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情感世界>[文体]散文杂文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我在理塘等你

赞一个1 打个赏0
2015-4-11 作者:原野 点击:459
点击浏览原野作品专辑

只有继续前行才是解决之道,我沿着草原小路一头扎进那茂密丛林,在低矮的灌木丛中穿行数分钟后听到叮咚作响的河水声,原来又到了那条河边,而小路也在河边失去方向,莫非要淌过河谷才能去到胜利的彼岸?望望四周,的确没有其它像路的痕迹了,乃踮起脚尖踩着水面上突起的鹅卵石强行过河,只怪自己当年学武未精轻功不行,还是给冰冷的河水打湿我的双脚。

过了河谷就是格聂山脉向东延伸过来的一大片草坡,和着格聂雪山上飘落而下的冷风,整个草坡散发着一股沁心气息,给我以湿润、让我以清新。爬上草坡回头往下望,之前走过的那条河流以一个优美的S形流淌在碧绿的草丛和树林中,川流的河水逆光而下,泛起阵阵浪花,犹如一条蛟龙游戏水中;而远处一座山峰腰间的岩石在渐渐西去斜阳影射下呈现出五颜六色,几丛白桦林、枫叶林夹杂在其中,整座山坡就宛如一块色彩斑斓的虎皮煞是好看。哦,原来这就是虎皮坝,我已到虎皮坝了。而从虎皮坝去到冷谷寺还有5公里约2个小时的路程,看看头顶的太阳将要西去了,乃急忙收起观赏的心情继续沿着不断向上的崎岖山道前进。

已是下午7点多了,巨大的格聂山体已遮住夕阳西下散发的余光,天色黯淡下来,山路不断崎岖、海拔不断提升都是小事,阴沉的密林里不时传来几声似鸟非鸟的鸣叫声才让人心悸不已。此时的我已逐渐到达体力的终点,在乃干多村灌的热水那是早已喝净,就连刚在河里新装的冷水也清空了,感觉自己又累又渴,双脚越来越重,惟有采取走十步休息五步的方法来保存自己体力,我可不想也不敢在这渺无人烟的夜林里度过一晚。

感觉前面应该是一个垭口了,因为我已看到正在夜风中飞舞的经幡。无论是高山上的垭口还是丘陵平原的制高点,你都能看到五色经幡和风马旗在随风飞扬,那是藏族同胞们心灵信仰的一种升华。垭口左边有一条向下去的山路(千万不要向下走,否则又回到虎皮坝去了),前面也有一条小路,我正犹豫不知该往那条路走,忽觉得前方远处有异光闪动,定神仔细一看:但见远处两座巨大而陡峭的山谷中间,一座背山而建、错落有致的寺庙赫然耸立,大殿的金顶在最后几道斜阳照射下发出点点金光,似乎在向我召唤。我想这一定就是冷谷寺,藏传佛教白教派在康巴藏区最早的一座寺庙,也是一座有着许多高僧隐士的佛门修行净地。

那金光转瞬就没,太阳在陪伴我一整天后也疲倦西去,夜色如水,大地寂静,惟有点点星星悬挂于那清净天宇之上。我拖着铅一般重的双脚跨过一片水流交错的河谷向前方闪烁着几点晕暗灯光的冷谷寺拾级而上,夜寒风急,我感觉体内真气在饥寒交迫中一点点流失,人疲惫至极。。。终于我跌跌撞撞上到寺庙的外墙边,在朦胧夜色中看见有几位喇嘛望着我,我对其中一位说:我中午从章纳乡徒步进来的,今晚可否在寺中借住呢?看看手表此时是夜晚9点,我终于用自己双脚走完了这条艰难而又心怡的朝圣山路。

跟着一位喇嘛转过几道弯走进一间摇曳着微暗烛光的石屋,我很惊诧,屋门口竟有两位藏家小姑娘和我说扎西德勒。此时的我或许不知道,在第二天的十几个小时里,我将成为这两位藏家小姑娘的护路使者。

刚一坐下,小姑娘即端上一杯浓香的酥油茶为我驱寒,一阵喧唅之后,才知道带我进屋的那位喇嘛叫落降,是在冷古寺里修行的僧人,也是两位小姑娘的舅舅,两位小姑娘一个叫曲珍、一个叫正嘎,在理塘中学读初一,一个月前来到寺里跟随藏学高僧学习藏文的。

首页 尾页 2/3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北京笔记,饶浩成最精彩博语(短语)荟萃(四)
 ※ 无 题(四十七)
 ※ 北京笔记,请论证江夏南桥饶峰饶浩成(九十五)
 ※ 风吹莲动,又见一帘幽梦
 ※ 北京日记,饶浩成精彩博语荟萃(十七)
 ※ 猜不透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