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艺资讯文化动态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卡夫卡与父亲书信:《傅雷家书》的黑暗版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3-9-9 来源:金羊网 点击:555
点击浏览傅雷专辑

弗兰兹·卡夫卡(1883-1924)奥地利小说家,代表作《变形记》、《审判》、《城堡》等。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封信,牵涉家庭关系的一系列问题。

奥地利文学家卡夫卡是个公认的天才,但他幼年时的家庭教育却并不成功。他的父亲持家有道,但教子无方,以至于卡夫卡始终笼罩在幼年的阴影中。

在卡夫卡36岁时,他终于鼓足勇气,写了这封《致父亲》的信。借着这封长信,卡夫卡将30多年来的压抑和盘托出,使得这封信成为文学史上一个颇为奇特的文本,也使它成为研究家庭教育的经典例子。

正如信中所说:“在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上抚育儿女,甚至还加以引导,我坚信这是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乍一看,许多人似乎轻而易举地做到了,真正做到的人为数并不多。”

你最近曾问我,我为什么说怕你。我试图以笔代言来回答这个问题,即便如此,所写的也仅仅是一鳞半爪。因为就在写信时,对你的畏惧及后果也阻塞着我的笔头,而且材料之浩繁已远远超出了我的记忆力和理解力。

假如你是我的朋友、上司、叔伯、祖父甚至岳父,我会感到很幸运。惟独作为父亲,你对我来说太强大了,特别是因为我的弟弟们幼年夭折,妹妹们都比我小很多,这样,我就不得不独自承受你的头一番重击,而我又太弱,实在承受不了。

比较一下我俩吧:我,简言之,耽于梦幻、喜欢孤独。你则强壮、健康、食欲旺盛、声音洪亮、能说会道、自鸣得意、高人一等、坚韧沉着……总之,我俩截然不同,这种迥异使我们彼此构成威胁。如果设想一下,我这个缓慢成长的孩子与你这个成熟的男人将如何相处,就会以为你会一脚把我踩扁,踩得我化为乌有。这倒是没有发生,生命力是难以估量的,然而,发生的事可能比这还糟糕。

你坐在躺椅里主宰世界,像暴君般用“自己”来判断对错

我小时候很胆小,当然,既然是孩子,我肯定还很倔,母亲肯定也很溺爱我,可我不认为自己特别难调教,我不相信,一句和善的话、一次不动声色的引导、一个鼓励的眼神不能使我乖乖地顺从。你其实是个善良仁慈的人,但并非每个孩子都有坚韧的耐心和无畏的勇气,能一直寻觅,直至得到你的慈爱。你只按你自己的方式来塑造孩子,即通过力量、大叫大嚷和发脾气。

最初几年的事,只有一件我仍记忆犹新。一天夜里,我老是哭哭啼啼地要水,不是因为口渴,大概既是为了怄气,也是想解闷儿。你严厉警告了我没能奏效,于是,你一把将我拽出被窝,拎到阳台上,让我就穿着睡衣,面向关着的门,一个人在那儿。我无比惊骇,之后好几年,想象折磨着我。我总觉得,这个巨人,我的父亲,终极法庭,会无缘无故地走来,半夜三更将我拽出被窝,拎到阳台上。

你完全凭自己的本事干成了一番事业,因此,你无比相信自己的看法。你坐在躺椅里主宰世界。你的观点正确,任何别的观点都是荒谬、偏激、疯癫、不正常的。你如此自信,根本不必前后一致,总是有理。有时,你对某件事毫无看法,因此,对这件事的任何看法必定都是错误的。比如,你可以骂捷克人,接着骂德国人,接着骂犹太人,到头来,除你之外所有的人都被骂得体无完肤。在我眼里,你具有所有暴君都具备的神秘莫测,他们的正确靠的是他们本人的存在,而不是思索。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傅雷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
※ 2012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 奖励优秀法语中译本
※ 法国首设“傅雷翻译出版奖”
※ 南京80后曹冬雪获傅雷翻译“萌芽”奖
※ 走进傅雷的翻译世界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卡夫卡与父亲书信:《傅雷家书》的黑暗版》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卡夫卡与父亲书信:《傅雷家书》的黑暗版》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