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人物春秋>[文体]散文杂文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父亲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16-8-6 作者:周恒太 点击:1890
点击浏览周恒太作品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父亲父亲在我们周陈庄很有名气,有名气的原因来自这几个方面,第一是父亲个儿高,一米八以上的身材,人也长得帅气;二是父亲力气大,给他一根桑木扁担他能挑四五百斤的东西;三是父亲好酒,而且酒量很大,在我们当地很少有人喝得过他;四是我父亲为人真诚,我们生产队里的人不管谁找到他帮忙,总是尽力而为,从不会拿一点架子。找人办事要感谢人家,感谢人家就要请人家吃饭,每次请客都是我父亲掏钱,所以我家年年超支,每年队里分红我家从没有一分钱拿回家。因为父亲平时开销大,我家生活没有队里人过得好,人家吃大米饭,我家喝大麦片粥。每年春季,好多人家粮食不够吃,我父亲就到朋友队里去借粮食分给暂时缺粮的农户,我家也缺粮食,只好到亲戚家去借,亲戚家没有多余的粮食,我们家只好每天喝胡萝卜汤了。我家每年都养几头猪子,猪子能出栏了,卖到商店里,父亲有时就把猪头、猪血拎回家。猪头肉烧熟了就让我去喊两个伯父来喝酒,有时队里人知道我家卖猪了,就来玩,我家正在吃饭,父亲就叫我拿几只酒杯来请来者喝几杯。人多了,我们姐弟几个就捧着饭碗坐到外面去吃白饭,因为猪头肉都舀上桌了,每当客人们吃饱喝足走了之后,我们看到桌子上的碗里连一点肉汤也没留下,我父亲总抱歉的对我们说:“下次杀猪不让别人知道,烧个猪头让你们吃个够。”父亲的承诺一次也没有实现,我也知道父亲的难处,那个年代能吃到肉是非常奢侈的事儿,看到人家吃肉,总想去蹭一两块打打牙祭。每当到冬季,队里男劳力就撑着船到好远的地方去罱泥,有的人不带中饭,早上出去早,罱泥是力气活,肚子没有吃食物,怎么有劲继续罱泥呢?我父亲就给一大半没带中饭的同伙吃,我父亲个儿高,饭量也大,本来带的中饭就吃不饱,带的中饭一大半分给别人吃,自己就更不饱了,饿着肚皮到晚回家吃晚饭。生活条件好了的时候,也就是分田到户的时候,父亲也渐渐老了,力气活儿也干不动了,自己种的口粮田都是我们做晚辈的帮着去种,父亲就在家里休息,偶尔到街上去会会他的老朋友。父亲经常教育我们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不能贪婪,只有奉献了,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如果一个人很贪婪,想到的只是自己,这种人手里的钱再多,也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父亲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献给了集体,献给了别人。他一生廉洁奉公,从不拿集体一草一木,只有付出,从不想去索取。认识我父亲的人,只要提到我父亲的名字,没有一个不称赞他的品质的,人们很怀念他,敬佩他。作者: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姹紫嫣红四月天
 ※ 我在理塘等你
 ※ 人总得怕点什么
 ※ 忙年
 ※ 家的温馨
 ※ 农民兄弟一路走好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父亲》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父亲》点赞!
 ※ 暂时没有网友给《父亲》润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