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资讯艺苑风景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一怒而安天下民——读傅雷书法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08-8-4 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397
点击浏览书法专题、或傅雷专辑

傅雷手稿

今年是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诞辰百年,傅雷画册中刊登了不少傅雷的手稿和照片。就是在那本书里,留下了傅雷先生的书法手迹。

在他决定离去的前夜,他以特有的行楷书,写下了一封800余字的“绝笔书”。他在遗书中先简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然后有十三件事委托处理,一笔一画,事无巨细,为他人而想,为自己的尊严,不带走一丝尘埃。

傅雷先生的书法,能楷能行,且均以小楷面世。我见过他的墨迹,几乎全是手稿和书信。其楷书规范自然,取法《洛神赋》,但落墨丰腴,捺脚厚重,大有唐人写经之趣味。他的行书尺牍体脱胎“二王”,写得潇洒雅致,流畅老练。据杨绛回忆说,傅雷和钱书一起谈书论道时,两人都有对书法的喜好,钱书忽发兴致用草书抄笔记,傅雷则临摹十七帖而遣兴。虽说在书法上,傅雷先生没写过什么专论文章,但他对西洋美术史以及中国传统绘画的研究,却有很深的造诣。在法国他所学的就是西洋美术史,后来回国在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任校办公室主任兼教美术史及法文。此间他编写了《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讲义并翻译了《罗丹艺术论》等,对于绘画艺术和理论,傅雷常常有自己的理解。

傅雷对黄宾虹的艺术成就相当服膺,不遗余力地为之四处奔走推介、筹办画展等等。1943年11月,黄宾虹生平第一次个人书画展在上海西藏路宁波旅沪同乡会开幕,这就是傅雷等几位策划努力的成果。为此,黄宾虹非常感动,将他引为平生一大知己,并与之经常一起观赏其所收藏的历代名家名作,探讨画理,交流心得。在赏评黄宾虹作品的文章中,傅雷有许多艺术见解,尽管是谈论绘画艺术的,但书画同源,其观点对于书法艺术来说也同样适用。

傅雷先生的书法,初看平淡无奇,然慢慢咀嚼,反复品读,则能体会到他一以贯之的坚韧与刚毅。傅雷先生一百多封家书,基本都以毛笔书写,有的甚至是数千字的蝇头工楷,一路写来形神不散。他不但以毛笔写中文,也可写英文法文,据说他有一封毛笔英文信写了一丈之长,轻重徐疾,线条粗细变幻,写得煞是流畅而潇洒,虽为洋文,而同样具有书法之美。

1961年初,为了提高儿子傅聪的艺术修养,他还从自己所译的《艺术哲学》一书中,挑出一编《希腊的雕塑》,共六万余字,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用毛笔抄录并加注,寄往伦敦。傅雷就是这样的认真与执着,不仅是对工作,对艺术、对朋友乃至对人生,他都是如此。

我读过很多名人写傅雷的回忆文章,他们都是傅雷的好朋友,如楼适夷、柯灵、施蛰存、杨绛等,但他们几乎都说到了傅雷的认真与执着,并觉得其有时认真得“过头”,有时甚至是偏执了。柯灵说:“他身材颀长,神情又很严肃,给人的印象仿佛是一只昂首天外的仙鹤,从不低头看一眼脚下的泥淖。”在傅雷的身上,传统文人的耿介刚直他是表现得最为强烈的。1958年时,尽管傅雷被错划成“右派”,但人民文学出版社还是愿继续印行他翻译的书,只是需让他用笔名,可傅雷的回答是“不”。至1959年国庆前,傅雷将摘掉右派帽子,之前有关部门告诉他这个喜讯,让他有个承认错误的表态,傅雷的回答还是“不”。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傅雷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
※ 法国首设“傅雷翻译出版奖”
※ 2012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 奖励优秀法语中译本
※ 傅雷奖初评出炉 评委称不能解决文学翻译问题
※ 余华当“傅雷奖”评委:我之前都不知道有这个奖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一怒而安天下民——读傅雷书法》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一怒而安天下民——读傅雷书法》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