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时代长歌>[文体]原创小说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走破单行道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06-6-9 作者:黄鹤 点击:6466
点击浏览黄鹤作品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一路上有人太早看透生命的线条命运的玄妙,有人太晚觉悟冥冥中该来则来无处可逃。一路上有人盼望缘份却不相信缘份的必要,一路上那青春小鸟掉下长不回的羽毛。——题记

她是这座庞大城市云云众生中的一员。生命如飞花,春来秋去。随一夏的季风饱尝风霜,在稍纵即逝的颜色中,留下卑微的记忆。她和许多许多人的异乡人一样,不远万里风尘仆仆,来此地寻找未来。地铁站的广告牌前,寥落的午夜过后。她淹没陌生的人潮里,悄无声息的沉溺。面孔被岁月的琢磨的失去波澜,平静的没有喜怒哀乐。

一只流浪的小猫,一场寂寞的电影,都会另她无声地绞痛。独自躲在深处的黑白角落,看荧幕里聚散分离的两个人,瘦弱的女子提着沉重的皮箱,在夜幕中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没有行人来帮忙,没有出租车来解围。这是城市中随处可见的胡同,像抵达人内心深处的一条曲径,人丁稀少,寂寞掷地有声。

想流泪,怕熔化了眼睛上的彩妆。稍后依旧要以一张完整的面目示人,便利店势利的店员、老谋深算的房东以及敏感好奇的邻居。他们对这位漂亮的外地小姐有着自以为是的浅薄了解。或是早出晚归,或者整天呆在房间里。即使夏季再炎热,也从不打开房门纳凉。好事的房东几次来查看电表,都把眼神努力的探入她的家门。只能看到摆放在门口的木底凉鞋,留有被踩踏过后脚印的痕迹。

她是一个交游甚少的人,平日里门可罗雀。没有异性进出她的家门,没有多余的约会和应酬。前来打探的邻居们,不相信花样女子会甘愿如此寂寥的生活。他们日日夜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终于在一个飘摇风雨的深夜里,起夜的房东意外的发现了异乡女子的感情生活。

她正在与人拥吻,微微地翘着脚。闪电的白光打在她的脊背上,肩膀上纤细的吊带已经滑落在腰间,那是属于一个年轻女子娇媚的腰肢,洁白赤裸的像一朵挺拔的百合,芳香凛冽,另人眩晕。

老房东猛地合上门,心脏犹自剧烈地跳动。他合上眼深吸一口气,任凭夜晚湿冷的空气慢慢将他唤醒。老伴在卧室喊他的名字,他才想起自己独自站了许久。

她在房间里昏沉地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已经是夕阳散尽的傍晚。下床赤着脚寻找拖鞋,地板上到处散落着激情来临之前,迫不及待褪下的衣物。她在一堆散乱的鞋袜中看到了一条质地精良的蓝色领带,她把它拣出来,扔到沙发上。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了自己映照在镜子里的裸体。

圆润挺拔的乳房修长白皙的双腿,这具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女体,遗传自常年在田地耕种的母亲。她曾经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美女,是小伙子们眼中追随的焦点。然而同样是美貌,注定了这场劫难的开始。少女在深夜被胆大妄为的狂徒施暴在家,血像诡异的种子在棉被上留下红花开放的痕迹,惊扰了一生平淡悠然的生活。

她知道自己不能继续探询母亲的老路。她决然在十六岁那年夏天离开老家,随北上的火车慢慢靠近祖国的心脏。她出发前来到过儿时玩耍的枯井边,在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衣锦还乡,洗刷她们母女几十年来承受的耻辱。

城市给予她的面目,是一座废墟的工厂。几个蓬头垢面的妇女戴着手套,围在一堆刺猬般的栗子面前拨壳。她被安排在当中,蹲在地上,犹如一只肮脏的小狗。带头的妇女丢给她一双手套,做示范给她看。她就在这份简单枯燥的工作中,开始了自己的城市生活。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5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师生聚会(二十三):老师,我们永远爱您!
 ※ 此恨绵绵(9)
 ※ 哈尼梯田的童话故事(第七个故事:雷神阿惹(1)
 ※ 芦荡情(第九十二章)
 ※ 歆(第二章)
 ※ 侠客剑录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走破单行道》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走破单行道》点赞!
 ※ 暂时没有网友给《走破单行道》润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