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名家现代作家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陈独秀被捕所激起的新诗潮(2)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2-5-13 作者:石钟扬 点击:936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浏览
陈独秀专题

此时的胡适受五四风潮与陈独秀的感染,放怀高歌:觉醒了的奴隶们,一锄一锄地挖空山脚,让高高在上的专横的“威权”--奴隶主“活活的跌死”。在胡适心目中,陈独秀是那“做了一万年的工”的奴隶中第一个觉醒的奴隶,有他振臂一呼,才有奴隶们同心合力的造反大潮在中国兴起。此时的胡适还写过称颂《每周评论》的新诗《乐观》,以及盛赞陈独秀人格的随感录《研究室与监狱》、《爱情与痛苦》等。

1919年9月16日下午4时,被关押98天的陈独秀终于获释。为欢迎陈独秀出狱,《新青年》第6卷第6号(1919年11月11日出版)发表了刘半农、胡适、李大钊和沈尹默所写的白话诗。

李大钊《欢迎陈独秀出狱》三首,敬录其(二)云:

(二)

你今出狱了,

我们很欢喜!

相别才有几十日,

这里有了许多更易:

从前我们的“只眼”忽然丧失,

我们的报便缺了光明,减了价值;

如今“只眼”的光明复启,

却不见了你和我们手创的报纸!⑩

可是你不必感慨,不必叹息,

我们现在有了很多的化身,同时奋起:

好象花草的种子,

被风吹散在遍地。

李大钊这里既有对陈独秀大无畏革命精神的礼赞,也有对春风化雨般局势的展望,更有对陈氏“研究室、监狱/出、入”说的新解:他们都入了监狱,监狱便成了研究室。字里行间洋溢着一股青春朝气,堪称新诗史上之佳作。

刘半农的诗也大气磅礴,洋洋洒洒;诗与题都格外欧化,其题为《D--!》,本书很长,敬录一段诗云:

朋友!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这种荒唐话,谁要他遗留在世上?

你们听我说:

要有光,应该自己做工,自己造光--

要造太阳的光,不要造萤火的光。

要知道怎样的造光,且看我的朋友。

D--!

他造光的方法是怎样?

D--!

我不向你多说话了;

若要说下去,便是千言万语也说不清。

你现在牺牲着,我就请你定着心牺牲;

并且唱一章“牺牲的赞歌”给你听:--

牺牲的神!牺牲的神!

你是救济人类的福星!

奋斗与你结合着,

首页 尾页 1/2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陈独秀和张恨水关系考略
※ “三爱”论戏曲(1)
※ 半部小说的来历
※ 陈独秀:中国新诗的早期尝试者
※ “三爱”论戏曲(1)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陈独秀被捕所激起的新诗潮(2)》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陈独秀被捕所激起的新诗潮(2)》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