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资讯文化动态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郑克鲁凭《第二性》获傅雷奖:译书是一种享受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2-11-23 来源:文学报 点击:851
点击浏览傅雷专辑

凭借《第二性》全译本获2012傅雷翻译出版奖

郑克鲁:译书的过程是一种享受

记者 傅小平

1

记者:您以《第二性》这部译著获本届傅雷翻译奖。在我看来,这个奖不单单颁给您翻译的这本书本身,某种意义上还包含了对您总体翻译成就的肯定与激赏。换个角度看,《第二性》 因其融合了生物学、人类学、精神分析学等多方面的知识,对翻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即使是精通汉语、法语,倘使没有足够丰富的翻译经验,也未必能译好此书。以此看,翻译是需要不断积淀和探索的艺术。

郑克鲁:诚然,《第二性》的确包括了广博的知识,哲学、生物学、生理学、人类学、精神分析、医学、社会学、历史、文学、文学批评,等等,显示了波伏瓦的丰富学识。我翻译时得益匪浅。翻译《第二性》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使我大开眼界,这是我以前翻译文学作品时从来没有过的。应该说,翻译者具备的知识越丰富,就越能胜任自己的工作。同时,翻译经验需要积累,在处理理论著作方面我的经验还不是很丰富,我是一面翻译一面提高自己的水平,力求准确而优美地再现原文的面貌。我认为,翻译理论著作,第一要义是做到“信”,即正确传达原文的意义,能避免意译就不用意译,因为意译容易失去原意,并不十分可取,然后才去注意译得“美”(包括通顺流畅)。这同翻译诗歌和小说有所区别。

记者:围绕《第二性》这部经典作品,有太多可以谈论的话题。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英译本被引入中国以后,曾经成为众多知识女性的必读书,有些女性读者甚至整段整段地抄写。如今,波伏瓦及她的《第二性》更多被当成如切·格瓦拉一样被争相谈论的符号,未必有多少人真正细读这部作品。人们更热衷谈论的是她和萨特之间的故事,然后以《第二性》中提出的某些已被当成“常识”的准则,来衡量她自己是否身体力行,并由此对她提出各种质疑。文学与时代之间的这种关系耐人寻味。您怎么看待这两种判然有别的态度?

郑克鲁:中国读者对《第二性》感兴趣的地方,也许像你所说的那样有变化。因为眼下人们对《第二性》的内容已大体有所了解。在她和萨特去世后,出现了新话题,而且时代的发展更为开放,对波伏瓦的了解也日益增加。报刊上自然会转移话题,这样更能吸引读者。不过,对研究者来说,《第二性》的内容吸引力是持久不变的,它依然在影响人们对女权主义和女性主义的关注。其实,波伏瓦和萨特的关系会随着时代的进展和材料的进一步披露,会不断有变化。不能说现今人们的评论就是永远正确的。

2

记者:波伏瓦的思想一直伴随着种种争议。就我看到的大多数资料,倾向于认为她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先驱。但很显然,如果仅仅停留在女性追求政治上的权利这一角度来谈论波伏瓦,其局限性可想而知。更何况波伏瓦时代的政治与当下政治状况已不可同日而语。

郑克鲁:波伏瓦是女权主义运动或女性主义运动的一个极重要的人物,这是毫无疑义的。在她之前,基本上只有女权主义运动,所以说她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先驱,这也许并不准确,因为这个运动已经存在一百多年了。但从她开始,我认为问题已经产生了变化,因为《第二性》论及的问题大大超出了女权主义的范围,涉及到女人的诸多方面。所谓女权,主要指的是女人的政治权利,如选举权,整个十九世纪女权运动一直在争取选举权和女人的地位,所以称为女权主义运动是确切的。而在波伏瓦之后,范围扩大了,什么是女人,女人的一生怎样经历各个阶段,她们会遇到哪些问题,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作用,女人的怀孕和生育、妓女问题等等,不一而足,用女性主义来界定就比较合适。这是我翻译《第二性》所做的一个区分,即把波伏瓦之前的运动称为女权主义,在她之后的运动称为女性主义。这样区分也可以看出波伏瓦的巨大贡献。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5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傅雷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
※ 法国首设“傅雷翻译出版奖”
※ 傅雷后人告赢“名师版家书”
※ 傅雷诞辰100周年:精美的译笔 高尚的人品
※ 2012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 奖励优秀法语中译本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郑克鲁凭《第二性》获傅雷奖:译书是一种享受》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郑克鲁凭《第二性》获傅雷奖:译书是一种享受》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