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名家外国名家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马克思传》第十六章 晚年·最后的岁月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2-11-23 作者:罗范懿 点击:3851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浏览
马克思专题

这位德国通讯书记一直在为德国统一、建立德国民主党的工作因受拉萨尔和施韦泽的阻挠而心中不快。他在发现施韦泽推行的纲领并为俾斯麦的统治效劳非常气愤,也为自己和恩格斯的“非常政治人物”不能回到祖国而苦闷。他只有寄希望《资本论》和朋友李卜克内西、倍倍尔及国内工联会的影响力了。

5月的太阳照耀在伦敦上空,马克思从英国博物馆走出来,他绕道经过市街,正走到国会大厦,这时一个声音迎面截住了他。

“老尼克——!”

这是女儿燕妮在亲热地喊马克思的绰号。绰号是这一家子在伦敦生活特有的幽默景点。贫穷和苦恼中常能从中寻找到一份轻松。夫人和儿女们常因为丈夫和父亲黑得可爱称马克思“摩尔”、“老尼克”和“山神”,有的朋友因马克思黑得严峻又亲切称他“雷神”。孩子们把妈妈唤作“妈咪”,把琳蘅叫“尼姆”。女儿们的绰号叫起来特别响亮特别可爱,这都是马克思的发明了:大女燕妮叫“中国皇帝奎奎”,劳拉叫“卡卡杜”(意思是白鹦鹉),爱琳娜则有好几个外号:“杜西”、“中国王子古古”或是“矮子阿尔则利希”。这里也可见马克思同中国潜有一种特有的感情。

马克思听到女儿亲热呼唤,心里已预感到喜事来临。

燕妮跳到父亲跟前,紧紧抱住他。

燕妮已经25岁了,她像崇拜偶像似地热爱父亲。她也很快成为伦敦一位政治活动家。燕妮为分担家庭经济上的困难,不经得父亲的同意就在一个英国人的家里担任家庭教师。马克思常在家里接待的两位国际社会主义活动优秀青年又都被两位大女孩看中了,燕妮与比利时的优秀青年龙格很要好,前不久劳拉同非洲、古巴的一位常来家里拜访“国际领袖”的优秀青年保尔举行了婚礼。马克思真为孩子们政治上与自己志同道合而有说不出的高兴。

“什么事情?孩子,快说呀!”马克思说。

“邮局送来了一个好消息。”她终于说道。“倍倍尔、李卜克内西的愿望在爱森纳赫实现了,社会民主党在代表大会上已经建立,他们决定加入您的国际!”

马克思惊喜地站在街心,燕妮见他喜色满面,注意留意父亲内心的活动。一会儿,马克思突然抱住女儿的肩膀,大步向前走去,一会儿又突然丢下了燕妮,让燕妮几乎跟不上他……

“这件事好,实在太好了!……建立了一个革命党……我必须听听恩格斯对此有什么看法……”

马克思迅速来到书房,要给亲密战友写信。

写完信,匆匆署了名,日期:“5月5日”——

“哟,1868年的今天,正是50岁生日哩!

马克思激动不已,他在书房的地毯上走出房间的两条对角线来……

“人生半个世纪……”

他想自己的境况仍然贫困得靠他人接济过日子……岁月不留人,头发胡须花白了,身体在熬夜时已明显没有了当年的耐力、支撑力……

他回到书桌上,重又打开去年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把序言的最后几句话读出声来:

“任何的科学批评的意见我都是欢迎的。而对于我从来就不让步的所谓舆论的偏见,我仍然遵守伟大的佛罗伦萨诗人的格言:走你的路,让人们去说罢!”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15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马克思传》第二章 中学里的优等生
※ 《马克思传》第十五章 《资本论》问世
※ 《马克思传》第三章 大学生涯
※ 《马克思传》第六章 24岁的《莱茵报》主编
※ 《马克思传》第七章 人间自有真情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马克思传》第十六章 晚年·最后的岁月》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马克思传》第十六章 晚年·最后的岁月》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