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4-8-7 作者:刘复生 点击:301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批评家几乎是被迫着提升自己理解现实的能力,更广泛地更新自己的理论视野和知识武库。有人可能会担心,作为一个批评家,既要随时关注着现实,又要掌握这么多知识,怎么可能呢?我觉得是可能的,因为我们文学批评家掌握知识和学究式的掌握是不一样的!我们不需要进行非常迂腐的研究,批评家要具有非常准确敏锐的判断力,一下子就能抓住某个学科最棒的、最优秀的、最精华的成果,然后自己建立一种总体性的现实判断。

我觉得一个批评家最重要的职业素养是判断力,对现实和文本的敏感和理解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特别不同意有些学者说的文学批评知识化。某些学院化的批评追求知识化,追求对理论的准确的理解,这些本没有错,但是如果认为文学批评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就完全错了。尼采在一本小书《历史对于人生的利弊》中说,对于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知识只是我们进行生存决断的一个条件,你不要以为一个个体或一个民族,有了无限丰富的历史记忆,有了无限多的知识和智慧就一定是个好事,那可能导致它在历史进程之中被淘汰,因为这种历史记忆会压死他,使他没有办法开创未来。批评家掌握知识,只是为了更好地理解现实,而不是仅仅成为一个渊博的学者。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会明白,像尼采这样的曾经的古典语言学的学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忧虑,他为什么会写出那样的文字。青年批评家贺桂梅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很赞同,她说,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我们缺乏理论的自觉,但是我们从事现代文学研究的人还是知道要拿现代文学干什么的,我们朦胧地知道我们是要创造新的历史,虽然我们讲人道主义或主体性,甚至形式自律或审美自由,当时我们喜欢谈张爱玲与沈从文,都是想用它们来开创一种新的历史实践。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之后,我们开始慢慢地追求学科化,极力想把现当代文学建立成一门像古典文学那样的学问,把文学批评改造成一种科学化的阐释技术。这就完全跑偏了。

我们现在不妨反省一下,为什么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很多原来从事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学者和批评家,纷纷地转向文化研究领域。为什么去从事文化研究?就是因为大家觉得在文学研究领域已经找不到那种和现实对话的激情。有时候我自己反思,在上世纪80年代为什么会喜欢文学?当时自己朦胧地认为自己热爱文学,其实不是,从根本上讲,我是希望通过文学来完成一种自我理解和历史理解,只是我们当时不觉得这样。所以,如果上世纪90年代以后文学批评已经背离了这样的初衷,这种文艺批评的被抛弃或者嫌弃就在所难免。的确,我们在电视剧、电影,还有其他大众文化研究里面,重新找回了我们当初从事文学批评时的快乐。与之相反,我们所从事的文学研究则让我们深深地厌倦,就是因为它不能够让我们得到这样一种历史意识和现实感。

这个时代,作为一个批评家,还要有一副好的文化胃口,不能仅仅盯着狭小的纯文艺作品,还要有兴趣、有能力面对各种各样的文化形式。这是另一重挑战。

首页 尾页 2/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海南当代新诗的“海拔高度”
※ 罗坎式现代化的启示——评小说《罗坎村》
※ 穿越语言 图绘历史
※ 革命历史影视剧创作的可能性
※ 另类的宗教写作:张承志宗教写作的意义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