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城市如何建构我们的生活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5-6-11 作者:赵青新 点击:465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我们生活在城市里,却往往对城市缺乏足够的认识。英国城市理论学家加里·布里奇和索菲·沃森主编的《城市概论》,可以开启我们对城市的深度认识。在这部厚厚的大书里,来自世界各大名校的学者纵情畅谈,结集了目前国际上城市文明的众多经验与城市理论的最新成果。

城市里充斥着各种欲望。城市是梦,令人痴迷,充满幻想、回忆和机遇,虽然这种机遇通常很难把握得住。城市有时是令人焦虑和畏惧的地方。就像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安东尼·维德勒说的,城市是一个神秘怪异的地方,或者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理查德·桑内特的眼里,现代城市反映了对自我身份暴露的巨大焦虑,城市在建构自我,而不是保护我们的内在自我免受来自社会交往和差异的威胁。

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教授迈克尔·基思说,在本雅明的城市生活叙事里,城市是一个让人无法一语道明的地方,它有时显现诱惑力,有时具有威胁性。读过《柏林纪事》的人,都会被逝水流年的童年记忆打动,那是文学作品奇妙的投射和补偿。而 《单行道》,更是以“都市游荡者”的形象质疑城市。本雅明近年来受到城市学家的普遍关注,他的身形话语不时出现在《城市概论》里,此外还有卡尔维诺、阿伦特、弗洛伊德、哈贝马斯等,他们是大多数人的喉舌,向看得见的城市和看不见的城市表达我们的意见。

城市是复杂的、多样化的。《城市概论》列举了很多样本,那不勒斯、伦敦、纽约、墨尔本、曼谷、哈瓦那、新加坡、日惹……它们散落在世界的各处,凸现了某种类型城市的基本面貌,如果用一条红线将它们连接起来,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的全貌依稀可辨。城市的日常空间可以构建公共领域。这一点,其实我们早就在简·雅各布斯的经典著作《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体会过了。雅各布斯说,人的归属感和社会凝聚力产生于一个范围确定的街坊、狭窄热闹的和有多种功能的街道。

马路越来越宽,生活越来越窄。我们似乎背离了初衷,遗忘了生活的本质,街道被车辆占领,或许昭示的是人类为外物所役使。很多中国城市热衷于建造中央商务区,争相在楼层高度上夸耀能力,却往往不去考虑这些过于庞大怪异的建筑物对城市的消化吸纳能力。曾几何时,纽约时代广场是世界性的艺术文化中心,但当它被迪斯尼化、被福特化之后,人们开始哀悼 “时代广场已死”。曼谷是另外一种情况。悉尼麦考瑞大学教授安妮特·汉密尔顿评价它“美妙而糟糕”。曼谷每天都在拆迁和重建自身,但它缺少科学合理的规划,一面是贫困的无家可归的人们流浪街头,一面是未竣工的无法居住的烂尾楼。曼谷告诉我们,徒有热情冲动而不具备长远思考的后果,对于我们的城市会造成怎样的伤害。

在城市管理的技术层面上,近年来提倡“智慧城市”建设,运用大数据、互联网来设计城市未来蓝图,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好的方式。纽卡斯尔大学教授鲍勃·卡特罗尔在书中强调了构建信息化城市的必要性。他通过信息技术,对国王十字车站进行了评估,四种方案分析后得出的最终定案,既维护了老车站的悠久历史,又考虑了周围的自然生态,且对附近居民的出行也很方便。安东尼·维德勒倡导 “摄影城市主义”,从空中和地面规划城市。帕奇·希利以空间布局图示对城市建设进行“有序的推动”。可以说,这些文章为我们展现了科技生产力的奇妙效果,为我们的城市思路提供了技术支持。

《城市概论》多次出现“二元城市”这个名词,主要用来标示和城市有关的贫富悬殊现象。少数大城市聚集了大量的人口和财富,贫困地区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穷,少数人收入飙升,社会底层人口却很难向上流动。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教授弗兰·通金斯等人对失业人口、贫民窟、街头流浪儿童等问题表达了关注,甚至与政党选举、政府工作挂钩,呼吁社会正义,强调这是城市政策发展的中心。这是《城市概论》一书的最可贵之处,它不仅关注城市及其发展本身,更体现公民意志和学者良心。

首页 尾页 1/2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被蒙上历史灰尘的正义——读《零年:1945——现代世界诞生的…
※ 阶层身份焦虑与功利性阅读——富士康工厂农民工文学生活调研实录…
※ “新红颜”写作及其时代意义
※ 由你的写作想到我的阅读——读陈陟云的诗
※ 感动、感恩与书卷气——陈若星和她的散文世界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城市如何建构我们的生活》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城市如何建构我们的生活》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