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文体]原创小说
白天  黑夜
站内搜索
原创小说 作品列表
中国网络文学联盟会员创作的小说作品,现实题材为主,短篇小说为主。
黑心 第六章 我与舅妈
黑心 第六…
色•经 第一章,十二岁成人礼 7,成人礼,肉欲之门
色•经 第…
鲜花邂逅第二章
鲜花邂逅第…
金沙漠金胡杨(1~3)
金沙漠金胡…
中山狼后传
中山狼后传…
谁是我的女人(二)
谁是我的女…

昨晚上快十二点钟时,余萍的手机忽然响了。 自已的的手机在深夜里很少响过,自然引起余萍观注。抓过来一看,心里一阵狂跳,她看出了这是孙主任的手机号。 果然,当孙主任告诉她时,余萍反而冷静下来:“好啊好!谢谢孙老了。你这是...

秦岭面无表情,默默的听着。 他当然不比余萍。 邹副市长分管公检法,交巡警大队呢,只不过是市公安局下面一个分支机构。这个中的奥妙,还用得着问吗? 秦岭听得很清楚,也记得很清楚,刚才交巡警方队的报告和即将传过来的录像,都...

第44章 失而复得 话说余萍应章副邀请,顺路赶去新搬房子的民政局看看。 不想遇红绿灯时,却被冷飞的奔驰车狠狠追了尾。 由此,一场车祸瞬间发生。好不容易脱身回了市府,却又和居心险恶,故意道听途说的邹副市长,产生了激烈的...

小高秘书在那边喊:“顺便也KK歌,这儿的音响不错,胜过我们上几次的‘皇后’。” 曾处想想反正自已今天没事儿,再说,和小高秘书在一起凑趣,也正借此增进感情,逐答道:“好哇,地址?” “支票本?老子不抢钱。”,扑,扔在了...

只是独自隐隐约约觉得,这应该是价格。 可到底是多少和什么币种单位?不知道。 欧阳纤指点点:“曾处,贷是正宗法国贷,可看清价格了。”“这一串数字到底是多少啊?”曾处沉不住气了。 “15万法朗!” 基本无外币换算概念的坐...

第43章 轻轻一呷 话说欧阳白雪亲手递过一杯西湖龙井,微笑着轻轻一摆手:“请!新鲜的龙井茶,尝尝!” 受宠若惊的曾处就端起茶杯,一揭茶盖,深深呷上几口,叹到:“香!” “曾处是稀客,难得来一次。” 欧阳白雪又甜甜一笑...


重阳节刚过,一股冷空气就光顾了我们这座小城,一夜之间气温降了十几度。这突如其来的寒意,一下子将人从秋的惬意里赶进初冬,外出的人们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服,骑电动车的早已经换上棉挡风被。 妻下班一进门,便抱怨起电动车电量不...

因为,中午视察工作时和媛媛聊天,从她口中得知:规划局局座,也就是媛媛老爹不同意。说是邹副市长说啦,秦岭串通了几个企业老板举牌,故意推高标的。 以此好让市政府以低于正常的价格收购,决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云云。 结果,第二...

“我姓高,名提升,高提升!” “哦,高提升,好名好名好名啊!”曾处依然笑嘻嘻的,手指头在桌面轻轻敲着:“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呢?”“职高,修电视机。” “哦好好,好!以后,咱路政处的电视坏了,就由你负责修理。那么你,在咱...

第42章 左右逢源 曾处端端正正的坐在办公桌后,听对方讲着。 哈尔滨×××物流公司董事长耿某,激动的搬着手指头,诉说着自已的委屈与不满。 未了,还特别强调:“我反映的这些事儿,希望曾处保守秘密,不要对刘媛媛讲,以免被...

就是真要办理,死人也可以办成活人,且精细到位,一路绿灯。 并且,别的姑且按下不表,光是这省公厅的急件,就决不会是匆忙之作。省公安厅,人才荟萃,高手比邻,各路英雄怪杰,济济一堂。 能对侦破水平和刑侦力量,均占各地级市之...

郑大队带着二个女警二个男队员,按照报案人的所指,径直冲向底楼。 砰!最南边角落紧闭着的地下室铁门,被一脚踢开。里面空无一人,阴暗潮湿,发出一股浓烈的霉味儿。 再移开墙角堆的一大堆旧烂家俱,露出了一扇厚实的木门。 拉开...


第41章 十年旧案 话说郑局听纪委书记讲了小桂小谢决斗一事儿,勃然大怒,立即要秋副给二头公熊挂电话。 电话通后,接过秋副递给的话筒,郑局没好气的一一点名批评。 再恶狠狠咒骂威胁。直唬得二局座连声道歉,保证不再决斗,顾...

最后给判了个十五年,扔进了大牢。 据她的闺密去探过监回来说,前财务副科美女,两眼呆滞,脸色苍白,穿着蓝格子的囚服,一说话就只是哭,像傻了似的…… 哎呀,我就差点儿,成了她那样啊。 于是,感激之下,晚上的老婆洗干净了自...

郑局讲话,对方董事长讲话;侦破干警代表讲话,对方职工代表讲话。 在特地通知来的长枪短炮瞄准下,郑局和董事长紧紧握手,热烈拥抱,交接大玫瑰红油光纸书写的感谢信。一阵聒噪喧动后,外贸公司一干人就带着被追回的6.2万元,昂...

第40章 风波乍起 那天下午黄昏,火烧云烂漫在天边。 一大抹斑斓斜洒在城市上空,宛如在举行印象派画展。 城市在白昼与黑夜的交替中,无论是下班后匆忙回家的中老年,还是压抑不住青春的激情,过早涌出来的年轻人,都呈现出生存...

二 民国二十八年深冬的一个下午,长田村,远处隐约传来隆隆的炮声,近处迎亲回来的队伍吹吹打打进了村庄。奶奶就是这天坐着花轿嫁到爷爷家来的。当时,爷爷家算得上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裕之家,奶奶呢,是当地一个商人的女儿,又读过...

【内容提要】解放前夕,爷爷被国军掳去了台湾。从那时起,奶奶对爷爷的感情不减反增,每日风雨无阻守着屋后的“驰念亭”,思念爷爷归来,祈盼两岸团圆。更为可贵的是,奶奶力主两岸通婚,成就了两桩美好姻缘,她说咱老百姓大事做不了...


出了民政局,余萍在车上接到秦岭的电话:“怎么回事儿?闯了祸也不说一声?现在哪儿么?” “我刚从民政局出来呢。” “那你随路拐到国安,把邹副市长接回来。” 余萍忍不住笑起来:“秦市长,没这么严重吧?闯祸?我闯了什么祸?...

“哦?三家人!” “我自已一家,老婆女儿三个人。我爸妈二个人,岳父母二个人,共七个人啊。我要是进去了,七张嘴巴,就抡起啦。” “你老婆没工作?” 余萍问:“你不过才三十出头么?老婆应该很年轻么。” “不说了不说了,农...

第39章 终于爆发 话说面对冷飞露骨的威胁,余萍毫不退让,给予回击。 然后对名堂道:“快,通知交通警!” “交通警早到啰。”看热闹的人群,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叫声:“牛打死马,马打死牛,交通警发呆啰!” “这是不余副市长...

如果不是因为秦岭夹在其中,自已才不会接什么年局月局的电话呢。 可现在,“年局啊,有个问题,我要向你解释解释,求得你的谅解啊!”,那边厢,年局哈哈哈大笑:“什么解释解释?什么谅解呢?余副,市里资金紧张我是知道的。 不过...

“我看,是不是有点,匆匆忙忙?”余萍慢慢腾腾的回答。 骗贷银行一个亿?我不知道。我只是明白自已投了三万块,连本带利早捞了好几倍回来;这种资本运作真是令人鼓舞,比任何投资强多啦。 秦岭合上了文件夹。 “这桩入股分红案,...

第38章 禍起萧墙 话说余萍从邻市把小鲜秘书接了回来。 小鲜秘书一路上都哭哭啼啼的:“鸣,那个冷飞真坏!就是他让人把我扣起来的,鸣!屋子里又闷又热,还有臭虫跳蚤,鸣!” “好啦好啦,出来就好啦。” 余萍搂搂她肩膀:“...


晚上,曾科做了个梦。 梦中,自已坐在钱堆上,精神百倍,英俊潇洒。 流失的时光全部回来了,那翠绿的山野,那盛开的鲜花,那蜿蜒的流水,那拱形的小桥,回来啦,全部都回来啦…… 鸣鸣!生活,生活原来如此美好! 这才是生活啊!...

“新组成的,一声么喝,有的是人。一句话,塞一个临工小组。我知道,那冷鸣听你的。” 曾科只有不理他,加快朝家里赶。 匆忙吃了饭,惦念着下午给冷鸣划款,曾科拉上门就走。 下到楼口,不由得站住了:威风在左,施二娃在右,齐齐...

第37章 曾科遇险 “红山晨报”的新闻部主任,确实有理由犹豫不决! 短信所指,三人显赫。 一个是位高权重的边海市常务副市长,红山媒体的主管官。伸根么指头,也压垮区区红山晨报。 一个是机智过人的边海市建委主任兼交通局局...

喝完水的威风,把手中的小拎包放在自已双膝上,正色说:“我知道你不喜欢采访,所以才采取不正当手段直闯,你可别乱批评人家小秘书哟。” 曾科摇摇头:“你说对了,我确实对记者敬而远之。哎,无冕之王么,谁不怕啊?” “怕?怕记...

不料,曾科又皱起了眉头:“唔!你的女朋友?我记得你爱人好像在什么公司上班嘛?” 曾处心一跳:好管闲事的糟老头子,记得这样清楚?脸上却现了故作难为情和暧昧的笑纹:“是新认识的,工作上的朋友。平时都是相互帮忙,相互依存的...

第36章 城下之盟 那天,三人从塌陷处被救出来后,曾科想起,一直心有余悸。 安全,小心,瞅冷空子揪它一把,是曾科为人的座右铭。 安全---这社会到处是陷阱,人心叵测,自私自利,安全为第一要素。小心---官儿们相互倾轧...


(小说) 拜 年 何 流 刘天友只要在家里喝点儿小酒,就喜欢当着妻子吹嘘:“你看我现在混得不错吧?一个初中还没毕业、又没啥特长的粗人,在城建局混了个科长,又年年当先进,还有高升的希望!嘿,局里那个大学生,来了十年,还...

“哦,正看着么。” 邹副市长真想把话筒一把砸了:催命来么?你那时不在,干干净净与已无关么?他妈的,我还不知道你脑袋瓜子里想些什么? 对不起,本爷一问三不知。 果然,秦岭说:“省公安厅的急件不能等闲视之,应该抓紧办理。...

“哦,媛媛么。伯伯有点事情,你能不能马上到伯伯办公室来一下么?” “正在上班呢!”“不要紧的,来一下吧,我等你。”邹副市长说完,轻轻放下了话筒。半个小时后,小高秘书把媛媛引了进来。 挥挥手让高秘书退出去后,邹副市长和...

第35章 一石掀浪 话说大家正在高兴,今天邹副市长的电话没打来,电话铃却响了。 旷局拎起听听,把话筒递给了周博物:“找你的。” “找我?”童心未泯的小周笑道:“都是找你领导的嘛,找我做什么?”,一面接了话筒,贴近耳朵...

结局很简单,也很殘酷。 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 宋局被抓了起来,以“强抢豪夺,知法犯法,贪污盗窃,作风败坏。”四大罪名,判了个无期,扔进了大牢…… 想到这儿,邹副市长摇摇头,咧咧嘴巴。 台上整人毫不手软,台下一样心...

紧接着,一张名片听引了他目光。 “边海市文物局·周博物。电话1390×××××××” 冷鸣猛捶了一下小茶几,哦,记起来啦记起来啦,在一次企业家政界联谊会上,有人介绍过他与自已认识,二人还握着手谈了半点钟呢。 不久,在...


第34章 各怀鬼胎 话说曾科,冷鸣和邹副市长,从环城公路的塌陷处起来后,流言满天,小道漫飞。 虽然经邹副市长提示,冷鸣告之和曾科上书恳请后,此事被生生的捂住了。 可是,有关三人在七百年前的古墓中,捡到了无价宝贝的传说...

血的经验告诉自已:这些所谓的同事和恩师,获利无事时,奉自已为知已和亲信。一旦有事儿,个个溜得比耗子还快,推得比泉水还清…… 郑局一抬眼,邹副市长正以一种奇怪的眼光瞅着自已。 是的,麻外行可以,骗内行可不行。 恩师贵为...

邹副市长就很响亮的打个鼻哼。 “突然说起要来么,我连办公室都没进。你还是孩子啊?总不能事事都要我先打招呼么?”,郑局巴心不得他这样说,把自已当孩子教训? 好啊!避其锋芒,听而不答,就让你真以为我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吧。...

第33章 妙计着着 大家沉默不语的听着秦岭的指示,有数的和无数的都在盘算。 现在,郑局终于想起了刚才邹副市长递到自已嘴边的暗示。 可已吩咐于娟送钱过来,再想托词已来不及了。不过,转念一想,也好。这边,虽说老子白白给了...

商量完毕,二人各归办公室。 还未进办公室,余萍就看见了小鲜一个人坐在秘书办里,乐不可支。 一路上哭哭啼啼,直到回了红市还不了然的小鲜,怎么突然这样兴致勃勃?余萍上前问之,小鲜就把电脑屏幕一转:“余副你看,前些月报纸尽...

如此,郑局几夜都没休息好,所以一到办公室,便闷闷不乐。 今天的工作布置完后,想想,再也没什么遗漏的,打发大家忙去,借口要商量公事儿留下秋副,关上了房门。 “那事儿办了?” “办了。” “点击率正疯长呢。”秋副斜依在椅...


7624篇作品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82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