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时代长歌>[文体]原创小说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走破单行道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06-6-9 作者:黄鹤 点击:6487
点击浏览黄鹤作品专辑

住在废弃大楼的角落里,稻草代替床垫,纸壳代替玻璃。北方的十一月寒风凛冽,夜晚一双脚冻的失去知觉,不敢呻吟,把身体蜷缩成一团。几番挣扎,悄悄起床在洞穴一般的房间里来回度步。听到窗外传来熙熙攘攘的车鸣声,透过缝隙望过去,一眼帘流光异彩的灯火,绚烂繁华的城市星辰。

内心悄悄酝酿的欲望终于决定肆意生长,她踏上青云一路梦游敲开包工头办公室的门。年近四十的包工头对女孩的来访不明所以,他正悠闲地嚼着花生感觉酒意慢慢盖过头顶。少女有一张秀美的脸,藏在发帘之内若隐若现的明亮眼睛。只听她说,带我离开这儿好吗。然后一粒粒解开棉袄的扣子,从臃肿的衣物中跳出一具曼妙的身体。

包工头堂目结舌地看着她的裸体,花蕾般的乳房点缀着两朵红润的花色,紧紧合拢的两腿,不依不饶地召唤着他的欲望之心。一瞬间他愣着忘记回应,只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急促地发生变化。

少女的童贞,就流逝在那个寒冷的夜晚。在办公室的办公桌上,完成了她生命中第一次简短局促的交易。在疼痛即将到来的一瞬间,她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那仿佛是来自体内的破裂,无从弥补的伤口。

天光在她的眼中,总是格外的短暂。那一年如此,这一年也是如此。时间像在手中跑光的沙,凝聚成不可猜测无从抓起的形状。她套上衬衫下楼买食物,推开门看到坐在门口纳凉的老房东。

老房东别有意味地说,昨晚,雨很大呀。

她只笑笑,从他身边经过。脖子上淤紫暧昧地展现着昨夜的云雨激情,牵引着他的目光。他看着她走出楼口,再跑去阳台继续窥视。她穿着短裤,露出一节线条优美的小腿,臀部娇媚的摆动着,长发风情万种的温柔飘动。他的一颗老心,居然重新生出枝芽,结出了小花。

这么美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寂寞闺中。在她房间里过夜的男人,必定有着殷实的背景。妻子晚上打麻将回来,看到楼下停着一辆车,叫不出名字,可看得出稀有的名贵。她说,这幢旧楼里,谁会和那样的人有来往?

他放下报纸,夹带着妒忌之意轻轻哼了一声,隔壁住着卖笑花呢。他的妻子臃肿平淡的面孔上,挂上了不屑的表情。她轻蔑的冷笑,果然是个狐狸精。

从此,每当她们相遇,老婆子总是以良家妇女的圣洁姿态,惟恐传染瘟疫一般躲避着她。有一次交纳电费,她弦外有音的点拨着迷途女子说,做女人嘛,还是本分些好。然后把门一合,划清界限。

这样的局面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十七岁那年从采栗厂被带到灯火酒绿的闹市区,身后此起彼伏的流言一如追浪的潮水,直击她的脊背。庸碌了一辈子的妇女们,恍然大悟小姑娘蓄谋已久的计划,她们忽略了她沉默下所隐藏的野心。她们每个人都轮流发表了一篇关于应该如何做女人的理论,洗衣做饭相夫教子。任何一点违背都将毫不留情地打上婊子的印记。

包工头虽然言谈粗俗,却不失为一个好人。他给她一座房子,一份接电话的文职。他让她体面地走进了茫茫都市当中,穿着得体笑容坦然。那一年她开始学习化妆,偏爱金色的彩妆眼影。经过身边的人们都不会错过这位美女,忍不住追着看她万语千言的眼睛。

她给远在家乡的老母亲寄去照片,照片中的她靠在柔软的沙发当中,重获新生般的满足。她们屈辱的生活终于看到了星光点点,尽管其中隐晦了太多难以启齿的语言。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宜生与兰妮二十九
 ※ 长篇连载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五十一章 水管水管 三
 ※ 奇书小说选:下午茶·十二、杀手无影·四、
 ※ 长篇连载 绝杀·1937 五 板刀无血 二
 ※ 哈尼梯田的幸福之歌(上篇四卷3-4章)
 ※ 宜生与兰妮十三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