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名家研究学者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张爱玲与《醒世姻缘传》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0-4-4 作者:古耜 点击:1924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浏览
张爱玲专题

在我的心目中,问世于清代初年、署名西周生的长篇说部《醒世姻缘传》(又名《醒世姻缘》,张爱玲习惯以此相称,因本文旨在探讨张氏与《醒世姻缘传》的关系,故以下对该书的称谓从张),虽然拥有某些独特的优长,但就其整体水准而言,恐怕只能属于中国小说史上二三流之间的作品。回想若干年前,我忍着南方夏日的溽热,硬着头皮通读全书的近百万言,凭的是学术占有的贪婪,至于文学欣赏的愉悦已在很大程度上逃之夭夭。正因为如此,当我后来在鲁迅写给钱玄同的信中,看到先生读《醒世姻缘》时那种“其为书也,至多至烦,难乎其终卷矣”,“不佞未尝终卷也”的告白,遂感到由衷的理解和彻底的认同。也正因为如此,我又觉得,当年徐志摩为亚东版《醒世姻缘》作序,称其为“我们五名内的一部大小说”,“是一幅大气磅礴一气到底的《长江万里图》”,不啻于结结实实地当了一把“书托”。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在中国小说史上并非一流的长篇说部,却极大地吸引了张爱玲的阅读视线,成为她既熟悉又喜欢、并且给予了很高评价的一部作品。关于这点,我们从张爱玲自己的文字中,即可看到明确的表述乃至清晰的线索。譬如,1954年10月,张爱玲在香港将自己刚出版不久的长篇小说《秧歌》,寄给远在美国的胡适,同时附了一封短信。信中提到:“很久以前我读你写的《醒世姻缘》与《海上花》的考证,印象非常深,后来找了这两部小说来看,这些年来,前后不知看了多少遍,自己以为得到不少益处。”1955年2月,张爱玲在收到胡适的复信后,又给胡适写了一封长信,最后一段写到:“《醒世姻缘》和《海上花》一个写得浓,一个写得淡,但是同样是最好的写实的作品。我常常替它们不平,总觉得它们应当是世界名著……我一直有一个志愿,希望将来能把《海上花》和《醒世姻缘》译成英文。”如果说在以上二信中,张爱玲是将《醒世姻缘》与《海上花》相提并论,从而披露了内心的某种文学情结,那么她写于1968年前后的《忆胡适之》一文,则将自己早年由阅读胡适小说考证文章而痴迷《醒世姻缘》的情况,做了单独的、也更为详细的说明:

《醒世姻缘》是我破例要了四块钱去买的。买回来看我弟弟拿着舍不得放手,我又忽然一慷慨,给他先看第一二本,自己从第三本看起,因为读了考证,大致已经有点知道了。好几年后,在港战中当防空员,驻扎在冯平山图书馆,发现有一部《醒世姻缘》,马上得其所哉,一连几天看的抬不起头来。房顶上装着高射炮,成为轰炸目标,一颗颗炸弹轰然落下来,越落越近。我只想着:至少等我看完了吧。

此后,张爱玲走上孤岛时期的文坛,且一度大红大紫,《醒世姻缘》仍是她喜欢常读的作品,其喜爱的程度有时甚至超过了《海上花》。可以证明这点的是,在当年由《杂志》举办的女作家座谈会上,当张爱玲被问及喜读何书时,她例举了《醒世姻缘》而未提《海上花》。之所以如此,固然不能排除作家即席回答的疏漏,但她对《醒世姻缘》的高看一眼,依旧可见一斑。综合以上材料,我们或许可以断言:一部《醒世姻缘》曾经充当过青年乃至中年张爱玲心中的文学经典。

文学感觉一向机敏和发达的张爱玲,为什么会对艺术上并不十分高明的《醒世姻缘》情有独钟?这便涉及到文学欣赏的一个重要问题和多见现象,而要厘清此中壶奥,则有必要借助发源于当代西方的接受美学理论。按照该理论的说法,任何一个读者阅读任何一部文学作品,都不可能处于绝对被动、僵硬、封闭的状态,相反,它是一个相对主动、活跃、开放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读者先在和原存的知识、经验、意趣、偏好等等,每每产生着积极、能动的作用,直至影响到对作品的接受与评价。说具体点就是,原本属于读者特有的知识、经验、意趣、偏好等等,一旦同作品所承载的社会、人性和艺术内涵,发生潜在的碰撞与对接,形成深层的契合与共鸣,那么,该读者对该作品的感受与评价就很可能偏离正常的尺度与轨道,而表现出特别的、格外的喜爱与激赏,即一种文学阅读上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张爱玲对《醒世姻缘》的态度,庶几可作如是观。这当中包含的主客体之间的对接与共鸣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4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张爱玲传奇》第15章
※ 令胡兰成背叛张爱玲的女人是谁?
※ 《张爱玲传奇》第4章
※ 《张爱玲传奇》第3章
※ 病人张爱玲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张爱玲与《醒世姻缘传》》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张爱玲与《醒世姻缘传》》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