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蒋子丹长篇小说《囚界无边》重新解放小说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2-6-22 作者:刘复生 点击:882
点击浏览刘复生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蒋子丹的长篇小说《囚界无边》具有文学史的象征意义,它表明1980年代以来成长起来的某些优秀作家正试图打破精英作家的狭隘的自恋,寻求与现实生活建立更为有效的链接,这是一种革命性的心态调整。所谓网络写作,或者临屏写作对蒋子丹来说,只是一个手段,这种手段强迫性地帮助传统作家实现了某种深刻的转变。其实,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转变的紧迫感和决心,才使蒋子丹最终走向了网络。

蒋子丹从事的并不是网络写作,更不意味着传统作家向新兴文学写作方式的投降。这部小说并不具有一般的网络写作的特征,尽管从形式上看,它似乎借鉴了某些网络写作的经验。蒋子丹并没有放弃自己一贯的文学写作的核心价值和人文关切,甚至也没有放弃原有的文学写作的标准和基本的技术性要求,她没有刻意地去模仿网络腔,或者投其所好地向网络读者示好。

这不是真正的网络文学,但又是真正的“网络文学”。说它不是,因为它没有刻意去追求这个时代网络文学的时尚面貌。当下的大多数网络文学往往流于肤浅,对现实隔靴搔痒,用反抗传统文艺腔的形式重复另一种新的、“小清新”的文艺腔,这是蒋子丹所不能认同的。说它是真正的网络文学,在于它比一般的网络写作更加真切地捕捉到了网络写作所蕴含的,甚至连它自己都不清楚的革命性潜能,即文学与正在展开的生动现实进行链接的能力,通过把生活讲进故事,给现实赋予形式。于是,在小说中,汶川地震、许霆案等社会事件开始进入文本,成为小说叙述的动力和有机成分。通过这种方式,蒋子丹把自己重新带到时代的现场里去,带到具体的历史性当中去,而非像原来她从事先锋小说写作或女性主义小说时那样,完全不在乎当下生活的真实状态及逻辑。

在小说的创作过程中,蒋子丹十分关心网友的即时评论。其实从写作的技术上来说,网友们不可能向她提供太多高明的招术,不过,倒是会有一些技术性的支持,比如网友提供的关于看守所里的真实状况等。但是,这些东西也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得的。我更愿意相信,对蒋子丹来说,网络写作的策略意义更大,她就是要以这种方式时刻提醒自己进入网络写作的状态,摆脱此前自我沉浸式的传统写作方式和习惯。

蒋子丹试图借助网络写作来克服传统写作的重大弊端,这里的关键是心态的转变。如果对所谓的“纯文学”写作有所反省,上不上网都是次要的;但如果心态没有转变,即便终日趴在网上写作也不会写出好东西。上网写作只是让蒋子丹强迫自己关心那些原来写作时不太关心的问题,比如生活逻辑、经验的真实性和读者的心理感受等等。在以往,所谓纯文学,尤其是“纯”到极致的先锋小说是有意排斥这些因素的。这种网络写作的方式,给传统作家一种压力,让他们被迫进行写作技术上的新选择。

在这部小说中,我们非常吃惊地发现了蒋子丹极其出色的讲故事能力,而这种能力是我们在她此前的先锋时代里看不到的。其实,故事性及戏剧性一直是小说具有魅力的根本原因,只是到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兴起后,才开始对故事性进行淡化。在这种“现代的”、特定的文学观念中,似乎小说越不注重讲故事,就越具有文学性,越乏味才越高明。我认为,不管理论家为此发明了多少高明的理论,这种趋势在文学史上都不是主流。问题从来不在于要不要故事性或戏剧性,而是要什么样的故事性和戏剧性。但是,在迷信“先进”的西方现代文学的时代,我们集体性地中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毒,认为高级的文学作品是不能讲故事的。我觉得,《囚界无边》重新回到故事、人物性格这些看似古典的文学规范上去,这其中包含有对西方现代主义文学观的质疑与反拨,是一种新的小说艺术的自觉。当然,可能这部小说在写作上给人感觉巧合有点多,这些值得进一步商榷。真正的故事性、真正的戏剧性,说到底,就是要用特别的叙事方法给现实生活赋予形式,把生活从沉默状态或混沌状态中解放出来——当然,这种赋予是有限度的,是要超越任何既定意识形态之上的。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目光向下,心灵向上——李少君诗歌论
※ 革命历史影视剧创作的可能性
※ 多多诗歌写作的历史演进
※ 另类的宗教写作:张承志宗教写作的意义
※ 归根的精神旅途——孔见诗歌论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蒋子丹长篇小说《囚界无边》重新解放小说》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蒋子丹长篇小说《囚界无边》重新解放小说》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