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名家当代作家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邓拓、吴晗、廖沫沙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5-12-27  点击:6793

“三家村”由邓拓、吴晗、廖沫沙组成。60年代初期,他们相约在北京市委理论刊物《前线》上开辟“三家村札记”专栏,数年间以“吴南星”的笔名陆续发表了大量谈天说地、鉴古知今、匡时救弊、扶正祛邪的杂文。由此,三位作者被极“左”势力诬陷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并成为“文革”运动率先开刀的对象。结果邓拓含冤自杀,吴晗在狱中被迫害致死,廖沫沙邓拓、吴晗、廖沫沙则挨批斗、被关押、遭流放。这一冤案直至1979年8月才得以彻底平反。

邓拓(1912--1966),福建闽侯人,早年参加革命,解放初任《人民日报》总编辑。1958年调任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为《北京晚报》“燕山夜话”杂文专栏的主笔。所著杂文集《燕山夜话》,影响远及海内外,与吴晗、廖沫沙合著的《三家村札记》,“文革”之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吴晗(1909---1969),浙江义乌人,青年时代专攻文史,先后在清华、云南等大学执教。建国前夕出任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历史系主任等职。建国后当选为北京市副市长。50年代末,吴咕写成(海瑞骂皇帝》、《论海瑞》等杂文,而后又创作了历史剧《海瑞罢官》,发表了大量谈论历史、古为今用的杂文,编为(投枪集》、《灯下集》、《春天集》和《学习集》。

廖沫沙(1907--1990),原名廖家权,湖南长沙人。参加革命较早,30年代开始杂文创作。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先后供职于几家报社,著述颇丰。建国后历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长等职。廖沫沙虽因《三家村札记》而被批判,但“文革”后仍坚持在杂文园地笔耕不辍。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了他的《廖沫沙杂文集》。

邓拓的杂文对时弊洞若观火,而且不畏权势,敢讲真话,体现了作者捍卫真理、刚直不阿的斗争精神。《一个鸡蛋的家当》通过古代某“市人”妄图借一只拾到的鸡蛋而孵鸡、买牛、生犊,以一步步实现其发财梦的笑料,绝妙地讽刺了当时“大跃进”运动中“没有任何可靠的根据”而完全“用空想代替现实”的荒唐。此外,如《“伟大的空话”》、《三种诸葛亮》等文,也都推微知著、笔力劲健,坚持发出不为“左”倾思潮所迷惑的独特的声音,给读者很大的思想触动。邓拓的另一类杂文显得视野开阔邓拓、吴晗、廖沫沙、气象万千,在向读者传播历史、文化和科学知识的同时,更注重陶冶其精神情操,修炼其道德品质。 如《生命的三分之一》不啻当代的“劝学篇”,作者由《汉书》上所记载的一则史料谈起,在高度评价了我国古代女工善于通过加夜班而让生命多出三分之一的创举以后,又如数家珍般地列举秦始皇、晋平公、吕思礼等大政治家勤奋刻苦、夜读不懈的事例,启示和勉励人们珍惜光阴,坚持业余学习,让“生命的三分之一”产生最大的效益。

吴晗的杂文多着眼于开掘、弘扬民族文化传统中的美德,以促进新社会、新时代的思想道德建设。《论民族英雄》以朴素通俗的行文方式介绍了霍去病“匈奴未灭,无以家为”的壮志;于谦临危受命、挽救民族的忠勇;戚继光练兵抗敌、保国安民的业绩以及文天祥宁死不屈、大义凛然的骨气;并指出我们应“怀着崇敬的心情,研究、学习他们,把他们作为榜样,批判地继承他们的某些优良品质。”《谈<三字经〉》则通过具体数字的列举,表明影响深远广泛的《三字经》是一部“极小型的中国通史”。另外,吴晗还撰写了许多篇关于读书治学、评点历史人物的杂文,大抵史料翔实、阐述严密,文中那些鲜为人知的例证,尤其具有鉴赏的魅力。>

首页 尾页 1/2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亦舒传奇》惜缘
※ 傅太平 (1956~)
※ 孙法理 (1927~)
※ 《我的故事》一、少年“尝尽”愁滋味
※ 李征 (1934~)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邓拓、吴晗、廖沫沙》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邓拓、吴晗、廖沫沙》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