对作为摩登都市象征的上海,农民工较一般人群表现出更大的热情,读过或听说过六六及其小说《蜗居》的农民工占群体总数的43.8%,而对这部小说有所了解的一般人群仅占其群体总数的21.8%。问卷列出与上海有关的四部小说(《长恨歌》《繁花》《陆犯焉识》《蜗居》)完全没有听过或读过的受众占比,一般人群也比农民工群体多出10%左右。(一般群体为31%,农民工群体为20.8%)《蜗居》获得的关注来自其无论从小说情节亦或是后期营销方法上对市场主导时代文学机制最为热切以致直露地呼应。与另一部个人奋斗史《杜拉拉升职记》相比,《蜗居》指明了一条捷径。值得注意的是,两部小说的青年主人公其实都是打工者,为外企打工、为国企打工、为私企打工,虽然通向成功的路径各不相同,但类似作品都为打工者谋划了个人奋斗的线路图。它不远不近地呼应着据说常常被误读成励志著作的《平凡的世界》,有尊严的劳动者被理解为“嵌入固定经济结构之中的”工作者,主人公的奋斗精神被想象成个人奋斗式的自我实现。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新红颜”写作及其时代意义
※ 由你的写作想到我的阅读——读陈陟云的诗
※ 感动、感恩与书卷气——陈若星和她的散文世界
※ 诗歌在民间生存——与青年诗人木星、白鹤林谈诗
※ 西域是一个怎样的“域”——《月光下的微笑》的写作意义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阶层身份焦虑与功利性阅读——富士康工厂农民工文学生活调研实录》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阶层身份焦虑与功利性阅读——富士康工厂农民工文学生活调研实录》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