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名家现代作家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对照记:论张爱玲创作中“传奇”与“真实”的关系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12-23 作者:付丹宁 点击:4004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浏览
张爱玲专题

“传奇”无疑是张爱玲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它使我们自然地联想到这些概念:唐传奇小说、明清传奇戏曲、中世纪骑士小说、言情小说……“传奇”一词似乎指向了一个通俗文学的谱系。

然而,“在传奇里面寻找普通人,在普通人里寻找传奇”这句话同样值得注意,它提示着张爱玲创作中存在的更丰富的层面。显然,传奇的故事并不是普通人的生活。但是,这两个概念又具有某种类似的意韵,以至于我们常常会忽略这句话中某种微妙的不稳定感。这使人想起张爱玲一个重要的美学观点:参差对照。或许可以说,恰恰是在二者的相互掩映中,张文最有特色的某些因素才得以产生。

本文将从张爱玲的文论人手,探讨“传奇”概念的使用与擅变,及其在作品中的呈现。进而试为这种叙事方式作出简单的分析。

一、“传奇”的双重含义

1.“传奇”与“真实”

事实上,“传奇”一词除了被张用来概括自己的部分小说外,更多是被作为贬义词使用。被否定的对象无一不指向通俗文学这一谱系,它们意味着跌宕起伏的情节、浅薄、模式化。可以籍由张对sentimental这个概念的使用,来考察作为贬义词的“传奇”的内涵[1]:

郁达夫常用一个新名词:“三底门答尔”(sentimental) ,……含有一种暗示,这情感是文化的产物,不一定由衷,又往往加以夸张强调。……中国人……个人常被文化图案所掩,“应当的”色彩太重。反映在文艺上,往往道德观念太突出,一切情感顺理成章,沿着现成的沟果流去,不触及人性深不可测的地方。[2]

在张爱玲看来,“三底门答尔”意味着主题先行的创作方式,以及往往随之而来的人物脸谱化、滥情、说教,乃至思想干涉内容:简言之,不“真实”。

“真实”这一概念在张爱玲去国之后变成了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概念,对这一概念的使用、分析几乎充斥了这一时期所有小说以外的创作[3]。在这些论述中,存在着一种令人诧异的对通俗文学的不友善态度。对于《红楼梦》被改写过程的想象,最为突出地显示了这一点。

“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蛆”[4]这句话是对“张氏红学”精确的概括。《红楼梦魇》背后的思路事实上是:存在一个理想的《红楼梦》,完全由曹雪芹创作。由于“红楼梦未完”,续书随之出现。后四十回无疑是拙劣的,其中流传较广的部分被张称作“单薄的传奇剧”[5],和“理想的《红楼梦》’’完全对立。但并不能说仅保留前八十回就可以得到那个“理想的《红楼梦》’’,因为前八十回也遭到了续书的篡改。《红楼梦魇》通过烦琐的论述试图指认的,就是这前八十回在哪些地方、又以怎样的方式遭到了篡改[6]。

对于《海上花》的分析继承了这一逻辑:

红楼梦被庸俗化了,而家喻户晓,……因此影响了小说的主流与阅读趣味。一百年后的‘海上花列传’有三分神似,就两次都见弃于读者。[7]

《海》与《红》尽管“三分神似”,却并未同样跻身主流,这是因为《海》与之相似的事实上是那个“理想的《红楼梦》’’,而这已被续书人破坏了。《红楼梦》之所以得以流行,并不在于它的“好处”,而完全出于它遭到的“庸俗化”。并且,这一“庸俗化”的趣味又培养了此后的读者。于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10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张爱玲传奇》第18章
※ 张爱玲
※ 张爱玲的最后一次婚姻:异国老少情缘
※ 张爱玲与汪曾祺的眼光
※ 落难才女张爱玲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对照记:论张爱玲创作中“传奇”与“真实”的关系》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对照记:论张爱玲创作中“传奇”与“真实”的关系》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