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精粹综合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叩端木赐香问文化:中国人的自尊曾遭受两次打击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0-12-7  点击:2702

■专家以特有的视角讲述中国传统文化,寻求历史的真相

■中国人的自尊曾遭受两次打击,一是地圆学说,一是西方人的船坚炮利

■中国也有怀疑论者,但这么一种精神没有流传下来

■演讲者:端木赐香

■读历史时你可能想哭,可读得多了,会变为傻笑

中国文化传统几千年下来,就是专制集权与奴才顺民那一套。没什么可恭维的。当年的五四精英,炮火也应该集中于这个方向,只不过恨屋及乌,捎带着把传统文化也都恨上了。

开讲之前,先把两个相关概念的边界划分一下,一个是传统文化,一个是文化传统。传统文化落脚在文化,其内容为物质、制度、行为、心态等,能寻找出一些审美的价值;文化传统落脚在传统。前者是文化,能寻找出一些审美的价值;后者是传统,构成了路径依赖,因而更需要普世价值的观照。

中国文化传统几千年下来,就是专制集权与奴才顺民那一套。没什么可恭维的。当年的五四精英,炮火也应该集中于这个方向,只不过恨屋及乌,捎带着把传统文化也都恨上了,比如汉字本身都让他们看着不顺眼,必欲除之而后快。时至今天,充血的鸡冠冷静下来了,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反而又有所把爱。

站在审美角度,中国传统文化确实有很美的东西。这让那些对文化传统恨之入骨的人两难。怎么办呢?就我自己来讲,常把嬉皮当武器。具体来说,就是欣赏加调侃。比如封建社会女人的小脚,让中国女人变成了一件件手工艺品,走起路来摇摇摆摆,娉娉婷婷,比西方那些地动山摇的大脚板子们美丽多了。北大教授辜鸿铭13岁留洋,通晓多国鸟语,归国后第一件事却是遍寻中国小脚女人做老婆!这老兄除了坚持中国传统外,估计还有个审美的意思。当然会有人说裹脚不人道,估计他们没看到现代女人为了美,那种掂刀弄枪、上刀山下火海的勇士精神。割眼皮打耳孔都是小菜,有些人为了“惊艳”,下了手术床,整个人变成了大粽子。

总之,没有点牺牲精神,美从何来?再说,已经有学者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了小脚的诸多好处。

这么说,大家可能认为我很没同情心。你错了。中国的道德批评已经够泛滥了,我何必把自己也弄得不咸不淡呢?读历史少了,读的时候你可能老想哭,可读的多了,你就哭不出来了,由哭渐变为傻笑。我属于后一种,哭笑不得是我心灵的常态。

■被船坚炮利伤害,伤痛之余,只好带着情绪,去做异域的学生

第一次伤害,来自地圆学说;第二次伤害,来自西方的坚船利炮,它没有论证,只有武力,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积淀到大清,竟对付不了来自异域的各色“鬼子”的“奇技淫巧”。

西方学者赫根汉认为,人类自尊心已连受三次打击。第一次来自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第二次来自达尔文的进化论;第三次打击来自弗洛伊德的本能决定人的行为。

按上述的逻辑,中国人的自尊所遭遇的打击并非仅此而已,而且更严重。

第一次伤害,来自地圆学说,它告诉中国人,地球是圆的,中国并不处于这圆球的正中心。13世纪,西方就开始流行地圆学说了。16世纪末叶,利玛窦送给中国一张世界地图,中国学者一瞅,当属正中的中国被弄到了偏西的位置,当即气冲霄汉,斥责利氏“邪说惑众”,认为画地图的人更是“画工之画鬼魅也”。康熙时,钦天监监正杨光先听说了地圆学说,他的反应是“喷饭满案”。鸦片战争后,魏源的《海国图志》告诉国人,我们只是世界的一小部分,并不是我们历来所想象的那样乃是世界中心、天朝上国,中国学人谁还能喷出饭来?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6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郭店简与《大学》
※ 邢东风介绍
※ 现代中国的自我想象——跨文化形象学的终极问题
※ 中国哲学——太极几何论
※ 中国文化的精髓——和合学源流的考察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叩端木赐香问文化:中国人的自尊曾遭受两次打击》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叩端木赐香问文化:中国人的自尊曾遭受两次打击》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