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精粹综合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科举取士之异论

赞一个0  损一下0
2013-6-13 作者:沈宁 点击:215

考生进场,自备挡风布帘,挂在号房门口。乡试号房没有门,以方便监考随时查看。考生带足三天吃用,可日夜答卷,也可连睡三天,只是不得随意离开考场。当朝宰相府的相公,穷乡农民家的子弟,都是一样,孤自圈在窄小的号房里,自炊自饮,水缸舀水喝,公厕大小便,必得熬过九天九夜,劳其筋骨,苦其心智,竭尽才能,锻炼意志,方有出人头地,做天子门生的可能。

听祖辈们讲,考试难,看卷也不易。为杜绝舞弊,乡试考场严禁主考官与考生见面,而且主考官连考生试卷都见不到。考生试卷,用黑墨书写,叫作墨卷。考卷一交,编号糊名,由专职抄卷人员,用红墨誊录一份,不注考生姓名,只标编号,叫作朱卷。考生墨卷封起,朱卷交房官批阅。房官只阅卷,改错误,批点评,用蓝墨。房官批后,送主考官审查,按朱卷成绩优劣,排定名次。之后根据朱卷编号,找出封存的墨卷,方知考生何名何姓,发出榜来。朱卷再封存,备以后核查。

这样的制度,父兄官再大,家里再有钱,子弟也难在考场舞弊,除了老实读书,没别的办法取得功名。就算家里老爷子花银子买考官,考官也难做得到。当然许多朝廷重臣,或豪门富户,子弟不成器,还是会花钱走门路,捐功名。但这等人,被看作杂流,无法也不敢登大雅之堂,往往只能任地位较低的官职。

古代科举,考的都是文科,从不考数理化,因为中国古代没有数理化的概念。但文则文也,并非诗词。科举的所谓文,指经义史论,是高度的学术。听祖辈讲,他们自小读书,志在科举,朝朝暮暮读的都是经义子集,诗赋杂文只可兼作。外祖父讲他幼时作文引了《三国演义》文字,被老师严厉责罚,牢记终生。中国历代科举考经史策论,就是考察学子们的历史知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皇上殿试,为期一天,更就朝政作答辩,以识别新科贡生的学识和急智应对,实非易事。肚里没点墨水,脑中一片浆糊,只懂三跪九叩山呼万岁,绝对过不了关。

古人称赞及第书生是满腹经纶,而非满腹诗赋,足见科举成败靠的是经史策论。李白诗做得好,皇上喜欢,封了个官,还是不入流,没几天就卷铺盖走人。考科举的学子,熟习各朝历史典故,知道先人面对某种状况,采取某种对应措施,所以成功或失败,从而掌握各种权术操作,即现代所说的管理技巧。同时那些学子也从经义史论的苦读之中,培育起成熟的做官素养,如处乱不惊,冷静沉着,察言观色,老谋深算,胸筑城府,韬光养晦,忍辱负重,大智若愚,能言善辩,进退自如,喜怒不形于色等等,即现代所说的政治家素质。

总而言之,古时科举所选之士,或可能是伟大的政治家,或可能是阴谋弄权者,但都不是庸碌无为之人,更非不学无术之徒。因此中国古代之科举取士制度,亦被日本越南韩国效法,并远传欧美各国,甚至影响了西方文官制度的建立。据说英国至今的文官考试制度,仍与中国古代的科举很相似。

诚然,科举考试会导致一些具应试本领的人欺得高分,比如梁启超,十二岁入学,十七岁中举,科场得意,堪称神童。他遇见康有为之后,才发现自己帖括之外不知有所谓经史也,帖括是纯粹应试教育,并非真才实学。科举考试也会把一些有学问的人关在门外,比如康有为。南海康家,书香门第,家藏万卷。康有为自少读经史子集,十六岁得秀才,而后乡试六考不中,科场失意二十载,三十六岁才中举,进京会试终于首名及第。科举考试也会让一些奸雄取得途径,高居庙堂,比如秦桧,北宋进士,南宋宰相,侍奉昏君,前后执政十九年。

首页 尾页 2/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文化本体与文化形态
※ 终南山为何多隐士?堪比希腊的奥林匹斯山
※ 汉唐雄风被夸大了?
※ 繁荣发展无愧时代的哲学社会科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建院30周年…
※ 什么是国学,如何成大师?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