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人物春秋>[文体]散文杂文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岁月虽老,我们不曾走散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16-11-13 作者:孙树恒 点击:280
点击浏览孙树恒作品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老同学是一段难忘的岁月,老同学是一个难解的情结,

老同学是一坛陈年的酒,老同学是一本共同的作业。

回味人生冷暖重叠,才明白同学的真情最纯洁,

留住那一段那一段岁月,留住老同学的感觉......”

入秋的青城,真想寻一处一个安静的角落,将光阴深处的清浅水墨,看岁月里的每一次相遇如初见,追逐一抹时光的邂逅,在命运的转角挥洒余韵,相伴倾城。走在青城的街道上,不知是哪个店铺里放的这首歌,让我的心里泛起阵阵涟漪,一种久违的情愫漫了出来.

不由得想起前几天,同学长兴建了一个微信群,将在这个城市里的十几名高中同学拉进了群,大家都很高兴,群里的气氛着实热闹了起来。通过微信将人们的空间距离拉近了,音容笑貌如在眼前,一想到,也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不由得唏嘘不已。

念旧的秋波依然有云水童心在光影里飘逸,怀乡的情愫依然在秋韵里缱绻。离现在已经快四十年了,我们这些同学在奈曼旗一中上学,那是一中文革以后第一次面向全旗招生。那时学校条件还很差,还没有楼房。我们农村上来的,都住的是学校宿舍,南北通铺,铺是木板,上面是蒲垫子,上面是我们的被褥,被褥紧挨着被褥,一个屋子里住二十多人。我跟一些农村考上来的同学在那住,虽然不是一个宿舍,却是一样的格局。冬天屋子地中间都结冰,不小心会滑到,早晨起来,毛巾冻得硬邦邦的,像刀一样刮得脸生疼,夏天地面是潮湿的,汗臭和脚臭味熏的人喘不过气来,更难以忍受的是臭虫,咬的人难以入睡,一到假期学校就将旧的蒲垫子烧了,可是依然烧不尽,复又生。最热闹的时候是,一到饭点满院子都是饭盒与勺子的敲打声。

高中两年,就在郎朗的读书声、臭虫的骚扰和饭盒的敲击声里晃悠悠就没了,分别考上不同的学校各奔东西了。此后,十几年,有的见过,有的还真是没有聚过。时间的流沙,无情地冲淡着我生命之树的绿色,青春的岁月已渐行渐远。

既然相遇注定了我们不忘初心、乡情的生命韵脚,沁入心底的暖,就是在彼此成长中,沉淀着岁月情长。在旗里工作了十三年后,我来到这个城市,来到这个城市的保险公司,一个陌生的行业,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发展,也可以说“人模狗样”的了。没有想到,光阴箭一样,一梭子,就过去了二十多年了,老同学由几个,到十几个,在千里之外,陆陆续续在这个城市相逢。

我来到青城,第一个见得就是长兴。那天是周末,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有一个人自称是我的高中同学。随着他道出他的名字,我的眼前浮现出他的模样,高大壮实,十几年了,没有音信,更没有见过面。他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坐几路公交车,再怎么走,记得那天晚上下小雪,我乘坐公交车,两次倒车,到了他弟弟开的一个小饭馆。等见到他的那一刻,我们都彼此哈哈大笑,还是那么高大,成熟了,都三十多岁了,不成熟才怪呢。

见到长兴,屋子很温暖,彼此给了大大的拥抱。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别提有多高兴了。他是“邻铺的兄弟”。我们边喝酒边聊天,他高中没有毕业,因有体育特长就考进了内蒙古体工大队,见到时已经转业了,在一个派出所当所长呢。我们俩就像久未见的朋友一样,热情而浓烈,边喝边聊,喝完酒后,他邀请我去他家,就在那附近,嫂子也是搞体育的人,是他的同学。见天色已晚,我起身告辞。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姹紫嫣红四月天
 ※ 我在理塘等你
 ※ 人总得怕点什么
 ※ 忙年
 ※ 家的温馨
 ※ 农民兄弟一路走好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岁月虽老,我们不曾走散》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岁月虽老,我们不曾走散》点赞!
 ※ 暂时没有网友给《岁月虽老,我们不曾走散》润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