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佳作>时代长歌>[文体]原创小说
白天  黑夜
放大(+)  缩小(-)

我 们 是 雁 阵(十七)

赞一个0 打个赏0
2007-7-2 作者:朱赫 点击:7159
点击浏览朱赫作品专辑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第十六章 家,一个美丽而甜柔的名词

母 亲

母亲从十八岁起开始执教,在乡下做了一辈子教书匠。据说,孔夫子有弟子三千,为后世楷模,而我母亲所教的学生又何止三千!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发觉母亲身体很差,一只脚因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而残废,行走极不方便,且身子瘦弱,经常喊肚子痛,痛时便粒米不沾,连止痛药也无法止痛,一张脸因痛苦而扭曲得变了形。然而,母亲教学极为认真,常跛着腿极艰难地穿村走户去进行家访,晚上常凑在一盏昏暗的油灯下聚精会神地为学生批改作业,有时我睡过一觉醒来,还见母亲伏案在桌头不动。那时,我便常想:母亲这么一副病怏怏的身子,哪来这么充沛的精力呢?

母亲待学生极好。我记得有一个女生因交不起学费,不肯来上学了,母亲得知后,便连着几次去她家走访,给她父母讲读书的种种好处,讲女孩又是如何的聪颖,硬是说得她父母点了头。母亲还从自己一月才二十多元的工资里拿出五元钱替她交了学费,并且把我大妹的一件半新的棉衣送给了她。女生终于上学,母亲好高兴。后来,这女生居然成了公社的妇女主任,母亲还常在我们的兄妹面前夸她。那会,我好嫉妒,我宁肯不做她的儿子,而愿意做她的一名学生。

母亲还喜欢唱歌,她只在家里唱,轻轻地唱,唱给我们兄妹听,那声音好甜,小屋里便充满温馨。母亲很少流泪,然而有一次,我却见母亲哭得挺伤心。那是村上的支书做寿。村人纷纷送去寿礼,母亲拿不出钱,便急得双手捶打自己,我们兄妹吓慌了,远远地站着望她。那时,我便在心里发誓,将来我一定不当乡村教师,我要去赚好多的钱给母亲,当个小学教师,要受一辈子的穷。然而,母亲一直做着她的教书匠,而且做得很惬意,送走了多少学生,连她自己也记不起了。每每有学生来看望她,那是她最开心的日子。学生走了,母亲还三番四次地对我们兄妹说:“这孩子,读书那会,拖着两条鼻涕,常把‘读书’念成‘读猪’,把‘上课’念成‘上锅’,可一下就长这么高了……”我们便跟着她笑,她笑得极是开心,便又说:“这孩子聪明,我就知道他将来准有出息。可不,这会都大学毕业了,在大城市里做事,还没忘记我这个乡下的教书匠哩。”她笑得咯咯的,眉里眼里都是笑,溢出无限的柔情。

一日,母亲所教的班有一个同学领到新书,欢天喜地的用几张旧奖状纸包书,不小心把一伟人的头像剪坏了,当即便有学生报告了校长,校长当即报告了公社文教办,文教办当即报告给公社,公社便追查到班主任,要给我母亲戴上现行反革命份子的帽子。这对我家来说,无疑是一声晴天霹雳,我们全给吓坏了,母亲如果划为反革命份子,这意味着开除公职,意味着没有了工资,而我的几个妹妹还小,一家人还怎么活命?

我对母亲说:“你赶紧去申辩呀,是学生,又不是你!这个罪名,我们能担当得起吗?”

母亲却平静地说:“我不能去,学生年纪还小,如果被打成反革命,那他这一辈子全毁了。”

“可事实总归是事实呀!”我大声说。

“我作为学生的老师,我不保护学生,谁去保护呢?”

“可是我们呢?不是也要给毁了吗?”

母亲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严肃,很平静地说了句:“你们不用说了,说也没有用。”

首页 下一页 尾页 1/7页
 
其他网友正在浏览...
 ※ 师生聚会(二十三):老师,我们永远爱您!
 ※ 此恨绵绵(9)
 ※ 哈尼梯田的童话故事(第七个故事:雷神阿惹(1)
 ※ 芦荡情(第九十二章)
 ※ 歆(第二章)
 ※ 侠客剑录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请登录
 ※ 暂时没有网友给《我 们 是 雁 阵(十七)》点评!
 ※ 暂时没有网友给《我 们 是 雁 阵(十七)》点赞!
 ※ 暂时没有网友给《我 们 是 雁 阵(十七)》润笔!