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精粹佛学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金刚经>说什么》后记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1-6-7 作者:南怀瑾 点击:821
点击浏览佛学经典专题、或南怀瑾专辑

有机缘整理怀师所讲的金刚经,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自己获益之多,真是不可说,不可说。

很多年前,在一个十多人的社会贤达聚会场合,怀师也讲过金刚经;当时由李淑君同学记录整理,发表于人文世界,后来又集印出版,书名是「金刚经别讲」。

这本「金刚经别讲」出版后,怀师曾嘱老古公司的负责人,不可再印;但是由于此书颇受青年人的欢迎,所以又一直印了不少次。那时,怀师人在国外(由此也看出作老师的无奈)。

严格说来,那本别讲不能算是怀师的讲经记录,应该说是李淑君同学听怀师讲金刚经的心得著述。改一下书名,改一下作者的名字,一切就对了。

为了这个原因,重新整理怀师的金刚经讲记,成为近年来推动的计划。要整理出怀师所讲的才对,没有他人的意见。

袁居士,王居士等,先后曾有整理的心愿,他们文笔都好,又是怀师二十多年的常随众,结果都因故而作罢。当时古国治同学正在忙于圆觉经的整理,周勋男同学忙著宗镜录及其他几本书;还有些同修同学们,也各自忙著,无法抽暇;最后,只好由我滥竽充数了。

那段时间,为了老古公司文字的事,我经常来往于海峡两岸;也从一年多前,行囊中就开始带著这些稿子,旅途倒也颇不寂寞。客次夜深人静时,灯下翻阅,真是一服清凉剂,洗刷了白天事务上的烦扰;那个滋味是很难描述的,境界却是充满了欢喜赞叹的!

今年的三月,终于完工了;整理告一段落,行囊也轻了。四月初我再往北京,在港停留的机缘,我就将此事禀报怀师。当时我不停的说著整理这本讲记的感受,自己又是多么的受益等……我更不断的赞叹著讲得多么好!多么好!多么好!

我之所以不停的唠叨,是有原因的;因为怀师对于出版他的讲演记录,一向并不积极;有时甚至还打破锣!关于这个情况,接近怀师周围的人都很知道。怀师常说,三藏十二部佛都讲完了,还说什么?都是多余!既说了也就过去了,还出什么书!

大概我来来去去不断唠叨这件事,使怀师心有不忍;也许是他对我的噜噜苏苏心生怜悯;总之,这一次怀师听到我的噜苏,忽然很意外的提出来一个书名「金刚经说甚么」!

啊!怀师终于答应出版了!我当时真是兴奋莫名!

接著,一件极不平常的事发生了,使我对金刚经有些体会。

四月廿七日下午三点多钟,我从北京搭机到了香港,由停机坪坐巴士到机场大楼,再乘扶手电梯预备入境通关。正当电梯行进时,上面突然有人大喊:「下去下去,人太多了9于是人群开始往下走,刹那间,我被人群挤倒了。

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已经静止的电梯台阶上。我闭著眼,浑身并无痛楚,想著我大概是死了吧!也好!死了就死了,心中好像也没有什么。

这时忽然听到有人说:「她在流血呢9同时我也感到手帕在我胸前擦拭。

我微睁了一下眼,看见血从颈上流到胸前;我又闭上了眼,不去理睬,空掉这一切的事,空掉身体。我为什么要这样?自己并不知道,好像只是顺应自然而已。

那时,我心中清清楚楚,平平静静,「善护念」在脑海中闪了一下,就这样护持著吧!管它是不是护持著呢!我照样回答他们的问题,告诉他们香港素美的电话……有人用轮椅推我出关,取行李,去医务室包扎,再到伊莉莎白医院急救……我随意护持著心念不动,不去想任何事,或任何问题,既无欢喜也无悲,平平淡淡……

首页 尾页 1/2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金刚经》第二十品:离色离相分
※ 超越宗教的大智慧
※ 《金刚经》第九品:一相无相分
※ 《金刚经》第三十品:一合理相分
※ 《金刚经》第十九品:法界通化分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金刚经>说什么》后记》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金刚经>说什么》后记》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