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资讯文化动态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傅雷的上海住所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8-4-22 点击:641
点击浏览傅雷专辑

傅雷先生在上海的居住地主要有三处。第一处在今南汇区航头镇王楼村五组的傅家宅(以前属于周浦镇渔潭乡西傅家宅)。现存一幢长约50公尺的瓦平房,坐北朝南,灰墙黑瓦,屋檐上翘,屋脊西头如停驻的一对飞鸟;檐高约有1.5公尺,房如一条平卧的乌龙;房前有一条大河,哗哗的流水是当时闭塞的农村和外部世界联系的纽带;过去土泥路很狭小,现在沿河岸筑起了宽阔的水泥路,可说是简易公路了。房屋的后院都荒废了,只留下几间破房烂屋,梁折柱斜,摇摇欲坠了;还留下一片断墙残壁杂树细竹。据老人回忆,后院过去是规模恢宏的两层楼房。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大户人家的宅院。

1908年4月7日,傅雷先生就诞生在这里。傅家老宅外有“南汇区不可移动文物登记保护单位”的大理石牌子。我希望这里能和附近的浦东新区、江苏木椟、浙江南浔等地的名宅一样,按原貌垫高重建。

第二处故居在南汇区周浦镇东大街60号。这是一间砌有高高的平顶马鞍山墙的古色古香的瓦平房的西厢房。门是朝西开的,门口挂有“南汇区文化保护单位”的大理石牌子。房顶上开有一个“老虎天窗”,向外可打开一片天地。

据载,1912年,傅雷四岁时,其父傅鹏飞任教于周浦镇杨洁女子中学,不幸被土豪劣绅诬陷,入狱三个月,得了肺痨病。出狱后含冤病故,年仅24岁。母亲李欲振守寡后,为了教子成龙,报仇雪恨,就携全家从闭塞、落后的农村,搬到了较为开化的周浦镇。找到的是一间据说常常闹鬼的房子,但母子俩不怕,便在这里住下了。安顿好后,傅母想得最多的是儿子的教育问题。傅母不识字,在乡下是请账房先生教儿识字的,到1915年傅雷七岁时,在周浦镇请了当时的老贡生傅鹤亭教读“四书”和“五经”。这些书为小傅雷打下了坚实的古汉语基础。

应该说,傅雷先生所受的教育是古今结合,中西兼顾的。他在上海读过小学又读中学,后在母亲的督促下自费留学法国,并游历了好几个国家。他逐渐成为一位精通文学、美术、音乐、艺术批评和多种外语的大文化人。

今天,周浦的傅雷故居已经在拆迁区,周围已造起了一批富有民族特色的民居。据了解,南汇区有关领导已和开发商开过几次会,研究改建和修缮的方案。我们希望它成为上海地区第一个“傅雷博物馆”。

第三处故居在上海市江苏路284弄5号。这是傅雷先生从1949年12月20日至1966年9月3日的居住地。这是一座三层楼的花园小洋房,朝南,黄墙红瓦,西式门窗,周围有花园围墙,整个建筑显得华贵、典雅、幽静。门牌号在房屋东北边,门口有“优秀历史建筑”的牌证,但不见“傅雷故居”的牌证,据说在住房的门口有。此幢小洋房分东西两半,5号门牌是东边一半,就是傅雷先生的故居;西边一半是7号。现在,此幢房子都住有居民。

这里是傅雷先生住得最长的地方,也是他取得成就最多的地方,他在这里翻译(包括重译)过34部世界名著,其中就有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中的《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等,加上一些名人传记,共计五百万言。还有几十万字的“家书”。他都是在这里用毛笔以蝇头小楷,一丝不苟地“爬格子”爬出来的。这里是傅雷先生和夫人相濡以沫的地方。长子傅聪在这里成了钢琴家,小儿子成了外语人才——而今已是中学外语特级教师,业余作家。这里也是他经历了1957年被错划右派而受到折磨的地方。1966年“文革”开始后,傅雷先生就在这里,和太太一起离开了人世。傅雷先生仅活了58岁,正是大有作为的壮年,他却毅然弃世而去。

首页 尾页 1/2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傅雷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
※ 法国首设“傅雷翻译出版奖”
※ 傅雷诞辰100周年:精美的译笔 高尚的人品
※ 2012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 奖励优秀法语中译本
※ 傅雷翻译出版奖揭晓 人民文学出版社获奖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傅雷的上海住所》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傅雷的上海住所》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