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生活万象>[文体]散文杂文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记忆中的筠竹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16-6-21 作者:林荣发 点击:352
点击浏览林荣发作品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记忆中的筠竹

周末,兄弟们拉我一起出去走走。于是,我们驱车到了中村乡的筠竹。

筠竹,我熟悉。当年当知青时,参加中铭国防公路建设,曾在筠竹住了几个月。但是,今天看到的筠竹钢筋结构的小楼林立,已经完全不是我记忆中的筠竹。

我记忆中的筠竹是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小村庄,数十户矮小破落的农舍分落在大山的深坳中。但是,这个村庄却有一个十分诱人的传说。当地村民告诉我们说,这里曾是旧战场遗址,民国时期,红军与国民党军曾在这里有过一场殊死的撕杀。后来我们才知道,村民们口中说的那场“撕杀”就是民国23年(1934年)5月29日红七军团在深坑岭围歼国民党二三九旅的“深坑岭”战斗。民国23年5月27日,寻淮洲、粟裕率领红七军从明溪方向进入三元、列西。在列西的沙溪河畔与国民党二三九旅打了一仗。红军渡河强攻沙溪东岸敌二三九旅一部,抢占了徐碧高岩甫山头。在沙县的国民党军二三八旅两个营赶来增援,在徐碧与红军激战。红军歼敌大部,于28日经廖源、杜水、草洋、万代,进驻沙县湖源村。国民党二三九旅侧从三元向中村筠竹村转移。两军在筠竹相遇。二三九旅抢先占领筠竹的南洋峡主峰和周边几个重要制高点。29日早晨,红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向南洋峡主峰进攻受阻。红军转而侦察敌情,重新布置,以五十五团和五十七团一个营在当地村民的带路下,兵分两路,一路从北面的进攻南洋峡侧背的植湖垄,一路从西南直插深坑岭,断敌退路。下午2点,两路同时打响。南洋峡一线守敌发现侧背红军部队以为红军是想从侧背包围他们,于是命一线阵地的守军转向进攻南洋峡后面。二线守军以为一线阵地失守,连忙派出部队向一线阵地进攻,企图夺回一线阵地。于是,在慌乱中,红军一营夺取了植湖垄几处重要山头。红军从三线向国民党军发起围歼。国民党军退守深坑岭,企图夺取深坑岭通道,退回三元的莘口镇。红军第五十五团对深坑岭发起强攻,全歼二三九旅。当年的中央苏区机关报《红色中华》是这样报道这次战斗的:“激战了七八小时,计俘获人枪近二千,重轻机关枪数十挺,炮数门,其他军用品堆积如山。”筠竹村也因此役载入史册。

我们是1971年12月到筠竹的。那时,三明市政府(小市)组织一个“二一”指挥部,由副市长余震岳任总指挥,负责国防公路的建设。每一个乡镇(那时称公社)组织一个民兵连参加中铭公路建设。各公社派出的民兵大部以知青为主。所以,我们也参加了支前民兵。我所在的民兵连在中村公社本点住了两个月后,移住筠竹村。与我们民兵连一起移住筠竹的还有岩前公社民兵连。一个小小的筠竹村,完全无法一下子容纳近400人(一个连队连连部机关近200人)。我们也并没有驻村,而是在村庄周边的小山头,搭草栅。连队完全按军事建制,以连、排、班为单位活动,而且各连队办有食堂。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地方好“扰民”的,只有休息时,无聊才会进村逛逛。我第一次进村,还是陪同我们连队的副指导员进村找村民买东西。连队领导一般都是由公社一级的干部担任的。不知是什么“特殊”情况,我们连队却派来了一位姓金的,与我们一样是知青身份的年轻女性副指导员。我那时任一排排长兼连队文书,自然与同是知青的副指导员比较接近。那时,我们住地环境比较复杂的,因为除了支前民兵之外,周边还有好几支开山炸石的民工队。民工身份复杂,总有一些流里流气的,看见女性从身边走过,爱说一些挑逗性的脏话。因此,连队要求女同志不得单独外出。于是,金指导员外出开会、办事时,“护花使者”的这个角色都由我担任。陪同金指导员最大的好处就是她对我领用雷管炸药非常放松。所以,我们几位知青常用炸药去河里炸鱼。金指导员领着我在村里转悠,买东西没有我的事,我只好与村民聊天,旧战场遗址的事,就是村民告诉我的。

首页 尾页 1/2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北京笔记,饶浩成最精彩博语(短语)荟萃(四)
 ※ 无 题(四十七)
 ※ 北京笔记,请论证江夏南桥饶峰饶浩成(九十五)
 ※ 风吹莲动,又见一帘幽梦
 ※ 北京日记,饶浩成精彩博语荟萃(十七)
 ※ 猜不透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记忆中的筠竹》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记忆中的筠竹》点赞!
 ※ 暂时没有网友给《记忆中的筠竹》润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