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时代长歌>[文体]原创小说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我 们 是 雁 阵(十七)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07-7-2 作者:朱赫 点击:7193
点击浏览朱赫作品专辑

这天,队上的妇女队长悄悄地告诉我妻子:“今天晚上,大队会有人来偷听,看彭老师(我母亲姓彭)是怎样教育子女的。”

妻子便给我母亲说了。其时,我们还租住着水生叔的房子,隔壁便是毛叔的家。晚上母亲从学校回来了,把我们几兄妹叫拢来,十分严肃地给我们上了一堂政治课,她教育我们要认认真真读好毛主席的书,要时时处处听从毛主席的话,还给我们讲了毛主席青少年时在湖南一师范求学的故事。大队一名副书记和学校的罗校长就悄悄地藏在隔壁毛叔家窃听。

后来,大队支部研究,大概是他们认为我母亲的思想还是算好的,并不是那么反动,便想了个办法,说份子的帽子暂不戴,放在群众手里,以观后效。这样,既未违犯上面的指示,又保护了母亲及我们这一家。

从此,母亲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只是拼命地工作,用无休无止的劳累来惩罚自己的灵魂,从而用痛苦把内心的创伤深深地掩埋起来。母亲已被困难与挫折锻炼成一个意志坚强的女性,同时也被折磨得心力疲倦,她始终保持着一种内心的冷静,一种观念的纯朴,但又是与众不同的理念,便成了母亲奋斗的直接动力,源源不断的力量源泉,与中国传统有着生生不息的联系。

那天,我满三十

30岁那年,我在挖河工地。那会,公社学大寨,要把一条九曲十八弯的小河挖直,改弯河为直河。

工地喧闹而又繁忙,数千号人摆了好几公里路长,红旗猎猎,吆喝喧天,还有高音喇叭吼得震天动地。正值隆冬时节,天壁阴沉沉的,一片青灰色,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一株株柳树、杨树早已脱去了余留的残叶,剩着赤裸的灰色的枝,像是无数的鞭条,受着风的指挥在空中肆虐地抽打。大家一律地赤着脚上阵,一律的脚冻得通红,我也只好跟着猛干。

最难最重的活要数挑石头了。那会记工分不是发筹码按担数来记,而是记重量,按你一天挑多少公斤石头来计算。每挑一担都得过磅,由队长细叔亲自掌秤。刚开始挑的那天,我头一担便装得满满的,一起肩居然未能挑动。心想,决不能比人家少,少了就要少工分。于是用劲一挺腰,硬是把石头挑起来了,一过磅,居然也过了100公斤。连着挑了几担,就觉得担子愈挑愈重,肩上火烧火燎地发疼,扁担也像拼命地往肉里扣。我不敢停下来,我害怕一停下来人就会泄气,就会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工,好不容易撑着回了家,一进屋顾不上洗脚洗脸,一歪身便像一捆干柴似地倒在床上,像散了架似地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忽然,母亲端碗进来,到床头叫我:“快起来,趁热吃了!”

我说:“我什么也不想吃,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地睡一觉。”

母亲却笑道:“都这么大的人了,别撒小孩子气。”

我迷迷糊糊地道:“真的,我好想睡觉。”

母亲却非要我起来不可,我只得坐起。

母亲把碗塞到我的手上,原来是两个热气腾腾的荷包蛋。母亲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摇摇头。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宜生与兰妮二十九
 ※ 长篇连载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五十一章 水管水管 三
 ※ 奇书小说选:下午茶·十二、杀手无影·四、
 ※ 长篇连载 绝杀·1937 五 板刀无血 二
 ※ 哈尼梯田的幸福之歌(上篇四卷3-4章)
 ※ 宜生与兰妮十三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