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名家现代作家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巴金自传》第一辑:童年生活印象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2-3-28 作者:陈思和 点击:8560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浏览
巴金专题

最初的回忆

“这孩子本来是给你的弟妇的,因为怕她不会好好待他,所以如今送给你。”

这是母亲在她的梦里听见的“送子娘娘”的说话,每当晴明的午后母亲在她的那间屋子里做着针钱时,她常常对着我们弟兄姐妹(或者还有女佣在场)叙说这个奇怪的梦。

“第二天就把你生下来了。”

母亲说着这话时,就抬起她的圆圆脸,用那爱怜横溢的眼光看我,我那时站在她的身边。

“却想不到是一个这样淘气的孩子。”

母亲微微一笑,我们也都微笑。

母亲是爱我的。虽然她有时候笑着说我是淘气的孩子,可是她从没有骂过我。她使我在温柔和平的空气里度过了我的幼年时代。

一张温和的圆圆脸,被刨花水抿得光滑的头发,常常带着微笑的嘴。淡青色湖绉滚宽边的大袖短袄,没有领。

我每次回溯到我的最远的过去,我的头脑里就浮现了母亲的面颜。

我的最初的回忆是不能够和母亲分离开的。我尤其不能够忘掉的是母亲的温柔的声音。

四五岁光景我跟母亲从成都到了广元县,这地方靠近陕西,父亲在那里做县官。

在我的模糊的记忆里,广元两个字比较显明地时时现了出来。

衙门很大一个地方,进去是一大块空地,两旁是监牢,大堂,二堂,三堂,四堂,还有草地,还有稀疏的桑林,算起来总有六七进。

我们的住房是在三堂里面。

最初我跟着母亲睡,睡在母亲的那间大的架子床上。热天床架上挂着罗纹帐子或麻布帐子,冷天挂着白布帐子。帐子外面有一点灯光在抖动,这是从方桌上的一盏清油灯里发出来的。

清油灯,长的颈项,圆的灯盘,黯淡的灯光,有时候灯草上结了黑的灯花,必剥必剥地燃着。

但是我躺在被窝里,我并不害怕。我常常睁起眼睛,看着母亲的和平的睡脸。我想着母亲这两个字的意义。

白天,我们进书房去读书,地方是二堂旁边,窗外是一个小小的花园。

先生是一个温和的中年人,永远对着我们摆起那一副和善的面孔。他会绘地图,还会绘铅笔画,他有着彩色的铅笔,这是我最羡慕的。

学生是我的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和我。

一个老书僮服侍我们。这个人名叫贾福,六十岁的年纪,头发已经白了。

在书房里我早晨认识十个字,下午读几页书,每天很早就放学出来。三哥和我一样,他比我只大一岁多。

贾福把我们送到母亲的房里。我们给母亲行了礼,她给我们吃一点糖果。我们在母亲的房里玩了一会儿。

“香儿。”三哥开始叫起来。

我也叫着这个丫头的名字。

一个十二三岁的瓜子脸的女子跑了进来,露着一脸的笑容。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3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巴金自传》第一辑:童年生活印象
※ 《巴金自传》第八辑:达摩克利斯剑下的声音
※ 《巴金自传》第六辑:日本之旅
※ 文海中奔腾的激流——巴金
※ 《巴金自传》第七辑:烽火中寻找一个失去的梦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巴金自传》第一辑:童年生活印象》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巴金自传》第一辑:童年生活印象》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