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资讯文化动态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傅雷家书》出版始末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9-1-31 来源:天天新报 点击:1458
点击浏览傅雷专辑

有人如此分析《傅雷家书》在上世纪80年代“叫好又叫座”的根源——80年代初期有关西方文化的书籍极少,傅雷在家书里如数家珍般的细细说来,并且将其与中国文化进行比较的做法,令人大开眼界,可以说《傅雷家书》是新时期以来最早出现的西方文化启蒙读物。像许多中国父亲一样,傅雷严厉甚至有些古怪、顽固,但这更显真实,有一种人性的朴实。”

本文回顾了《傅雷家书》的出版缘由及影响。

劫后遗存的家书

傅敏,傅雷次子,于1962年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分配到北京女一中教英语,退休前他是北京第七中学的英语特级教师。

傅敏说,“父母生前十分珍视家书,父亲的每一封家书都由母亲抄录留底,哥哥傅聪的来信也由母亲编号,按内容分门别类,整理成册。当年,我在北京上大学,每逢寒暑假回家,便津津有味地读家书。”

但是,在灾难深重的1966年,受尽凌辱的傅雷夫妇于9月3日凌晨双双愤然弃世,父母亲留给傅敏的上百封家书全部被上海音乐学院“红卫兵”抄走或者被焚毁。1979年退回的抄家物件中只意外地发现了由母亲誊抄的、父亲给傅敏的两封信。面对遗墨,他感慨万千。上大学之前,他天天在父母身边生活,父母对他的耳提面命,随着岁月的推移,印象毕竟逐渐淡薄了。胞兄傅聪自1954年出国后,父母亲对他的教诲主要是通信。能完整保存父母遗泽的,也只能是家书了。

1979年4月26日,上海文联和中国作协上海分会为傅雷夫妇举行追悼会,平反昭雪。傅敏和傅聪出席了追悼会。当时,上海音乐学院退还了许多抄家物资,傅敏对家书特别留意。遗憾的是,里面没有傅雷家书。“我跟傅聪谈起了家书,傅聪说,这些家书,他绝大部分都保存着。我顿时喜出望外。”

在追悼会上,傅敏见到了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兼副总编辑的楼适夷。作为傅雷的挚友,楼适夷在建国前就与傅雷一家相交匪浅。傅敏记得,“他以前是地下党,经常来我家躲难。”时隔二十多年之后见到故人之子,楼适夷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慨。

几天之后,楼适夷回北京。傅聪恰巧也乘同一班机去北京转道回英国。途中,楼适夷和傅聪相对叙旧。傅聪简单地谈了二十多年来在海外的个人经历,和今天重回中国的心态。自然,两人也谈到了傅雷夫妇。楼适夷深知,傅雷不仅仅是一位优秀的文学翻译家,还写过不少文艺和社会的评论著作,以及优美的散文作品,数量可能不多,但在思想、理论、艺术上都是卓有特色,生前从未收集成册。他觉得,今后不应任其散失,要设法收集、整理、编订起来,印行出版,这也是一份宝贵财富。两人在谈话中说到了多少年来,傅雷给傅聪所写的往往是万言的家书。傅聪告诉楼适夷,那些信现在都好好地保存在自己海外的寓居里。

两封家信引起巨大反响

关于傅雷、傅聪父子的通信情况,楼适夷记得,1957年的春末,他得到假期去南方旅行,路经上海,依然同以前一样,留宿在傅雷的家里联床夜话。傅雷对他谈到了正在海外学习的儿子傅聪,并找出他寄来的家信给楼适夷看,同时也把自己已经写好,还未发出的一封长篇复书,叫楼适夷一读。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4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傅雷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
※ 2012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 奖励优秀法语中译本
※ 2013年度傅雷翻译出版奖揭晓 首次设立新人奖
※ 第二届傅雷翻译出版奖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揭晓
※ 诞辰100周年 傅雷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傅雷家书》出版始末》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傅雷家书》出版始末》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