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4-8-7 作者:刘复生 点击:287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对于当前的文艺批评,似乎很多人感到不满。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部分文艺批评越来越背离了它的本质性的社会历史功能,而逐渐走向了文化消费主义的软广告、学院派的自娱自乐,或沦为无关痛痒的品位调剂品及文化小摆设。而真正的“文艺批评”的意义,却在于通过对当代文艺的创造性阐释与重写,从而创造一种新的关于当代现实与个体处境的新理解或新认知。它天然指向批评家与读者自身生存的历史性,从而带有一种历史解释学的美学深度和生命紧张感。这是它不同于一般的文学鉴赏或文学研究的价值所在。简单一句话,当代文艺批评天然地就是要和生生不息、变动不居的社会现实“纠缠”在一起。

那么,在当今时代,文艺批评该如何有效地和现实建立关联呢?文艺批评家又该如何调整自己,以建立批评的有效性呢?这是一个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在我看来,我们身处的这个大时代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时代——当残酷的军事领域的斗争收缩和消退,或者说以战争等形态呈现的暴力斗争形式不再占主导地位的时候——至少在很多主流的区域不是主导形式,在文化领域里面的争斗会相对凸显。而且由于手段的丰富,各个阶级、各种社会集团在物质层面上的争夺,会转移到文化领域,以一种更隐秘的方式在文化领域里面展开,并和当下现实中的利益格局形成紧密的互动关系。所以,这是一个现实被层层意识形态所覆盖,超级真实取代真实的时代,因而也是一个急切需要批评的时代,更是对文艺批评提出空前挑战的时代。

这种挑战是巨大的。文学批评的功能就是要建立一种历史感和位置感,我们和历史是什么关系?我们和社会是什么关系?这种方位感文学批评应怎么给予?我们应该怎么样在这样空前复杂的意识形态的地形图里重新进行测绘?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对我们文学批评从业者提出的空前严峻的质问。它要求我们批评家要具有崭新的能力。

一个优秀的批评家必须成为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比如,他必须对史学和社会学有着广泛细致的研究,还必须较为系统地掌握经济学、政治学(尤其是政治哲学)知识,等等,美学理论或文学史知识我觉得倒在其次,那充其量只是一个入门的功夫而已。作为文学批评家,如果没有这些能力的话,你就没有办法在文艺与社会历史之间,在各种文本网络之间来确立文艺作品的真实的意义表达,以及可能衍生出来的意义。

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做一个文学批评家真的是不容易!1980年代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你只要掌握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知识可能就差不多了。而现在,批评家除了要精通各种理论知识,还必须时刻关注现实。要随时更新各种各样的让我们理解现实的理论工具。作为一个从事文学批评的从业者,我自己几乎每天都要留意正在发生的新闻事件,以及各阶层民众的反应和态度。另外,和一些同行一样,这两年我也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研究经济学与金融学上面。因为我发现,离开了这些专门知识,我根本无法很好地理解众多的文艺现象,实际上,即使某些看似非常“纯文学”的创作,也深深地卷入了市场的逻辑,更不消说大众文艺现象。同样,如果我们对于思想史及当代思想状况和趋势缺乏深刻的理解,也就不可能在意识形态生产的格局与脉络中来发掘文本的深层叙述逻辑,甚至不能理解它在所谓美学上的意义。在这个时代,文本的外部与内部的区分事实上已经失效。近10年来,某些优秀的文学批评家都有重新转向社会历史批评甚至广义上的政治批评的趋向,针对的就是1980年代以来的所谓“纯文学”的观念。我们往往受1980年代先锋主义和“新批评”理论的影响太深,总认为社会政治的内容是一种外部的因素。其实不是,社会政治性的内容恰恰是文艺内在的构成部分。在这一点上,旧式的社会历史批评固然有些机械和僵硬,“新批评”式的纯文学观念矫枉过正,同样走向了偏颇和狭隘。当然,这种坚硬的政治性的内核和文学的形式感和审美经验的强度是怎么样辩证转化的,这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所以,当下的文学批评必须是一种打通内部与外部的批评,批评家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个孤立的静态的审美作品,而是一个从复杂的社会历史与意识形态网络中进行意义生产的节点。这对于批评家的理论视野的要求显然不同于此前的时代。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海南当代新诗的“海拔高度”
※ 海南新诗的历史文化背景及发展线索
※ 穿越语言 图绘历史
※ 蜕变中的历史复现——从“革命历史小说”到“新革命历史小说”
※ 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如何恢复文艺批评的有效性》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