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人物春秋>[文体]影视剧本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智谏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17-8-29 作者:何流 点击:333
点击浏览何流作品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小戏曲)

智 谏

编剧 何 流

时 间:战国末期的一个夏天。地 点:楚国兰台行宫。人 物:宋玉——20多岁,楚国文学大夫。 楚王(楚顷襄王)——30多岁,楚国国君。 云妃——女,20多岁,楚王宠妃。 云宝——30多岁,云妃的兄长,楚国司空。

〔二幕前。 〔宋玉骑马上。宋 玉 (唱)楚国衰落民怨高, 大王多日不上朝。 忠良臣几番劝谏都无效, 宋玉我自荐走一遭。 眼见得兰台行宫已来到, 怎开口,主意还没半分毫! 见了大王,见机而行吧。(下) 〔二幕启。兰台行宫,风景如画。一隅圆门处,悬一木板。 〔音乐中,楚王在云妃、云宝陪同下出游观景。云 妃 大王,今日天气特好,按您的吩咐,一个侍从也不带,就 贱妾兄妹二人,陪您玩个痛快!楚 王 甚好、甚好。只是——寡人最讨厌有人来劝我回朝,来人一唠叨,寡人就兴趣全无了!云 宝 大王放心,今天没人敢来劝大王了。楚 王 为何?云 宝 您看——(指悬挂的木板)大王不是叫下臣设法挡住那些来劝谏的臣子吗?下臣就在这里又加了一道关口——当门挂板,叫那些不识相的人,自己打自己!楚 王 (奇怪地)他会自己打自己?云 宝 这木板叫他打呀!(指木板)上面写着字呢——“来谏者自杖”!楚 王 (看字)“来谏者自杖”?云 妃 大王,贱妾兄长这办法如何?楚 王 (赏识地)嗯,好、好!哈哈……云宝爱卿啦!(唱) 我没有枉封你为司空, 修亭台建宫苑你立了大功。 你还能处处留心分王忧 这一块杖谏板就是效忠。 只要你长此来伺奉, 寡人我还要再为你加封! 〔云妃示意云宝跪谢。云 宝 (急跪)谢大王,谢大王!楚 王 快起、快起! 〔幕内声:“呃、呃,宋大夫止步!” 〔幕内宋玉声:“我要面见大王!” 〔宋玉匆上。 〔云宝将挂着的木板往前一推,刚好碰在宋玉身上。宋 玉 (抓住木板)呃,这是什么?楚 王 (好笑地)哈哈,是宋玉来了。宋玉呀,你是第一个该打的!云 宝 (旁白)天助我也,板打我恨之人!云 妃 (旁白)这宋玉,常劝大王要远女色;我叫他来后官坐坐也不肯…… (对众人)对,该打宋玉!宋 玉 (茫然)为什么一来就打我?楚 王 嘿嘿,宋玉,你看板上的字!宋 玉 (辨认)“来谏者自杖”?云 宝 (得意地)就是自己打自己。宋大夫,打呀!宋 玉 来谏者?谁是来谏者?云 宝 你、你呀!宋 玉 我?(突然大笑)哈哈……谁说我是来谏者?云 宝 你不是来劝谏大王回朝的么?宋 玉 司空大人,我说了我是来劝谏的么?云 宝 你不来劝谏,你来做啥?楚 王 是啊,你来……宋 玉 我来……(灵机一动)大王啊!(唱) 听说大王来兰台, 宋玉我是喜在怀又愁在怀!楚 王 你喜什么?宋 玉 (接唱)我喜、喜的是大王出门游玩多愉快——云 宝 那你愁什么,嗯?宋 玉 (接唱)我愁、愁的是陪的人少了大王不能把心开!楚 王云 宝 哦?云 妃宋 玉 (接唱)我愁来愁去、愁去愁来待在朝中不自在, 快马加鞭奔兰台。 大王啊!(接唱) 我诚心诚意来伴君, 受罚挨打该不该?!楚 王 (高兴地)宋爱卿是来陪寡人玩的?宋 玉 正是,正是。云 宝 你不是来劝谏的?宋 玉 (指木板)嗨,现在谁还敢来进谏喽!楚 王 (旁白)这个宋玉,和屈原一样喜欢进谏,今天不敢谏了?看来,云宝这个办法真好!(拉宋玉)宋玉呀,不是进谏就好。寡人正想着要你来吟诗作赋、给寡人助兴呢!你早先作的那些个辞赋太妙了,什么《大言赋》、《小言赋》、《登徒子好色赋》……云 宝 (故意地)大王啊,今天下臣跟云妃娘娘都走开,就让宋大夫一人陪您吧。楚 王 呃,你们哪能走呢,一起陪,一起陪!宋 玉 是呀,这要把大王陪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下还得好好向司空大人和云妃娘娘领教呢!楚 王 宋玉,你真得领教。这些天他们两个陪寡人,玩得可开心啦!云宝爱卿,今天咱们怎么玩啦?云 宝 (炫耀地)大王,只要有下臣在,保准叫您天天开心。今天叫您高台观景!楚 王 高台观景?云 宝 这些天您游遍行宫,可这行宫太大,要看全景啦,须上高台。楚 王 好!宋爱卿,陪寡人同登高台。这新修的兰台行宫,你还没来过吧,甚是好看呢! 〔云宝、云妃搀扶楚王,几人登上高台。楚 王 唔,登高望远,别有一番情趣呀!(唱) 登高台望兰台风光无限, 真个是赏心悦目佳景妙园。 这一边林茂盛青翠一片——云 宝 (接唱)它好比大楚国生机盎然。 大王您治国有方万民称赞,云 宝 (同唱)草低头、树拱手参拜圣颜!云 妃楚 王 哈哈…… 宋 玉 (旁唱)国势危败尚不自鉴, 恨小人谄言惑君乌云蔽天!楚 王 (接唱)那一边好花园绿鲜红艳——云 宝 (接唱)那是美人为大王歌舞蹁跹。云 妃 (接唱)美人舞罢伴王寝,(贴近楚王亲热) 肌也嫩啊肤也香啊——云 妃 (合唱)王心喜欢!云 宝楚 王 哈哈…… 宋 玉 (旁唱)他二人为私欲把殷勤献, 大王他陷温柔不辨忠奸!楚 王 (接唱)这一边莫愁湖水如镜面——云 宝 (接唱)就好比天下太平无波无澜。 众百姓安居乐业无灾无难——云 妃 (合唱)齐称颂大王的恩深大海一般!云 宝楚 王 哈哈……宋 玉 (旁唱)大王他只听歌颂飘飘然, 他怎知民怨沸腾苦无边!楚 王 (接唱)那一边山高耸挺拔雄健——云 宝 (接唱)那是在昭示大王立地顶天!云 妃 (接唱)威四海震华夏声名播远——云 宝 (合唱)不日后定能够称霸中原!云 妃楚 王 (大喜)哈哈……二位爱卿太叫寡人高兴了!宋 玉 (嘲谑地大笑)哈哈……楚 王 宋玉,你笑什么?宋 玉 大王,下臣笑宋玉今天可学到东西了!楚 王 你学到什么了?宋 玉 下臣学到怎么陪大王玩儿了!楚 王 对,宋玉,学着点儿,你就像他们这样陪!哎哟,今天天气怎么这样热呀,一点儿风也没有?云 妃 大王,树荫下凉快。云 宝 哎对、对,大王,快去树荫吧!(蹲扶楚王左右腿)哎,这个腿走好……哎,这个腿走好……这个腿走好……这个腿……(楚王下了高台,云宝却没“走好”——他一只脚踩住了自己的衣服,“扑通”栽倒地上,正巧将脸贴在楚王的臀上)楚 王 爱卿怎么啦?云 宝 哦,下臣有罪,弄脏了大王的锦衣!(为楚王“拂尘”)楚 王 没要紧,没要紧。 〔云宝、云妃殷勤地搀扶楚王坐于树荫下。云妃掏香帕为楚王擦汗;云宝则以衣当扇,为楚王搧风。宋 玉 (轻蔑一笑)哼!(旁唱) 好一对媚小人媚言媚笑, 媚山媚水媚举止何等无聊! 只媚得他人仿效学乖巧, 只媚得君王他民情不察、国情不晓、醉心游乐、荒疏政 事不上朝! 媚风盛行堵谏道,只堵得真话难讲、忠言难进、关梁不通、报国无路、正义之士空寂寥! (愤指木板)这杖谏板——(接唱) 它它它、它是国耻、是国羞、是那不祥之兆, 它不助君子只助妖! 看起来今日里直言相谏无路走, 我能否曲言达意试一遭……(沉思) 〔风起,树叶晃动。楚 王 呃,风来了?(站起,拂开云宝,高兴地)风来了!(抱一下云妃)风来了!(又舞至宋玉身边)风来了!快哉此风!宋 玉 (呆愣地)风?(忽发灵感,欣喜地)风!来得好!你来得好呀!(接唱)猛然间一阵风醒人头脑, 宋玉我顿有了谏君之招!云 宝 (献媚地围楚王舞、唱)云 妃 风来了,风来了,风儿真美, (帮楚王敞开衣襟纳凉) 风来朝,风来贺,来贺大王万万岁!楚 王 哈哈……宋 玉 (亦上前,对楚王舞、唱) 风来了,风儿好,风儿真不差, 好风不到百姓家!楚 王 (先喜后疑)哈哈……呃,宋玉呀,你怎么说“好风不到百姓家”呢?你看,这风吹在寡人身上,定然也吹在黎民百姓身上,我这就和百姓们在一同享受啊!云 宝 对、对呀,大王和百姓同享清福!云 妃 宋 玉 不对!这风是专为大王刮的,它叫“大王之雄风”,老百姓哪配享受这种风啊!云 宝 荒唐吧?哪还有专为大王刮的风!(对云妃旁白)这宋玉,平日里嘲笑我们拍马屁,今儿他比我们拍得还邪乎!云 妃 不能叫他拍赢了!云 宝 对。(转对楚王)大王,他说的太荒唐了!楚 王 就是荒唐!宋玉呀,风是不分高低贵贱的,怎么还有寡人的风呢?你得给我说明白!云 宝 对,说明白,说明白!云 妃宋 玉 (智慧地)大王啊!(唱) 大王陛下您请听, 下臣为您细说风。 当年老师教诲我——楚 王 哦?你老师怎么说的?宋 玉 (接唱)他说是“枳句来巢,空穴来风”。楚 王 “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好难懂。(对云宝、云妃)你们听说过吗?云 宝 没、没有。云 妃楚 王 嗐,你们读的书太少了!宋玉,你细说说看。这“枳句来巢”?宋 玉 (接唱)树枝弯弯鸟筑巢——楚 王 这、这“空穴来风”?宋 宝 (接唱)山洞空空风产生。 大地它是风之母啊, 青萍之末风形成。楚 王 哦,风起于青萍之末!宋 玉 (接唱)起于青萍威发山谷啊, 只刮得飞沙走石、地动山摇鬼神惊! 待到大地现光明, 风势趋缓两处分。楚 王 两处分?怎么分?宋 玉 一处为雄风,一处为雌风啊!楚 王 (好奇地)风,真的有雌雄?云 宝 是啊,风还分公母?无稽之谈!楚 王 (瞪云宝)让他说完!云 妃 对,让他说完。他说到公的、母的,我还喜欢听。楚 王 宋爱卿,你得说明白,风怎么还要分雌雄?宋 玉 大王啊!(接唱) 既然是人分高低和贵贱, 风也定要分雌雄。 那雄风专为大王生, 它专把大王来跟踪。 它飘呀飘,飘过大王游猎场, 它飞呀飞,飞过高高紫禁城。 王家花园染香气, 再穿过那香气扑鼻的桂椒林。 幽深的宫殿徐徐进, 华美的玉堂翩翩行。 吹拂进内宫、后宫、寝宫内, 再进入这兰台新行宫。 直吹到大王您的贵体上, 这才是真正的雄风大王风! 这雄风净啊,不沾尘, 这雄风香啊,香气浓。 这雄风凉啊,去暑热,这雄风爽啊,它能够解酒、醒脑、聪耳、明目、开心、提神、养颜、去病、又健身!云 宝 哇——闻所未闻!荒唐!楚 王 不,他说的怪有意思,看来,真有大王之雄风,真有寡人的风呀!(风吹来)嗯,这雄风真好!云 妃 (拉楚王一旁)大王,雄风好是好,可雄风是公的呀,大王是个大男人,喜欢女人,(撒娇地拥楚王)应该叫雌风来吹大王。楚 王 (猛悟)可不是么,爱妃说得对!(对宋玉)宋玉呀,就不能、不能叫雌风来吹寡人吗?宋 玉 雌风?不能吹、不能吹、不能吹呀!楚 王 为何不能吹?云 宝 大王是九五之尊,想吹什么风,就吹什么风,你敢说不能吹?宋 玉 (以袖拂云宝,影射地)风,不能乱吹!楚 王 你总得说个明白吧?宋 玉 大王,那雌风,是专为黎民百姓刮的呀! (唱) 那雌风全走的贫穷地方, 穷山穷水穷街穷巷穷村庄。 它在那污水臭沟上回旋激荡, 它在那垃圾粪坑间徘徊徜徉。 它触碰的是死灰烂土, 它夹带的是忧愤苍凉。 它吹过百姓的破村破路, 它吹进百姓的破门破窗。 它吹开百姓的破被破衣, 它吹遍百姓的破屋破墙。 这雌风脏啊,全都是污秽之物, 这雌风臭啊,掩鼻难挡。 这雌风损啊,不添凉爽只添愁,这雌风凶啊,它吹得老百姓眼红肿、嘴生疮、头发热、手冰凉、烦燥不安心悲伤、不死不活、痛苦不堪净遭殃! 〔楚王听罢,颓然坐下,沉默不语。云 宝 大王,大王!(无应)云 妃 大王,大王!(无应)云 宝 (齐责宋玉)看你把大王给吓坏了!云 妃云 宝 要问你罪!宋 玉 我不信大王就吓着了。大王!楚 王 (还沉浸在宋玉的描述中)宋玉,这雌风真有那么悲惨?宋 玉 雌风就是悲惨嘛,哪能跟雄风比呀!云 妃 (恐惧地)这雌风太可怕了!会不会刮到宫廷里来?宋 玉 嗯……云妃娘娘放心,这雌风是庶民百姓专有的,不会刮到宫廷里来,更不会刮到大王身上。大王,您就放心地玩吧!楚 王 (阴沉着脸)放心地玩?宋 玉 对,放心地玩,别管它雌风不雌风。楚 王 别管雌风不雌风?(突然大笑)哈哈……(又突然停笑,厉声地)宋玉,你可知罪?云 宝 (猛喜)对,问他罪、问他罪!宋 玉 (跪)不知臣有何罪?楚 王 哼!寡人再糊涂,也知道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寡人也是老百姓养活的,离不开老百姓。寡人怎么能置百姓于水火之中不顾,独享清福?没想到你绕了这么大弯儿说风,还是为了指责寡人!云 宝 该打!(忙取下杖谏板)云 妃 (暗对云宝)哥呀,教训一下就行,别打狠了。云 宝 你心疼他啦?哼,我恨死他啦,特别他那张嘴太厉害,我今天就专打他的嘴!(举板欲打)楚 王 来谏者自杖,叫他自己打。云 宝 自己打?(怏怏地放板于地)得打嘴!云 妃 打屁股!楚 王 (不以为然)嗨,不管打哪里,打就行。宋 玉 大王,下臣冤枉!楚 王 你指责寡人!宋 玉 下臣没有。云 宝 你刚才说了一大通,还说没有?宋 玉 大王,您若从下臣今天说的话中,找出一句指责之言,下臣就甘愿领罪。 楚 王 何止一句,待我想想……(想不起来)真的没有指责之言!?宋 玉 哪有什么指责,大王不是叫下臣学司空大人和云妃娘娘怎么陪大王玩、叫大王高兴么?下臣刚才就作了《风赋》,给大王助兴啊!楚 王 《风赋》?(连连摇头感叹)你这个《风赋》……曲言藏谏……不得了……不得了!你起来吧。唉! 云 宝 (指宋玉)你说给大王助兴,可是大王发愁了哇!宋 玉 大王,您听了《风赋》,真的就发愁了吗?楚 王 寡人怎能不愁!你看你刚才说什么老百姓是“破村破路、破门破窗、破被破衣……”还有、还有“破屋破墙”!没一样好的,连风刮到那里都变了,寡人怎么高兴得起来?!宋 玉 (趁势而进)大王啊,现在,老百姓连破屋破墙也没有了啊!楚 王 怎么啦?宋 玉 嗐,我不讲吧,大王又是最体贴百姓的,连刮个风还说与百姓同享;可要讲……唉,还是不讲!楚 王 (焦急地)你讲、你讲!宋 玉 (附耳)那您得叫这二位回避一下——去喝点水吧。楚 王 (对云宝、云妃)你们去喝水。云 宝 我们不渴。云 妃楚 王 不渴也喝! 〔云宝、云妃不情愿地下。楚 王 讲! 宋 玉 大王啊!(唱) 您多日没有登金殿, 有朝臣联名告贪官! 下臣把状子都带来了!(从怀中取出一布帛呈给楚王)楚 王 (接看)哦?告哪个?宋 玉 (接唱)都告的云宝云司空,楚 王 告他什么?宋 玉 告他:“毁本败国”!楚 王 怎么个“毁本败国”?宋 玉 (接唱)修行宫把百姓赶出家园!楚 王 赶出?你往下说!宋 玉 (接唱)这兰台原本是荒地, 众百姓在这里开荒种地许多年。 地边安家建了房, 虽然是茅屋土墙也能让一家老小把身安。 几年前云司空派打手将百姓赶, 拆房夺地毁庄稼虎狼一般! 还说是大王您有旨意, 修行宫谁敢阻拦就送监!楚 王 嗐,寡人可没这样说!宋 玉 (接唱)可怜这些穷百姓空怀一腔怨, 扶老携幼流浪乞讨生死无靠太凄惨!楚 王 云司空要寡人拨了许多黄金,补偿给这些百姓啦?宋 玉 (接唱)您拨的补偿金百姓们分毫未见,楚 王 那都哪里去了?宋 玉 (接唱)只怕是把少数人的腰包涨得溜溜圆! 大王啊,老百姓饥寒交加就连性命也难保, 怎和您同享清福共甘甜?!楚 王 (愣)这……宋 玉 您刚才说了,“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要想大楚的天下长久延续,离不开老百姓这个本基。可是,老百姓要是活不下去了,大王的江山之基——还能牢吗?大王的王位——还能稳吗?如此的毁本败国,难道大王就能容忍吗?!楚 王 (气愤地)要问那云宝之罪!(欲喊)宋 玉 大王!直问其罪么?楚 王 当然直问!宋 玉 (略思,机智地)不妨这样……(对楚王耳语)楚 王 (点头)嗯……(大声地)来呀! 〔云宝、云妃跑上。楚 王 寡人要问——宋玉之罪!云 宝 (猛喜)对、对,就该问他罪!我大楚国朗朗乾坤,万民享福,哪有什么雌风!(喝宋玉)还不跪下!宋 玉 (跪)大王,下臣知罪。楚 王 你知什么罪?宋 玉 下臣有三大罪:这一,诬告云宝云司空建这兰台行宫选址不当,尽选荒漠之地,欺蒙大王!云 宝 (怒)什么?荒漠?这全是农民耕种了几十年的肥田沃土!宋 玉 这二大罪,诬告云司空虚报功绩,修兰台行宫只搬迁了五户人家。云 宝 (更怒)什么,五户?三百五十五户!我费力可大了!宋 玉 三大罪,诬告云司空为了讨好那些搬迁的农民,将给大王修行宫的黄金分给了他们!云 宝 (暴跳)什么?讨好那些农民?哼,一两黄金也没给他们!一文钱也没给他们!半个子儿也没给他们!!如此诬告朝廷命官,罪上加罪,该打、实该打!(忙取杖谏板,看楚王)楚 王 (厉声)打……你自己打自己!(挥起宋玉)云 宝 (惊)啊?云 妃 大王,贱妾的兄长没有错,错的是宋玉呀!楚 王 (指云宝)你打呀!云 宝 嗳。(只好自打自臀)哎哟!哎哟……云 妃 (忙上前阻云宝,捉住杖谏板)大王!楚 王 (冷冷地对云妃)你是想那雌风也刮到宫里来、把寡人的宫殿都刮倒吧? 〔云妃惊惧地摇头。楚 王 那好,你不要松手,就这样陪着你兄长。寡人要回朝理政了!云 妃 哎哎哎,不不不,我咋能离开大王!(速弃云宝,奔向楚王)楚 王 (喝令云宝)打呀!云 妃 (帮楚王喊)打呀!云 宝 (自打)哎哟,哎哟……楚 王 你——不就是雌风吗?使劲打!云 妃 对,使劲打!云 宝 (使劲自打)哎哟!哎哟…… 宋 玉 (一旁冷笑)这叫“阻谏者自杖”!〔幕后伴唱: “哪管它阿谀之声高万丈, 好宋玉巧用曲言谏君王。 一曲《风赋》千古赏, 家国之幸在贤良!” 〔灯暗。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5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房屋拆迁的邻家人(二十三)
 ※ 房屋拆迁的邻家人
 ※ 中西剧坛上的艺苑双葩(一)——摭谈《西厢记》《罗密欧与朱丽叶…
 ※ 农村的6名中学学生被莫名其妙的卷入了另个世界,他(她)们遇见…
 ※ 房屋拆迁的邻家人
 ※ 房屋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智谏》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智谏》点赞!
 ※ 暂时没有网友给《智谏》润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